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酒司令??/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烟草局,姚昌辉气得不轻,他用手指着一叠单据对武勇道:

“你瞧瞧唐俊这是干的什么事儿?四百万几个月花得精光了,这些票都是他递过来的!结果土地只搞出五百亩来!

我的天,一亩地我们花了近一万块钱啊,这种农村用地我们就算花钱买也差不多了吧?”

武勇见姚昌辉这态度,心里想笑却又不敢,心想这年头只准你姚昌辉玩套路,就不准唐俊玩套路了吗?

再说了,这些钱本来就是要花出去的,你花到黄土坪至少唐俊拿来修了路,引了水,刨了地,还马上要修烤烟炉。

武勇看到每年有些钱花出去水泡子都没有起过,比如高山镇去年花了几百万,高山镇没有给县烟草局创造哪怕一分钱的业绩,姚昌辉花这个钱局里人人都满意?

不过武勇心中虽然这么想,但是嘴上不敢说,只是道:“我已经让唐俊过来了!马上就应该到局里,局长,您可不要跟他客气,该骂还是要骂,该对账还是要对账!”

武勇话一落音,办公室外面便传来了唐俊爽朗的笑声:

“姚局,我在楼下就听到你生气了,是什么事情惹您老人家生气啊?”

唐俊说完,大踏步的走了进来,姚昌辉的脸色反而缓和了一些,他用手指着一沓单据,道:

“唐俊,你瞧瞧你,四百万你这么快花精光了,你反馈整地只有五百亩,我们可是两千亩的合同,五百亩地就要四百万,你两千亩我岂不是要花一千多万?”

唐俊淡淡一笑,道:“我道局长是什么原因发火,就这点事儿吗?这样吧,烤烟种植如果局里能拨款扶持,我就搞两千亩!

姚局,我实话跟你讲,为了找人种烟,我头发都急白了!过去很多年,你们烟草局透支了自己的信誉,现在老百姓一听要种植烟草,一个个都吓得脸白!

谁都知道种植烟草投资大,不仅农药化肥需要投资,另外烟草从山上运下来,烤制工艺又复杂,这个加工费和人工费也不是小数目!

这娇贵玩意儿稍微伺候不好就会出问题,实话讲,现在要找到中烟草的老百姓实在太难了……”

姚昌辉的三角眼眯起来,道:“唐俊,这年头有什么事情是简单的?你跟我说一件简单的事情让我听听?”

唐俊道:“姚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如果保证这五百亩烟今年能够丰收!

姚局,今年我把所有的人情都卖出去,求爹爹拜奶奶,把这五百亩烟给你找到人栽种!

如果今年种烟的人能挣钱,大家口袋里都能挣到东西,明年两千亩咱们还有希望!我丑话说到前面,如果今年我们种烟的老百姓没有收益,明天就啥也没有了!五百亩地也就只能重新荒着!

姚局,这就是现在农村工作的现实,老百姓都很苦,他们起早贪黑如果没有盼头,他们是不会干这个事儿的,这个事儿就没得干,对不对?”

姚昌辉道:

“唐俊,你这么说可不地道啊,当初我们签合同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话的,现在……”

“姚局,你是明白人,我尊重你才跟你实话实说!武科长也在这里,这个事情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我们雍平曾经是烤烟的大县,为什么这些年每一年都萎缩?原因就在于老百姓种烟冒的风险太大,不怎么挣钱,而且有时候遇到了极端天气还亏本,事情就是这样。

你们烟草部门富得流油,但是你们砸了这么多钱业绩还是搞不上去,你们真要和我们合作,那我们就应该把这些话都说明白说清楚,遮遮掩掩怎么行?”

姚昌辉本来是一肚子火,可是唐俊这番话也让他明白了现实,他的钱已经花出去了,现在唐俊反而掌握了话语权。

如果他姚昌辉真要耍局长脾气,唐俊在下面阳奉阴违,他怎么办?他还能把钱要回来不成?

所以现在他正确的态度是和唐俊把关系搞好,双方同心协力先把五百亩烟地给搞定,按照唐俊的部署来。

今年五百亩种植出了成绩,有人赚了钱,这年头想赚钱的人还是很多,明年再扩大规模绝对没有问题!

说句实在话,姚昌辉现在也急需出业绩,因为烟草局覃建波已经站稳了脚跟,这个常务副局长年轻,中层一帮人都比较拥护此人。

业绩的关键作用是和中层干部的收入直接挂钩,比如红鱼村这五百亩烟草,如果能种植成功,对武勇这个科来说就能拿到很大一笔提成,为中层谋福利的事情如果姚昌辉不做,让覃建波做在了前面,他这个局长的位子恐怕就不会那么稳固了。

思前想后,姚昌辉的态度渐渐的平和了,他对武勇道:

“武勇,看样子唐俊还没有吃饭!这样吧,你去富农寨订个包房,回头搞两瓶五粮液,我们一起喝几杯!”

