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良心!!/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杜方言一个人守着父亲的床前,看着父亲躺在床上,重病的老人并没有睡觉,而是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天花板,那种眼神……杜方言真的不敢看,看一眼他就撕心裂肺……

他和父亲的感情是很深的,儿时父亲牵着他的手送他上学的情形他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80年代的时候,他家里很富裕,因为父亲有好的制茶手艺,所以被合作社聘请担任师傅……

这些事情他都记得,父亲就是山,就是顶梁柱,就是他的精神寄托。可是现在……父亲忽然就老了,老了立马就面临生命的结束,作为儿子,他不得不放弃治疗……

他知道父亲这个时候是多么的绝望,如果家里有钱,如果他杜方言能够更有出息一些……

想到这些种种,他哪里还能在病房里面待,他一个人出了病房,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本来他已经接受了这个结果,因为长辈们都那样劝的,母亲也松了口,现实情况真的也是那样,没有办法啊,没有钱治病啊!

农村合作医疗是报销不了支架费用的,材料费就要好几万,后续还要长期吃药,目前的农村医疗保险也没有把药品纳入进去,他们这种贫困家庭真的承受不住这样的费用……

但是现在杜方言心中觉得不行,受不了,他整个人像疯子一样,心中难受得不能发泄。

他给王贤平打电话,道:“王叔,我想找唐书记,您能给我唐书记家里的地址吗?”

王贤平道:“你不知道唐书记的家,我就能知道?什么事情非得要这么时候找啊?你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现在凌晨两点了哇!”

杜方言哭丧着道:“王叔,我求您帮我想想办法,我真的要找他……我真的……”

王贤平知道杜方言肯定是为了老爸的事情,其实杜祖坤的情况村里已经知道了,这种事情大家都关心,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全村人都议论。

基本得出的情况是这病没得治了,杜祖坤的个兄弟和姊妹已经进了杜方言的家里,一方面是准备柴禾,另外则是要安置后事,反正都在忙活,只等噩耗来了,然后这边就立马无缝衔接,早点让杜祖坤能够入土为安呢!

“方言,你去一下桔园宾馆,书记可能住那里!”

杜方言冲出了医院,也不打车,一路疯跑直奔桔园宾馆,到了宾馆便找前台问唐俊的住房。

唐俊也是十点的样子才从医院出来,他没有回家,直接到了桔园宾馆住下,睡到半夜听到有人敲门,他起身过来看门,看到杜方言站在门外。

他愣了一下,道:“什么情况?是不是人不行了?”

杜方言盯着唐俊,此时是腊月冬天,但是他却是满头大汗,额头上都在冒热气。

唐俊开了灯让他进屋,道:“你进屋!”

杜方言进到屋子里,一下跪在地上,道:“书记,村里能不能再给我借点钱!回头我把揉捻机,杀青机卖了,另外我还在邓开明那边有一万多块钱没有结账,我把这些钱凑起来,立马就还上!”

唐俊盯着杜方言,道:“不是说不救了吗?你之前跟我讲,说你的伯父,叔父他们都说救不了,让你死了这心么?怎么又转念头了?”

杜方言嚎头大哭,道:“书记,我就只有一个爹啊,不救他我就再也没有爹了!我也有老的那一天啊,我哪一天老了,子女们也这样待我,我也活不了啊!”

唐俊掏出烟给他扔了一支,自己点了一支,道:“你这总算说了几句人话!刚开始我听你们在医院说的那些话是人话吗?

什么叫治不起病?你们尽力了没有?现在我们有医疗保险,我们有社会主义制度作为保障,我们村里还有一级党委机构存在,我们有这么多的条件,只要你下定决心要治病,我们总能想得到办法!

别说是四万块钱,就是十万,二十万,只要我们要干这个事情,我们也能干成!说句实在话,我对你今天之前的表现失望得很!觉得你杜方言竟然被区区几万块钱就吓懵掉了,还没尝试就不给治了,我当时心里凉得很。

心想养儿防老,这哪里能防什么老啊!你的父亲是我们乡里最好的制茶师傅,如果这些年他不是帮扶你这个拖后腿的儿子,他自己手中攒个几万块钱还不是小意思吗?

