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碰壁!!/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文斌现在也很烦,他从政协机关下来蹲点扶贫,来之前是踌躇满志的。因为他觉得以后几年国家扶贫将是重点,在这个时候他先声夺人,先走一步,率先深入农村,他必然要占据先机。

来之前他带了很多东西,尤其是特意带来了一台电脑,因为他觉得自己工作的事情一定要记录好,要形成文字,很有可能这些文字就能发挥作用,让他文斌的这一次蹲点扶贫成效卓著。

但是,文斌到了黄土坪之后他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扶贫工作事情多,头绪多,一天忙活下来累得很,有时候抬手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写《扶贫日志》这一类的东西了。

还有一点,他住得也不怎么习惯,这里没有自来水,所以就没有城里一样的淋浴,洗澡只能用开水壶烧水,然后用塑料盆子将热水乘着那样洗澡。

住的地方也很简陋,没有弹簧床垫,而是用棕绳编织的床垫,躺上去就咯吱咯吱的响。晚上也没有电热毯,只能多加一床被子,刚开始过来的时候,棉被太沉了,睡着都觉得压得透不过气来。

生活上的不顺都可以克服,关键是工作上文斌很有挫败感,刚开始他跟着张华一起合作,两人天天走乡串户,帮助茶厂搞机械安装,设备调试等等这些,他都觉得很有成绩。

但是后来他把茶叶生态搞明白了,发现张华是乱弹琴,竟然想用一己之力来破坏规则,要把红鱼村推到水深火热的境地,这哪里能行?

文斌是个成熟的领导干部,他这种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尊重规则,懂得做事情需要讲方法,不能蛮干,而是要一步一个脚印,慢慢的让事情水到渠成。

很显然张华就不是那么一个主儿,结果文斌在了解张华的情况之后,心中当然恼火,他坚决反对,而张华又心高气傲,张华要干什么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结果两人就崩了,本来合作得好好的,现在势不两立。

“文主任,现在要以大局为重,张乡长已经坠落深渊了,但是我们不能够破罐子破摔啊!我们如果也放弃治疗了,那咱们今年的茶叶怎么办?

我们全村的茶叶卖不出去,我这个村支部书记肯定辞职,你这个扶贫干部脸上能有光彩?”唐俊对文斌也是软硬兼施。

刚开始文斌是一毛不拔,反正只要是张华掺和了的事情,他一律不插手。可是唐俊这几句话说到他心坎里了。

他辛辛苦苦的从县城到乡下,不就是想干点事情吗?说得更加露骨一些,他不就是想通过扶贫露脸,通过这个履历让自己往上跃升一下吗?

现在如果把事情办砸了,他脸露不了,反而可能把屁股露出来,那损失就太大了。所以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唐俊说得有道理,当即他便答应去同云山跑一趟。

文斌毕竟是政协办公室的主任,从政也十多年了,雍平的官场他比较熟悉,同云山他的朋友也多,路子也比较野。

他多方沟通,找到了同云山的几个朋友,然后由这几个朋友居中联络,终于和凡云茶厂的老板孔凡云见上了面,孔凡云三十多岁,人长得很瘦,八字胡,一双眼睛比较有神,狼顾鹰视。

文斌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大致就是说张华的一些行为不能代表黄土坪,也不能代表红鱼村,红鱼村的老百姓是无辜的,大家以前有合作的合同,还是希望同云山凡云茶厂能够按照基地的合同办事,这样无论是ZF还是企业,大家都能有收益。

孔凡云道:“我听明白了,文主任,你是来替张华求情的是不是?我跟你讲,这件事肯定不行,不是我们凡云茶厂不收茶,而是去年我们同云山镇新增的茶叶亩数很多,我们茶厂的产能有限,只能加工那么多茶叶出来。

你们黄土坪的茶叶送到了我们厂,我们就要牺牲同云山的利益,这怎么能行?所以,今年这个行情就是这样……”

文斌一听孔凡云这话,直接懵逼了,这家伙看上去和气,其实不接招啊!他也不说张华的事儿,而是说企业产能有限,这不是直白的敷衍吗?

他凡云茶叶的生产能力不够,为什么去年就够呢?今年就不够了?文斌心中有些恼火,他心想自己再怎么说也是正科级的干部,在县城也算是有几分面子的人,今天他亲自来协调这件事情,孔凡云竟然就这个态度,他正当自己这个老板能够一手遮天,可以不把当地的ZF放在眼里?