姚昌辉要喝酒,叫了几个副局长一起,烟草局的领导班子都在,加上武勇都是局里的人,唐俊一个人是外人。

姚昌辉将唐俊推出来,道:“这是我们红鱼村的支部书记唐俊,目前也是我们雍平最有前途的年轻干部!

这一次就是他们红鱼村和我们合作了两千亩的烟草基地,今年我们就要让基地收到效益。有了几千亩烟地作为后盾,今年我们局应该要摆脱去年全市垫底的尴尬了!”

姚昌辉这么一说,几个副局长都笑呵呵的和唐俊打招呼,只有一个人比较矜持,便是常务副局长覃建波。

今天本来他是不想参加的,但是姚昌辉说是局班子聚会,他一想自己和姚昌辉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微妙,如果班子成员聚餐他还缺席,回头让人怎么看这件事?

他终究还是没有料到,姚昌辉会推出一个唐俊来,用唐俊来恶心他呢!

唐俊也感受到了气氛的微妙,不过他死猪不怕开水烫,烟草局这么有钱,他拿了人家几百万,还不许人家利用一下啊!

所以在酒桌上唐俊放得开,因为对他来说五粮液可是好酒,平常喝不上,今天好不容易有打土豪的机会,不多喝点能行?所以领导他一律敬酒,看到姚昌辉那心疼的脸,唐俊就觉得高兴。

一顿饭和姚昌辉四瓶五粮液,偏偏喝酒都是他的下属,他敢请客还怕下属喝酒了?再说了,在覃副局长面前,他怎么着也要维护一下一把手的威严和格局啊!

一顿酒喝完了,他回到了桔园宾馆,在宾馆里迎头就碰到了钱朝阳,钱朝阳冲他招招手,道:

“过来,过来,今天我们工程合同签订了,县里一建公司我们一起在吃饭,你来了刚好敬杯酒!”

唐俊一听就叫苦,他刚刚喝了酒啊,现在还要敬酒?

唐俊想说自己刚喝过,可是紧随钱朝阳之后的是陈林彬,他看到陈林彬之后就不好推脱了。

原来钱朝阳他们的饭局就在桔园宾馆呢,钱朝阳和陈林彬是喝酒到半途上卫生间,唐俊跟着两人到了饭局现场,看到了刘道军,看到了黄坚。

马建国已经喝得醉醺醺了,歪在了椅子上像是没有动静了似的!

钱朝阳道:“各位啊,我们又来了一位新客人,这是我们黄土坪乡最年轻的支部书记唐俊!唐俊,刘总不用给你介绍了,黄总也不用介绍,你应该也听过他的名头!还有这几位都是一建公司的老总,我一一给你介绍……”

黄坚酒喝得不少了,他有些夸张的凑过来握着唐俊的手道:

“我说钱书记怎么出去了呢!敢情是去叫人去了,唐书记谁不知道?谁都知道唐书记是我们黄土坪的‘酒司令’,来,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酒司令!”

唐俊一听黄坚信口开河,他就直接懵逼了,“酒司令”这个外号是唐建平的外号,黄坚明显是酒喝醉了,把人搞混淆了,只是这个场合,唐俊一看桌子旁边摆了四个武陵上酱的空酒瓶,他就能判断今天的战况是多么激烈。

在这种场合唐俊被黄坚叫了一声“酒司令”,我的天,唐俊倘若是没喝酒也就罢了,他已经是喝得差不多了,今天这酒司令还能混下去?

官场之上就是这样,唐俊一来,大家都是一团和气,有寒暄的,有张罗服务员上餐具的,彼此都是一番客套恭维,在这个过程中酒杯里面的酒当然满上了。

唐俊想着要敬谁酒呢,没有想到第一个端杯子的赫然是陈林彬,陈林彬端起酒杯对唐俊道:

“唐书记,我先敬你一下!以后我们万斤庄的事儿还希望唐书记一定要多支持!我这个支部书记是刚刚走马上任,实际上就是被赶鸭子上架的,村里的事情我很多都办不好,唐书记是我们乡最优秀的年轻书记,以后还希望你真的多照顾……”

唐俊虽然酒喝得不少了,但是陈林彬这个敬酒词他还是能搞明白的,最近一段时间老是有人说唐俊拆万斤庄的台,说是万斤庄旅游那么大的工程,一台挖掘机都请不到,说是唐俊在背后搞的鬼。

陈林彬今天这话背后难道没有深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