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棘手!!/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俊上了平台山,这个他感到压力最大的地方反而成了他的避风港了。

至少在这里他看到大家都齐心协力的干活儿,大家一起群策群力的盯着地里的烟苗涨势,从烟草局的技术员,还有武勇亲自督查,到下面的村干部,组长,还有像贾老五这些投资的老板,大家都没有芥蒂,就事论事,几乎是一天一碰头,把可能存在的问题隐患都解决好。

烤烟炉的建设也如火如荼的进行,今年建三十个烤烟炉,这个项目解决了很多人的就业问题,尤其是杜平,干劲十足,他每干一天活儿,他就掐着手指头算收益。

唐俊到山上去找杜祖学的时候,听到杜平跟老爸掰手指算:“今天第五个炉子竣工了,这个炉子一共只用六天功夫,刨去成本和开出去的工钱,挣了两千块,一天就挣了一百多块净钱呀!”

10年代头几年,瓦工的工资还是七八十的样子,杜平并没有投入多少劳力,单单靠协调管理,一天就挣一百多,这是相当惊人的。

而且他还有农用车,他掐着指头算:“我这六天也没有闲着,平均每天都跑三趟车,刨去油钱车每天还能挣一百多,嘿嘿,我这六天就挣了好几千钱哟!”

杜平觉得太划算了,因为这么算下来一个月能挣一万多,一直到烤烟下山还有好几个月,他就能挣好几万块钱。

如果今年烟叶烤得好,销售的价格高,一百亩烟那就挣得多了,他想着这一波大挣钱,就激动得睡不着觉,觉得自己的人生和未来真的是充满了希望。

“唐书记,您来了?”杜祖学忽然站起身来,原来唐俊恰好走过来了,杜平屁股上像长了弹簧似的,整个人一下跳起来,扭头看到唐俊,脸“唰”一下就通红。

想着自己刚才掰手指头一脸没见过世面的算钱账,他就觉得丢人,他捏捏诺诺的道:

“唐书记,呵呵,哈哈……”他想说点什么掩饰尴尬,却有没有好口才,最后全变成傻笑了。

唐俊道:“我就来瞧瞧看看,我听说今天武勇来了,杜叔,以后他上山你就负责多接待一下!关键是有困难你要记得跟他讲!

我们全县今年一共烤烟只有三千亩,我们这一个基地就是五百亩!占了全县烟草面积的六分之一。更重要的是我们还有一千五百亩待开发的土地。

如果我们明年真有两千亩的烤烟规模,我们一个村就能帮烟草局解决近一半的收购任务,所以这个时候倘若我们有困难不提出来,那是咱们自己傻!”

杜祖学是干了多年支部书记的老狐狸,唐俊这么一说他能不明白?当即点头道:

“你放心,山上的事情我能盯得住,书记您就安心干其他的事情!”

杜祖学现在心情也比较愉快,要知道他刚刚被撸了支部书记的那段时间,他真的太难熬了。

他干了十年支部书记,可以说已经习惯了那个位子了,每天走乡串户,每天干支部书记的事儿,然后每个月能够领到工资,这日子充实而有价值。

但是忽然一天这种日子没有了,他怎么能适应呢?所以内心真的是空落落的,难受啊……

更关键的是村里的闲言碎语多,他干了那么多年的支部书记,得罪的人不少,他在位子上的时候那些人不敢说什么,一旦他没在位子上了,落井下石的人能少?

人走茶凉,落井下石,这大抵就是老百姓最喜欢干的事情,人性就是如此,杜祖学对这些都门清,但是这种事儿落到了自己的头上,他还是觉得煎熬痛苦。

只是他城府极深,情绪绝不轻易表露,因此半年多的时间他都足不出户,天天就在家里做篾活。一直等到今年开春,等到了这一波栽种的烤烟的机会,村里人都把栽烤烟当成洪水猛兽,只有杜祖学眼光毒辣,他看到了这绝对是一个赚钱的机会。

栽烤烟受苦受累的日子他经历过,那是以前,现在时代变了,首先现在栽种烤烟都是大户方法,一户栽四十亩以上,甚至有栽几百亩烤烟的大户。

如果烟草部门不能让大户赚到钱,几年功夫可能就没有这个产业存在了,这年头做什么行业也没有烟草行业挣钱啊,烟草业只需要挤出一点小肉沫子,就能让栽种烤烟的这些大户收获丰厚了,他们肯定要改变以前的思维。