看到他的脸色变了,同行的人立马打圆场,不过这圆场也打得勉强,无非就是和稀泥,看到这一幕,文斌心想自己终究没有在位子上,这年头人人都是势利眼,你没有当权,手中没有权力,所谓的“朋友”两个字含金量就打折扣了。

文斌看着这帮和稀泥的朋友,再看孔凡云那从鼻孔里出气的样子,心想妮玛我从黄土坪跑到同云山是来受辱来了。

“孔老板,生意场上也有和气生财的说法,孔老板这么做事情,搞得我们乡里的茶叶滞销,回头你的声誉恐怕不会太好啊!”文斌耐着性子道。

孔凡云忍不住“哈”一下笑出声来,他心想文斌算个屁啊,他这么干背后可是有云马茶叶的老总周小林为靠山的,另外县茶叶办陈锋也说了,只要孔凡云顶住给黄土坪一个教训,明年茶叶办保证给他一百万专项资金。

孔凡云有一百万专项资金的承诺他怕什么?做企业就是这样,有钱赚就做,没有钱赚就不做。现在已经不是计划经济时代了,乡一级的ZF还能管他收购的事情?强买强卖那更是笑话了。

文斌看到这个架势,心里拔凉拔凉,当即找了一个借口便撤了,从同云山灰溜溜的回到了黄土坪,他都不好找唐俊说这事儿。

可是他不找唐俊,唐俊要找他啊,两人碰面之后,他便厚着脸皮把这事儿说了一下,道:

“这个孔老板傲气得很,根本就没有把我这个政协办公室主任放在眼里……”

唐俊认真听完了文斌的话,皱眉道:“文主任,不好啊,这是要坏事啊!他妈的,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啊,如果凡云茶厂不收我们的茶,那我们全村甚至全乡的老百姓都要吃土!

这样,我叫个车,咱们一起进城去,事情这么紧急,我们只能去找丁主席帮忙了!孔凡云的确傲气,但是这件事他做不了主,如果丁主席能够和云马茶叶的周总沟通好,这件事最终也能行……”

文斌一听要进城去找丁主席,他就有些不愿意,因为他从政协下来蹲点是想干出成绩来的,现在成绩没有干出来,反而捅了篓子,惹了麻烦,回去怎么好跟领导汇报呢?

唐俊当然明白他的心思,当即道:

“文主任,我知道您现在心情不好,说句实在话我也很惭愧,但是我只是一个村支部书记,乡里有些事情我也没有办法左右!

现在事情已经搞成这样了,你我现在如果还不齐心,结果可能真就要砸了!说句实在话,你文主任在我们这里蹲点,就算事情没有搞好,您回去还是主任。我一个村支部书记而已,芝麻绿豆的小官而已,丢了也就丢了。

但是真正受苦的是咱们老百姓啊,老百姓日子有多苦您在我黄土坪待了这么久,您是亲眼所见的!现在我红鱼村一多半人就指望着这一季春茶,如果今天春茶卖不出去,你想想有多少孩子要辍学?有多少家庭要崩溃?我说得难听一点,如果我们不找民政局想办法,可能我们有些人家还得饿肚子了,是不是?”

文斌听唐俊这么说,也知道这件事他躲不了,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掩耳盗铃,自欺欺人都不行,现在只能勇敢的面对。

文斌此时此刻真的有点后悔了,他后悔自己做出了下乡扶贫的决定,如果不是脑子发热,这个时候他在政协办公室坐着,捧着保温杯,喝着热气腾腾的茶,日子别提多快活了。

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啊,面子里子都没有,真的是别提多难受了!

“那我们晚上就去吧,时间紧迫,应该再过三五天我们的茶就要下山了!”文斌道。

唐俊和文斌达成了共识,这才山上去平台山看烤烟的情况。

实话实讲,唐俊现在压力非常大,因为烤烟栽下去之后他其实已经砸了自己全部身家进去了,不仅砸了全部身家,而且还借了十万块钱的贷款。

他现在的工资和奖金加起来一个月只有两千多,如果十万块钱赔掉了,他五年不吃不喝才能还上这些钱,这他怎么受得了?

其实,现在现在栽烟的人心情都比较紧张,所以每天唐俊上山,大家几乎都住在山上,杜平父子两人都住板房,尤其是杜祖学,他每天早上起来就拿着锄头下地,每天的地里的情况他都有详细的记录,稍微发现了问题就立马和烟站的技术员沟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