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提拔!/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钱朝阳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像是被什么东西抽空了一般,无限的疲惫席卷过来,让他的情绪面临崩溃的边缘。

刚刚闵慧又过来大闹了一场,屋里现在闹得一片狼藉,本来春节假期两人已经消弭得已经差不多的矛盾,因为钱磊上学的问题又重新爆发了,闵慧坚决不同意把钱磊送到乡村学校上学。

“钱朝阳,你看看外面的世界吧,现在已经什么年代了?现在的教育对孩子来说多重要你知道吗?城里为了一个学位都争破了脑袋,你竟然要把咱们的孩子送到乡下上学,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着?”

闵慧态度非常的坚决,钱朝阳这一次却也铁了心,本来让钱磊到县城上学不是没有办法,不是没有解决方案。

最差的解决方案也可以托管,一个星期甚至一个月看孩子一次,对闵慧和钱朝阳来说,在经济上都不存在什么压力。

本来之前钱朝阳也决定接受这个方案的,或者是让家里的老人辛苦一些,负责接送娃,但是现在钱朝阳不那么认为了。

他发现孩子在红鱼村待了几个月之后,小家伙成长很大,似乎一下就懂事了很多,农村很苦,现在的家长就是怕孩子吃苦,殊不知不吃苦怎么能成人?

钱朝阳跟闵慧讲红鱼村,讲唐俊待的那个地方有多么苦,老百姓的日子有多么难过,但是偏偏那样的地方,?山里的孩子都争气,有个叫邓俏的姑娘,现在在雍平一中年级都能排到前十名去,人家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懂事,靠的就是自己潜意识里面有很强的主观能动性。

闵慧一听钱朝阳这么说,更是受不了了,道: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这些歪道理,别人都千方百计的走出大山,逃离那该死的穷地方,你还偏偏要把娃送到那边去,我的娃不需要吃那种苦,我不求其他的,只求娃这一辈子都平平安安……”

没法交流,跟女人讲不了道理,反正钱朝阳已经把娃已经送到了红鱼村去了,再说了,不说离婚了吗?现在娃也跟着钱朝阳,钱朝阳对娃的教育有决断权力。

女人道理讲不赢了就撒泼耍赖,反正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那一套,最后就是这个结果,一地鸡毛,一屋子乱七八糟。

一通大闹之后,闵慧跑了,钱朝阳一个人面对这凌乱的一切,他的内心也不舒服啊,心中也难受啊,想想今年从正月初四以后,他每天休息时间都没有超过六个小时,天天都有事儿干,天天都有活儿干,可是这么努力换来的是什么?依旧还是一地鸡毛啊!

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过了很久之后他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他道:“唐俊,?你来县城了吗?”

“是的,书记!我刚刚到县城一会儿,还没来得及找您汇报!”

“你过我家里来!立刻马上!”

“呃……好!”

约莫一刻钟,唐俊就在外面敲门了,钱朝阳道:“进来吧!”

唐俊进屋子吓了一跳,看到钱朝阳坐在沙发上,他道:“书记,您这是……”

钱朝阳指了指沙发,道:“坐吧,你下来干什么事情?”

“到烟草局送单据,他们不是拨款了吗?几百万的费用我得要有详细的账目给他们啊!这活儿别人干我不放心,所以自己来了!

另外,水源地我们找到了,水管的采购我得亲自把关,饮水工程项目绝对不能出疏漏,一旦出错了,全村老百姓都要遭殃!”

钱朝阳点点头道:“嗯,看你干得风生水起我就放心了!这样吧,今天我叫你过来不是谈工作的,反正已经下午了,我早饭都没有吃,咱们找个地方祭奠一下五脏庙,顺便也喝一杯!

你陪我喝一杯,可不可以?”

唐俊看这架势就知道钱朝阳两口子应该又是干架了,他也不好问,只能联系了一家肠子馆,两人到了肠子馆,找了一个小卡座,点了一份招牌的肠子猪头肉,然后拍一份黄瓜,一份花生米,手撕干鱿鱼,再来两笼饺子,整了一瓶武德大曲就陪钱朝阳喝了起来。

喝酒的中途又接到了杨欣的电话,原来杨欣看了唐俊发的那个关于临时教室的朋友圈,他道:

“唐书记,我求你给孩子们整点新课桌吧?我刚才问了一下学生用的新课桌的价格,一套好像是两百块,我给你们村里转了一万块钱过来,你们把课桌给换了……”

唐俊一听杨欣又捐了钱,立马感谢,挂了电话他心中不由得感慨。

杨欣这个人第一次接触,给唐俊的感觉就是这小子飘得很,满嘴都是优越感,那个神气活现让人很不舒服。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现在又捐款一万块钱,有时候人性的复杂真的难以揣度!