遇到了今天这种大病,他自己就可以掏钱把这个手术给做了!而有了你这个儿子,反而让自己命丧九泉,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杜方言一听更是流眼泪,内心惭愧到了极点,唐俊道:

“不过你现在能幡然醒悟,能够半夜这个时候来找我,我对你还算刮目相看!你放心,这件事只要你下定了决心,我们明天就装支架,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村里先垫付。

我们再找医保那边报销一部分,然后我让村里组织搞一次募捐,我跑一下民政,政协,让他们也想办法搞一下募捐,总之一句话,车到山前必有路,只要是我们村支部出头了,这件事就一定能够解决好!”

杜方言跪在地上,唐俊拽都拽不住,他不住的叩头,头磕在地上“砰,砰”作响他也不顾了。

唐俊道:“你还是快回院里吧,早点休息,同时也让你父亲早点休息,休息好,我们做充分的准备,这样才能保证手术成功!”

唐俊这么说了,杜方言才转身出门,他一个人奔跑在寒冷的冬夜里,此时的他内心无比的安心,那种感觉就像是心脏刚刚被熨斗熨过了一般,特别的舒坦舒贴。

他跑到了医院,进到病房看到父亲依旧是那副模样,?他忙凑过去道:

“爸,刚才我去找唐俊唐书记了,唐书记给我们做主,说这病无论如何都得治,村里帮咱们出钱,书记说别说是四万五万了,就算是十万,二十万,咱都要治!”

杜方言这话一说完,他看到父亲眼神明显有了变化,父亲虽然不能说话,但是那眼神刹那的改变,让杜方言内心觉得无比的温暖。

就这么一刹那,杜方言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值得了,他杜方言活了三十多岁,没有干过什么大事,也不算怎么有出息,但是今天,他觉得自己了不起。

因为他得到了父亲的肯定,一辈子没有怎么肯定过他的父亲,今天给了他最大的肯定!

老人睡着了,虽然呼吸依旧困难,但是沉沉睡去了。杜方言也在父亲身边睡了,他迷迷糊糊做了很多的梦,都是很好的梦,他的内心竟然无比的安定平和,而且很有底气。

他的底气来源就是因为唐俊,唐书记说了能够搞好,那就一定能办好!红鱼村大面山的公路修通了,那是二组老百姓想了这么多年没有干成的事儿。

四组的路也在紧锣密鼓的开工,这也是困扰了四组多年的难题,就这两条路便需要好几百万,唐俊没有找上一级财政拿钱,没有找别人开口子批条子,这些钱都是他靠本事筹集过来的。

……

杜方言签了字,杜祖坤被推进了手术房,根据专家的综合会诊,专家决定给杜祖坤安装支架,因为动脉三条血管都堵塞,所以需要安装三个支架。

三个支架一共需要四万块钱,这还是唐俊找了人想了办法拿到的最优惠的价格,这一次手术包括之前检查住院的费用,耗费接近五万块钱,农合能报销一万左右,所以杜家自己要出的钱差不多四万块钱。

唐俊在村里组织募捐,村民们募捐了大几千块,然后他又一个个给乡里搞工程的老板打电话,这个时候他也不顾是否违规了,反正就是有这么个事儿,村里老百姓生病,情况严重,需要大家伸援手。

杜祖坤在黄土坪不是无名之辈,很多人都知道他,所以这些人听到消息之后,几乎都是慷慨解囊。关键这还是个政治问题,唐书记亲自打电话了,这个事儿能随便敷衍?谁敢随便敷衍啊!

贾老五第一个捐了两千,剩下的都是一千,八百,最少都捐了五百。

几十个人捐了一万多块钱,这么算下来,捐款有差不多有两万多块。然后杜方言在村里干了一个多月的工程,一万多块也结账了,这么凑起来,费用也差不多八九不离十了。

支架手术很快,而且一旦手术成功,效果立竿见影,杜祖坤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自己走路了!

心脏的血管畅通,浑身的供需一恢复,立马就满血复活,杜祖坤见到唐俊的时候,竟然一个健步走到唐俊面前,和杜方言是一个德行,直接就下跪了!

唐俊道:“杜叔,您千万别!这个决定还是杜方言定的!如果他不是半夜上门找我,说不管花多少钱也要救人,我只怕也不会下这个决心。

毕竟你的病首先是家事,你的儿子倘若都不想救你了,我虽然是村书记,难道还能越俎代庖?所以,你养的这个儿子还是没有养错,关键时候他还是下了决心。

对你的身体问题,以后你尽量遵医嘱,装了支架就和正常人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