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众怒难犯!/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俊真的没闲着,出来就去找政协丁主席,丁德华一听唐俊的汇报,也是一拍桌子,道:

“你呀,这脾气还有这么冲的一面!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

唐俊道:“丁主席,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下面苦他们久矣,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我今天想的就是立个标杆出来,把这事儿给闹一闹,看一看电力局是不是还在县委和县ZF的领导之下……”

丁德华道:“这样吧,我回头给电力局打个电话,把这事做个通报,让他们给政协一份书面报告!”

唐俊道:“那就行了,我立马跑人大,找一下梁主任……”

唐俊说干就干,跑了人大,跑了政协,跑了县委信访办,然后打电话到县长热线,然后跑电视台,跑晚报社,唐俊现在干的就是一件事,能用的关系都用上,就是要找电力局的麻烦。

唐俊那句话说得对,大家苦电力局久矣,尤其是县委那边,信访办还好一点,最苦电力局的是督查室。因为下面乡镇有问题,还有村里有问题反应情况都是找督查室反馈的。

县委督查室主任是县委办副主任王平担任的,王平以前和钱朝阳是同事,资历略微显得有点浅,很多问题他往电力局那边反馈,孙开军直接不鸟他。

现在唐俊把事情闹大捅破了,直接摆出要找县委来打官司的架势,他一听情况立马整材料,整了材料之后风风火火的就送到了陈书记的办公室。

事情在发酵,因为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这些年在电力局碰壁的人不知有多少,几乎所有人都选择忍气吞声,或者是委曲求全,谁敢想唐俊这样直接硬怼的?

唐俊干了很多人想干而不敢干的事情,所以结果就是大快人心,下面很多人纷纷响应,县督查室要材料,一天的功夫下面就递了十多份材料,全是关于那个电力局的。

随着事情的发酵,电力局的种种劣迹被抖搂了出来,其中不仅是基层,甚至有些领导也在发声,大抵也是批评电力系统的问题,说他们吃拿卡要,而且拿了钱还不办事。

县委陈书记给梁路打电话,让他立刻去县委,梁路人还在路上,郑县长的电话就到了,让他去ZF,梁路给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他当即给孙开军拨了电话,电话一接通,他劈头盖脸的就道:

“老孙,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能把事情摆平么?现在事情捅破了天,陈书记让我去县委,我到县委门口的时候,郑县长的电话就来了,全是关于我们电力局的问题,大部分都出在农电网络!

你说说这件事该怎么处理?我们局里怎么跟领导交代这事儿?”

孙开军也已经焦头乱额了,昨天晚上他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他平常结交的圈子比较广,县城里的朋友比较多。

昨天晚上大家聚的时候,朋友就提醒他,让他性子不要太要强,这个时候早行动更有主动,他当时就意识到可能要出事。

今天上班的时候他感觉同事们看他的目光不对劲,他在办公室刚刚把茶泡好,好家伙局长的电话就来了,措辞非常的严厉。

现在怎么办?局长去了县委了,郑县长那边只有他去了,他和郑县长的关系不错,因为他在市里的那位亲戚和郑县长是党校同学。

实际上孙开军在县局能够有今天的地位,力挺他的就是郑县长,孙开军别看他对下面的人傲气,但是对县长他可是下足了功夫的,一直以来他都和其保持非常紧密的关系。

他人到了县ZF,郑县长一看是他,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他让孙开军坐下,道:“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有多少人给我打电话?全是关于你们局的,还有书面材料我这里转过来的都有十几份。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孙开军心中苦得很,只好把那天唐俊在局里闹的事情给领导汇报了一下,他的汇报当然是充满了委屈的。

郑县长皱眉打断他的话道:“一个村支部书记敢在电力局拍桌子闹,你是想说他胆子大,还是想说他已经被逼得没办法了?

狗急了都要跳墙的,何况人家是领导一千多人的父母官,你们总不跟人家解决问题,遇到了事情就玩套路,搞吃拿卡要的那一套,你玩得太过了,别人就敢跟你豁出去拼命的,这个道理你不懂?”