挂了杨欣的电话之后,钱朝阳又是电话不断,两人本来想说说话,交交心,关键是钱朝阳心中郁闷,心情不好想舒缓一下,结果是事与愿违,酒桌上喝着酒,两人赛着接电话了。

唐俊想关机的时候,张华的电话进来了,电话中张华道:

“唐俊,上次说浙省老板的事情,?他妈的生变数了!”

“怎么回事?你不是誓言旦旦的说只要设备搞妥当了,老板一定没有问题吗?我们现在投资了五六万在设备上,你那边又生变了?”

张华道:“这不能怪浙省的老板,还是云马茶叶搞得鬼,他们在暗中使绊子,让人放话出去,说浙省人在雍平搞茶,让他们货拉不出去!

他妈的,欺人太甚!”

唐俊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道:

“张乡长,你一乡长,跟人家给不了安全的承诺?什么时候我们雍平的营商环境成这样了?行业里面还生了霸王出来,这么搞下去,整个行业岂不是都要死掉?”

张华道:“我这不是郁闷吗?郁闷得要找人喝酒呢!你在不在县城,在县里咱们见面再商量对策!

他妈的,我还真就不服这云马茶叶,我一定要和他们掰掰腕子!”

唐俊和钱朝阳在一起呢,他能再和张华约?当即他道:

“这样吧,晚些时候我给你电话!这年头大家都为了利益,?我相信浙省的老板不远千里来我们这边做生意,他们也是为了利益……”

就这样,唐俊和钱朝阳的一顿交心的酒,对钱朝阳来说是一次解闷排解压抑的酒,喝到一半就结束了,因为钱朝阳有事得走,马建国在国土局还在守着办手续呢!

唐俊一看时间,差不多已经晚上八点了,这个时候国土局的门还开着?还有人在那边干活?很显然,?现在各个单位都苦,也不是只有唐俊这个村支部书记还有钱朝阳这个乡党委书记在为人民服务,大家都忙着呢!

而张华呢,他的心情不好,?可是偏偏又不能不去秦声赫的局,老秦的调令已经到了,公示完成马上就走马上任。

同为一批进党校的同僚,在雍平还是六君子出名的几个人之一,张华在县城不去庆贺说不过去。他倒不担心秦声赫心里不舒服,他是觉得自己不过去,别人还当他张华心胸不宽,他真没地方说理去。

到了地方,陈锋和张华道:“张华,你们乡的茶叶产业和我们乡要步调一致,对我们全县的茶叶产业是一盘棋。

县委和县ZF对茶叶产业有顶层设计,县茶叶办有统一的规划和部署,我们是培育一批有担当有实力的企业出来为我们雍平茶打出好口碑。

在这方面,我们要有共识,对不对?”

张华一听陈锋这话,心中就窝火,这几天他在县里跑浙商的事情,越跑越不舒服。他张华为了乡里的茶叶产业招商引资有什么错?怎么就能遇到这么多阻力?

他张华干这些事情,哪一件不是替老百姓在谋利益的?关键是有一点,如果说目前老百姓能在当下的茶叶产业中谋得了福利,能够脱贫致富,他张华还需要干这些活儿吗?

就是因为目前老百姓不能靠茶叶生存,哪怕是家里有茶叶十亩,二十亩的这种家庭,他们的生活依旧很清苦,依旧在贫困线上挣扎。

这说明的问题已经很明显了!张华只是个乡干部,有些评价不能说出口,但倘若他是个普通老百姓,他会掷地有声的说一句,目前雍平的茶叶产业是不行的,是畸形的,是有问题的!

“好了,好了,陈锋!我知道你马上要进城了,应该要进农业局是不是?哈哈,你啊,瞒都瞒不住,我们都知道了!”秦声赫作为主人,哈哈笑道。

张华大吃一惊,扭头看向陈锋,心想陈锋鱼不动,水不跳的,竟然也进城了?

陈锋有些矜持,摸了摸脑袋,道:“八字没有一撇的事情不好说!再说了,农业局是大局,我一个副科级去农业局能干什么事儿?还不是替领导鞍前马后的干活?”

秦声赫道:“行了,陈锋,谁不知道你和孔凡云是铁兄弟?孔凡云和周总又是哥们儿,有他们挺你,还怕农业局没有你的位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