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惊喜!/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上就要过年了,钱朝阳开完最后一次会议,把乡里年底值班的工作布置妥当,接下来便进入了春节假期了。

所有人都走了,办公室就剩钱朝阳一人,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他整个人陷入到了无尽的迷茫之中,今年的春节怎么过啊?

夫妻感情破裂了,父母还不知情,钱朝阳想着这事儿能够瞒一天是一天,但是现在马上过年了,怎么瞒得住?

钱朝阳想想就觉得头疼,他甚至想带着儿子直接就在黄土坪过年算了,但是家里的父母不能不管啊……

钱朝阳想着自己这一年的生活,工作上到了黄土坪之后一直没有顺利过,前半年主要和马建国斗法了,下半年好不容易稳住了阵脚,一场火被推迟转正,严格的说他钱朝阳现在还是乡里的代书记呢!

事业上不算顺利,家庭更是一地鸡毛,他到了黄土坪工作之后,家里完全照顾不了了,夫妻感情直接破裂了,老婆闹着要离婚,七年的婚姻就这样走到了终结了。

婚姻的破裂能怪谁?能怪工作么?能怪老婆吗?钱朝阳想想这些好像谁都不能怪,真要怪的话只能怪命运。

命运就是这么安排的,挣不脱也逃不了,反正现在就是这个结果了,平常钱朝阳工作忙,每天都围绕着工作转,很多事情他不去想,也没有时间想,反正就扑在工作上面,个人生活上面的事情就全都不理会了。

今天,放假了,钱朝阳忽然之间就迷茫了,他觉得内心非常的苦涩。

“喂!唐俊吗?”钱朝阳给唐俊拨了一个电话,唐俊道:“书记,我是唐俊?您有什么指示?”

“你现在在哪里?还在村里吗?”

“书记,我刚刚到县城了,今天放假,我刚好坐贾老板的便车进城了!”

钱朝阳沉默了,唐俊道:“书记,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

“没,没事了!”钱朝阳定了定神,他本来想找唐俊吃个饭,两人喝一顿酒,反正现在他也没有地方去,他第一个负责单位值班,一个人实在无聊。而唐俊却回去过年了。

“唐俊,春节主要还是要陪好家人啊!另外,你的个人问题也要抓紧!我听说你之所以经常住桔园宾馆就是因为怕家里催婚!

这种态度可不行,人到了什么年龄就该干什么事情,作为党员干部一定要有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家庭是你奋斗努力的最大动力,你知道吗?”

“知道了,书记!谢谢书记!”

“那好吧,替我向你的父亲母亲问好!”

钱朝阳挂了电话,眼泪都快出来了,他给下属要求要有完整幸福的家,而他自己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地鸡毛。

钱朝阳想着儿子还在宿舍做作业呢,当即站起身来回宿舍,到了宿舍楼下,他嗅了嗅鼻子,隐隐似乎嗅到了一股腊肉的香味。

“嗯?怎么还有这么乡的腊肉啊,宿舍里还有人么?”

怀着这样的疑惑,钱朝阳奔向自己的宿舍,到了宿舍门口,香味愈发浓郁了,他大吃一惊,忙推门进去,看到宿舍的小餐桌上竟然摆了满满一桌子的菜。

儿子钱磊坐在椅子上,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餐桌,只差流哈喇子了。

看到了钱朝阳,钱磊立马瞪大了双眼,高兴的道:“哇,爸爸回来了,终于可以吃饭了!”

钱磊高兴的一喊,钱朝阳便看到厨房里面走出一个人影,看这女人,面容姣好,身形颀长高挑,这不是老婆闵慧又是谁?

“闵慧?”

闵慧看了一眼钱朝阳,道:“我是来看儿子的!”

钱朝阳忽然之间就活分了,心情一下变得很舒坦,道:“好,好,儿子跟着我在山里吃了苦,你是该过来看看,不过他小小男子汉很勇敢,不叫苦,不叫累,每天都高高兴兴的!”

钱磊被老爸夸奖了,道:“是的,我天天还帮秋秋系鞋带呢!”

闵慧摸了摸儿子头,眼泪哗啦啦的流。

夫妻离婚,闵慧更多的是一种赌气,她不相信钱朝阳担任党委书记还能带一个娃,可结果娃到了黄土坪一待就是几个月,不仅没有饿瘦,反而还窜了一大截的个儿。

而且孩子还明显懂事了,闵慧过来的时候看到他一个人津津有味的写作业,一年级的加减法,拼音的默写抄写,他都是认认真真,给人的感觉特别的安静。

两个男人住在山里面,本来他们应该是一地鸡毛,结果看来老爸还是乡里的好书记,儿子则迅速成长了,也跟着窝在乡里住这种筒子楼,无怨也无悔。

“这样吧!正好今天放假,我们可以喝点酒!”钱朝阳高高兴兴的到卧室翻出来一瓶梦之蓝,开了瓶子以后给自己斟一杯,然后又给闵慧倒了一点。

钱磊一看父母都有了酒,他也跑去倒了半杯茶,举起酒杯道:

“妈妈,我们干杯!”