第二,红鱼村今年是第一年栽种烤烟,唐俊只搞五百亩小试牛刀,如果这个小试牛刀都不成功,红鱼村的烟草基地就会成为笑话。

所以今年栽烟绝对是黄金机会,杜祖学果断就上了一百亩,一百亩烟还买了保险的,就算今年天气不顺,那也不至于亏多少钱,万一今年风调雨顺,杜祖学保守估计挣十万块钱妥妥的。

杜祖学通过这一次果断出击,把握住了发家致富的机会不说,关键是他和唐俊之间的尴尬关系缓和了。

其实他和唐俊之间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他被乡里免职又不是因为唐俊,说起来这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

再说了,党的干部本就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他杜祖学在村支部书记位子上已经十多年了,年纪现在大了,思想也跟不上这个时代了,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不是很正常的新陈代谢吗?

杜祖学现在想得明白了,但是一直找不到和唐俊接触契机,而现在因为烟草基地两人重新接触,然后唐俊还重用他,把他确定为现在山上的负责人,应该说在某种程度上,杜祖学现在在山上讲话比村里的王贤平都管用。

杜祖学对现在的情况很满足,儿子现在能挣钱了,烟草基地又有希望,他自己又重新融入到了村里,至少在山上,大家对他的尊重让他找到了当年当村一把手的感觉了。

人啊,这一辈子就是个过程,一睁眼,一闭眼可能就没了,往昔峥嵘岁月已经过去了……

唐俊和杜祖学说了一会儿话,听了一下山上的情况,心情果然平稳了一些。

然后他出来就给陈辉打电话,让陈辉开车到村里来接他和文斌两人去县城。

陈辉这边的车刚叫好,张华打电话来了,他语气很凝重,道:

“唐俊,湘北这边情况有些不妙啊!”

“怎么了?什么情况啊!”

“我刚才和唐凡见面了,聊到了这个事儿,唐凡说现在湘北的茶叶也不好经营!他们真要我们的资源,恐怕价格方面……也不能有保障……”

“张乡长,你是怎么和他谈的?”唐俊道。

张华道:“唐俊,我觉得谈这些事情还是你更加擅长一些,要不你过来呗,我们在一起和唐凡再说一说。这件事实在太关键了,我们不能不先保底啊……”

唐俊有些哭笑不得,心想张华性子傲气是真,但是做事偏偏就是一股子书生气。唐俊不知道张华和唐凡见面的情形,但是他都能想象那个场景。

商人逐利,和他们要“利”字当头,把这些利害关系都说透,说明白,双方就能够达成合作!张华喜欢讲些大而空,隔靴搔痒不说,反而有时候给人一种没有诚意的感觉,这事儿怎么谈得好?

唐俊看看天马上要黑了,时间不等人,他只能先下山,下山之后陈辉就到了。

陈辉今天开年之后日子也过得苦逼,车的生意比不上往常了,万斤庄搞旅游开发,刘总财大气粗,专门给乡里借了一辆车。

这年头乡里本来不能配车的,但是现在打了一个旅游开发的擦边球,谁有好车不坐,偏偏喜欢坐陈辉的国产车?

陈辉车生意不好,好处就是能随叫随到,唐俊上车道:

“先去一趟细水乡,不知道要搞到什么时候,如果时间没过晚上十二点,我们都还是要下县城,回头陈哥你得辛苦一下!”

“不辛苦,不辛苦!为领导服务是我的荣幸!”

陈辉生了一副好口才,可能也恰是这个原因,他能这么多年给乡里跑车。他和唐俊的关系相当熟了,所以上车之后两人边走边聊,也是无话不说。

不知怎么两人说到了万斤庄的旅游,陈辉道:

“旅游可能遇到麻烦了!国土督察组下来了,县里据说都顶不住,乡里领导又可能要背处分!”

“什么情况?”唐俊豁然一惊,他这几天都忙村里的事情,压根儿就没有打听其他的事儿,听陈辉说万斤庄的旅游有事,他有些懵逼。

陈辉对旅游项目实在是没有好感,听得出来他情绪化比较严重,道:

“还能是什么?一是动了基本农田,二是动了国家的公益林!现在时代不同了,搞坑蒙的那一套行不通了,天上有卫星盯着呢!这都是红线,碰都不能碰的,现在好了,嘿嘿……”

唐俊皱皱眉头,下意识他掏出电话来想给钱朝阳打个电话,可是一想到自己现在面临的事情,如果处理不好,恐怕麻烦不比这个小,张华啊,张华,你捅的这个马蜂窝啊,真是要害死人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