第2970章 永不复还之晨 (四十五)/光灵行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970章 永不复还之晨 (四十五)

劳伦斯和罗根回到曙光号的舰桥时,亚瑟王正指挥完上一波作战,等着和曙光号这边通信:"贝迪维尔的情况如何?"

"很糟糕。"见舰桥里没剩几个人了,老法师直言不讳,"他使用的那些秘银流体从断骨的骨髓处侵入神经,一直沿着脊椎向上爬。大概很快就会触及到脑神经。"

"入侵?没有办法阻止吗?"

"没有。现在除了动手术把他的脑子从身体里摘出来以外,任何办法都阻止不了流体的入侵。"

"哪怕现在就把康斯坦丁召来,时间上也不够啊......"骑士王那边陷入了沉思:"做这种大手术需要准备时间的。"

"而且把他的脑球摘下来,他的存活率几乎为零。更不用提我们没有技术把脑球移植到另一个身体上去。"另一个声音接着说,是已经再斯基德普拉特尼方舟那边待机的维吉尔博士:"救不了。你们可以放弃了。"

"啧......"骑士王发出一声低哼。

"现在只能期望入侵他身体的那些流体不是个坏影响。"罗根又说:"我对秘银术所知甚少,象牙塔里也几乎没有研究这个的法师。这技术存在太多谜团了。"

"所以.....不会有坏影响吗?"一旁的劳伦斯不禁问道。

"如果秘银流体成功和他的神经系统同化,就不会有。"罗根答道:"前提是他真有办法控制那些秘银流体,而不是被反过来控制住。"

"假设他可以控制吧。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坏影响?"亚瑟王也问:"细菌感染呢?排斥反应呢?"

"细菌感染倒好办,有药专门对付这个。排斥反应是很让人担心。"罗根说:"说不定会导致他全身瘫痪......至少是一段时间内。"

于是,众人陷入了一阵沉默。

"我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且不管这个了。"罗根说:"轮到我们了,准备传送吧。"

"听说有个深坑要跳。"在方舟那边准备着的维吉尔博士配备了一整套喷射背包:"不准备好你的装备吗,老法师?"

"我会用轻落术,摔不死的。"罗根淡然地说。

"深坑里的重力扰动很大,没有人知道法术在那种地方是否能成功发动,还是留一手比较好。"骑士王劝道。

"既然你这样说......"罗根瞥了一眼旁边的喷射背包。他是不太愿意背上这种东西去跳坑的,但他也确实不希望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情况,害自己摔断腿。毕竟他上了年纪,断一次腿可不好恢复。罗根还顺带扛了一把大剑才出发,因为他一直都是个精通近战的时间魔术师,战斗的时候时间魔术只是辅助,杀敌还是靠兵器。

"一路小心。"劳伦斯说,目送老法师离开。

罗根挥了挥手就走了。而对面屏幕上的巨魔维吉尔博士也转身准备出发。

"不知道大空洞里的情况如何......"劳伦斯看着远处虚空的天际,自言自语道。

与此同时,大空洞之中。

"哇啊!"一种头颅大小的黑色巨甲虫朝艾尔伯特飞扑而来,虎人青年小心躲开这一击,反手一剑把那怪物劈成两半,还小心地避开了虫子飞溅的血液。

"这都什喵跟什喵啊?!"他说:"那头笨狼都把我们领到什喵陷阱里来了,他们又在哪里?喂?喂,听得见喵?!"

通讯器另一端没有回应。除了电子杂音之外就是电子杂音。艾尔伯特和穆特跟着迷雾中的信号弹一路摸索过来,进入了一个地下洞穴,却没有办法和贝迪维尔等人汇合。他们两人沿途却被大量怪物袭击,来者都是虫子状的恶心东西。最糟糕的是,他们一旦进入地下洞穴,马上就和外界失去了联络,这洞穴的信号屏蔽实在太严重。

"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穆特紧跟在艾尔伯特身后,问道:"要不要先退回去洞穴入口处,等待和其他人汇合的时机?"

"不,没必要。"艾尔伯特赌气起来:"这本来就是我的任务,和他们没关。他们要救人那是他们自己的事。为什喵偏要我去配合他们的行动。"

"可是......"穆特觉得还是不妥。

"不用[可是]了。我们干我们的,他们干他们的,这也正好。"艾尔伯特哼道,似乎很不服气:"还省得被那个亚瑟王指挥着干活呢。但愿他们那边能成功就出被绑架的人吧,然而和我们没啥关系。"

说是这样说,但被绑架走的那些人里有很大一部分是魔兽猎人,也有兽人联军的人。这些都是艾尔伯特的同胞甚至同族,说他不在乎是不可能的事。他只是嘴硬而已,穆特心想。

"又来了?真烦啊!"看到又有数百只虫子从那些坑坑洼洼的墙洞中涌出,艾尔伯特不禁觉得烦躁:"一把火烧光你们!"