孙开军惭愧的低下了头,他承认有点后悔了,早知如此,?那天他就该大事化小,不过就是签个字的事儿嘛!红鱼村的那个电网改造肯定要搞,那么多科局办都打了招呼,而且拖了那么久,不搞能行?

关键还是态度出了问题,更重要的是孙开军没有料到唐俊那么难对付,这家伙简直就是那个啥,猛张飞啊。

现在怎么办?

“马上找到这个唐俊,两个人握个手,言个和,还等什么呢?难不成等这件事发酵到没有办法收拾吗?”郑县长把茶杯狠狠的往桌子上顿了一下,给孙开军下了死命令。

从县ZF出来,他给黄永刚打电话,电话竟然打不通,他赶到局里的时候,看到黄永刚的车停在局里,他心中就明白了,梁局已经行动了,黄永刚肯定在梁局的办公室?。

梁路亲自给黄永刚倒了一杯茶,道:“小黄了,这件事终究要解决!我们对唐俊同志的态度表示理解,而且我可以承诺,红鱼村的问题我们立马解决,这样好不好,你约一下,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吃顿饭,喝一顿酒,把这个事情解决了好不好?”

黄永刚连连点头,道:“局长,您放心,我就是绑也把唐俊给绑过来!这件事我实在是不知道,唐俊以前是个很随和的人,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干!

这件事给我们局带来了负面的影响,我……我根本就没有预料到!”

“这不干你的事情,?是我们局有些干部长期以来工作态度存在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是一天两天造成的恶果么?肯定不是嘛!

这一次是唐俊爆发,如果没有这个唐俊,后续可能还有更猛烈的爆发!今天我给陈书记表态了,我要亲自来处理这个问题,果决果断,要通过这件事为契机,严肃认真的整顿我局的工作作风,关键时候甚至可以壮士断腕!”

梁路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一股杀气浮现,看得黄永刚是心惊胆战。壮士断腕四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黄永刚觉得心中发寒。

很显然梁路已经决定要在局里干一些事情了,很可能这一次孙开军要吃大亏!局里几个副局长不都有背景关系么?一个个都尾大不掉么?不是梁路不收拾他们,而是他一直在等待时机。

现在好了,久等的时机终于到了,电力局这一次在全县出了名,他梁路可能受到牵连,在此之前,他必须先把局里的风气好好整顿一下,不听话的副局长该处分的处分,上面要免职的他也不拦着,不杀鸡儆猴,如何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黄永刚想到这些种种,然后从局长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他看到了孙开军,却没有勇气再见孙开军了,抽了一个冷子绕到停车场去把车开了就走,晚上饭局上应该是没有孙开军参与了。

黄永刚想着唐俊在局里大闹,现在竟然是这个结果,心中实在是惊叹。唐俊这小子,平常斯斯文文的,待人谦和,真要惹急了还真是厉害啊。

就通过电力局这件事便能看出这家伙不是等闲之辈,关键是这件事他还办成了,估计局长回头要直接?批示这件事。

要只知道电网改造按照目前的政策乡里和村里还需要有相关配套支援的,估计这一次局长配套都能给唐俊免掉,特事特办嘛……

孙开军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他盯着院子里黄永刚像做贼似的把车开走了,他心中拔凉拔凉!以前对他点头哈腰,极尽逢迎的人现在都对他避而远之了,这是什么原因还用说吗?

他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楼上的局长办公室,看到梁路手中捧着茶杯慢慢踱步走出来,他长叹了一口气,人一下就委顿下去了。

他从梁路气定神闲的样子就知道,这一次他的把柄被揪住了,按照梁路的阴狠性子只怕死揪住这事儿不会放……

“叮,叮,叮!”

桌上的电话响起,他抓起电话,道:“喂……”

电话里传来表叔那熟悉又有磁性的声音:“你们郑县长刚才给我打了电话了!你的篓子捅得太大了,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办事还这么毛躁?”

孙开军无言以对,惭愧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他嘴唇掀动,想说点什么,最后啥都没说,只是眼眶泛红,直要落泪啊。

“你自己怎么想的?”

孙开军强忍着内心情绪的波动,道:“叔,我想回市局机关算了,雍平可能有点待不了了!”

“市局回不了,雍平电力局待不了只能换岗,你准备沉淀一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