闵慧忽然觉得自己的泪点似乎特别的低,就这一幕她又忍不住流眼泪了。

剩下的就是吃饭了,钱朝阳兴致很高,闵慧却一直都是满腹的心思,一顿饭吃完了,钱朝阳问她,道:

“我值班三天,大年三十那一天才能走,你等不等我?”

钱磊拽住母亲的手,道:“妈妈,等爸爸值班完了,我们一起回家过年好不好?”

闵慧不说话了,其实两人之前已经决定离婚了,但是现在,这个场景,闵慧实在是觉得自己硬不下心肠来。

于是过年的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不过闵慧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钱朝阳宁愿放弃家庭,也要坚持在黄土坪干这个党委书记。

难不成真就钻到官眼儿里面去了吗?当官就这么有意思?为了当这个官,家也不要了,妻子和孩子都可以不管不顾了。

按照闵慧的直爽脾气,现在她就该直接怼上去,但是今天她竟然忍住了,因为她实在是不愿意破坏这难得的温馨,哪怕知道这样的温馨很短暂,这样的团圆就是昙花一现,但是她还是觉得很珍贵,很珍惜。

钱朝阳心情是真的舒心,看到闵慧的表情他就知道这个春节可以过的安逸了,多年的夫妻,彼此都非常的了解。

闵慧脾气是厉害,但是心也软,钱朝阳还是希望夫妻两人能够加强沟通,最好是能够把日子过下去,孩子的事情现在已经不是两人的障碍了。

因为钱朝阳已经找到了养孩子的办法,就让钱磊待在农村,在农村接受教育,农村的教学质量可能比不上城里。

但是在农村孩子可以从小体会到生活的不易和坚信,可以小时候就见到老百姓生活的疾苦,这样的经历是其他小孩子永远也不会有的,而这样的经历对任何人来说都弥足珍贵,受益终身……

钱朝阳过年有着落了,唐俊的噩梦则是刚刚开始。

“过了年你都二十七岁了你知不知道?你三舅家的表妹都怀上二胎了!你看看你自己周围的人,有几个人二十七岁了还没有结婚的?你仔细看一看?”宋月梅逮着唐俊就是一通唠叨。

唐俊平常进县城尽量不回家,大多数都躲在宾馆里面,可是躲得了一时,却躲不了一辈子。反而是躲的时间长了,让老妈憋了大招。

现在大招来了,老妈在吃饭的时候拿了一张A4纸,上面密密麻麻记录了很多名字,宋月梅不无得意的道:

“反正你也就春节期间能有几天假期,这几天放假你也不要闲着了,恰好这个时候外面打工的姑娘们基本都归家了,妈给你约了几场相亲,你按照目录一个个挨个见。

咱们现在是广撒网,不求见一个姑娘就能彼此对眼,但是我们姑娘见得多,总有看着对眼的吧?有对眼的我们就留着,趁着这几天好好的发展一下,是不是?”

唐俊一看老妈上面的名字,这哪里只有几个名字啊,腊月二十七下午就有三个人要见,我的天,唐俊真有一种想逃的冲动。

他把求救的眼神看向了老爸唐大海,唐大海夹了一夹菜,头直接扭到了一边去,演戏都那么僵硬。

“你不要看你爸,你也不要想逃避!相亲的这些人选我都筛选过,而且你去我还要全程在一旁监督,你别跟我打马虎眼!

你也不想想你妈是干什么的,你妈是人民教师,这一辈子什么学生没有对付过?小朋友心中的小九九,你妈我一眼就看穿,知道吗?”

唐俊一声哀鸣,欲哭无泪,他想好不容易休息几天,今年一年上头可能就这几天休息,现在好了!被老妈盯上了天天要去相亲,这简直是要成为梦魇啊,这怎么熬得过去?

“行,老妈,我先上个厕所总行吧?人有三急,你不能把我上厕所的权利也给剥夺了,是不是?”

唐俊蹲在厕所里面,掏出手机翻号码,最后他还是把电话打给了死党胡意……

“胡意,情况就是这个情况,你说完蛋不完蛋?这个时候江湖救急啊,你要讲义气的话就帮我想想招,我们这几个小学生怎么才能对付得了宋老师这个大魔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