他的分身马上就出现了,并纷纷举起暴风枪刃接连射击,打出去的是混有火焰松脂的大口径钢珠散弹。十几个分身一口气洒出去数百颗钢珠。这些散弹不仅能命中目标,把目标点燃,还能在这个(相对)狭窄的山洞中弹跳,把其他更多的虫子引燃。成群的虫子顷刻之间葬送在火海中,很快就都成了灰烬。

正当艾尔伯特把分身们都取消,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那些虫子却在死灰中复生,突然蹦出来数十条粗如手臂的黑色巨蜈蚣,一举袭向虎人青年!

"小心!"一直在艾尔伯特身后伺机而动的穆特及时冲了出来,举起结晶刺剑朝地面一划。刺剑接触到地面划出一个弧线,地面马上就生成出锋锐的结晶簇,如同篱笆一样挡在二人身前。那些蜈蚣没有撞上艾尔伯特,倒是一头撞在水晶篱笆上,因它们自己飞扑的力度而甲壳溃损。那些结晶则顺着蜈蚣身上的损伤一口气侵入黑蜈蚣体内,几秒之内就让黑蜈蚣体内也长处结晶来!怪物们挣扎扭动着,然后全身有结晶刺出,溃散并惨死!

"你都做了什喵?"艾尔伯特看着敌人惨死的模样,惊道:"这结晶刺剑的威力已经大到这种地步了喵?"

"嗯。"穆特低声答道:"我也是能帮得上的,对吧?"

"能是能......"艾尔伯特担忧地说:"但这结晶的力量始终太危险,没有必要的时候别滥用啊?"

"有滥用吗?刚才不是挺好的时机吗?"猫人少年问,同时解除了他眼前的结晶篱笆。水晶散落一地,很快就消失无踪。

艾尔伯特回答不上来。确实,如果刚才穆特没有来帮忙的话,艾尔伯特可能会被蜈蚣们的偷袭弄伤,而且天知道那些黑蜈蚣是否带着什喵致命剧毒。如果艾尔伯特努力去躲闪,说不定确实能无伤躲过去------只有他一个的话。他身后的穆特就不一定躲得开蜈蚣的袭击了。

穆特刚才那一击确实不算是滥用结晶的力量,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妥。

算了。艾尔伯特谈了一口气,现在不是跟那孩子吵架的时候。

"跟着我,小心点。"他说,继续往前探索。

他们眼前的道路越来越险峻,也越来越丑恶了。本来就够狭窄的一条直路,两侧是看不见底的深渊,而更远处的洞壁之上则到处都是头颅大小的深洞,仿佛是某种虫巢。艾尔伯特之前就见过有各种虫子从那些深洞之中涌出,他知道这些深洞肯定连通着哪里,其末端肯定是某种更加恶劣的存在。

"话说......有没有办法堵上那些洞口?"跟在艾尔伯特身后,穆特一边走一边拉住老虎的尾巴,问道。

"不太现实。虫洞那喵多,不可能全部都堵上的。"艾尔伯特说。

"至少把其中一部分冻起来?"猫人少年提议道:"你不是有那个什么冷冻手.雷么?"

"我可以试试,但可能很费神。"艾尔伯特思索了一下。大量使用分身术也是十分耗费精神力的。在敌阵之中,根本找不到地方让他停下来休息,这个精神力用掉了就是用掉了,没有恢复的手段。

"但是我们走在这种地方随时要担心偷袭,不也一样耗费精神力吗?"穆特却说。

说的好像也没错。

"好吧,我试试。"仿佛是为了满足穆特的任性,艾尔伯特试着变出分身。当然,不用使出完全的分身术。这种只是丢雷,对瞄准没有多大的精确度要求的攻击,只需要分身出手臂就行了。他握着冷冻雷的右臂凭空变出来数十条,如同幻影一样在他身后摆动着,几秒之后就把冷冻雷纷纷投出。带着强烈冷冻效果的手.雷落在山洞的洞壁上,炸裂,很快就变出成片的冰霜,把那些虫洞堵上。

冷冻雷冰冻的范围还是挺大的,前面成片的墙壁和洞顶都确保了安全。即使有些虫洞的洞口未被封死,其上也满布着低温的霜息,虫子们要是靠近它,照样会被冻得嘎嘣脆。

确保了前面一大段路的安全性之后,艾尔伯特大胆地往前走:"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嗯嗯,"穆特跟在虎人青年身后,还一直抓住老虎的尾巴不放。

"话说你非要抓住我的尾巴喵?"艾尔伯特不仅吐槽道。

"不行吗?这样有安全感。"

"会影响我走路平衡的。"

"你走慢点不就好了。"

"啊这------"

艾尔伯特还没说完,突然整个山洞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加上他们所在的位置又是独木桥一样的险要直路,两人只好迅速下蹲,把重心放低来保持平衡。

然而这样做并没有意义。即使能站稳,他们脚下的地面也是不稳的。岩石在剧烈震动中崩裂坍塌,瞬间就把站在其上的两人带往下方的无底深渊。

"哇啊!"穆特用力扯住艾尔伯特的尾巴。

本来已经展开翅膀准备飞起来的艾尔伯特尾巴被这么一扯,马上疼得头皮发麻,他没能集中精神展翅起飞,就被穆特拉着,一起往下方的深坑中掉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