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内部矛盾!/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俊忽然情绪失控,这是真的失控吗?那肯定不可能!

只是唐俊为了村里电网的事情实在是碰了太多的壁了,不止是他碰壁,他的上一任杜祖学就频繁碰壁,不管找什么人,不管找什么关系,到电力局就没戏,孙开军就像个铁面包拯似的,反正就是一毛不拔。

唐俊这一次铺垫做得够足了,让乡里党委给局里打报告,姚昌辉在县里也算有面子吧,姚昌辉亲自给孙开军打了电话,现在唐俊自己又拎着礼物登门,结果孙开军还是人五人六的,嘴里耍着官腔,手上玩着套路,唐俊真是怒从心起。

心中无私天地宽,真把唐俊惹毛了,他就直接开骂,孙开军懵逼了,唐俊继续骂:

“我告诉你孙开军!你不要以为电力局就是你孙开军的一言堂,电力也是要为人民服务的!你她娘的官不大,架子大,乡里打报告,烟草局打报告,我们再登门,你还耍官腔,玩套路!你拿个镜子好好照一照自己,你真她娘把我惹急了,老子就跟你耗到底!”

唐俊撕破了脸,那就不管不顾,什么都骂了。

孙开军气得浑身发抖,他用手指着唐俊,道:“你……你叫唐俊是不是?你这种人怎么当上支部书记的?我按规矩办事,你在这里无理取闹,你真当电力局就是你能随便撒野的地方?”

唐俊哈哈一笑,?道:“孙开军,我知道你还是县人大|代表,老子下午就去人大闹,把这些年我们红鱼村电网那点故事全部抖出来!

你们电力局给我们红鱼村搞的电网还在那里,电线外面包一层铝,里面是铁做的,这尼玛老子让电视台来采访,绝对可以上头条新闻,我要是把这些内容放在网上去,网络都得挤爆!

就这样的电网,我们老百姓用了七八年了,让你们搞改造,你们他妈的天天玩套路!今天来的时候,有人提醒我,说你孙开军不好对付,光腊肉对付不了,可能还得买烟!

老子今天撂句话在这里,腊肉没有,烟也没有!老子今天就和你硬刚……”

唐俊直接在孙开军办公室拍桌子干起来了,电力局的员工听到了动静纷纷跑出来看热闹,孙开军下不了台啊!

要知道他可是一个十分要面子的人,平常在局里矜持得很,除了局长之外他谁的面子都不给。他手中掌握的又是实打实的权力,下面的人到电力局找他,谁不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

孙开军有个习惯,那就是喜欢玩一点套路,手中掌握权力嘛,那自然要耍弄一下,他喜欢这种感觉,而且他每每搞一点小套路,回应都很好,大家都觉得孙局人城府很深,有威严。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今天翻车了,遇到了唐俊这么个炸脾气,直接在办公室和他拍桌子就干起来了,妮玛他斯斯文文的一个人,倘若说玩套路他是行家,但是这种直接撕破脸的对骂,他没有经验啊!

他的脸成了猪肝色,气得那是肚子都要炸了,但是却回怼不了唐俊,因为唐俊说的这些东西可能是事实啊,乱说话万一被揪住了怎么办?

就这样,唐俊指着他火辣辣的臭骂了一顿,竟然没有人解围。

最后电力局下属直接找到了局长梁路,梁路黑着脸过来嚷嚷道:“那个小伙儿是干什么的?什么情况?”

唐俊已经骑虎难下,不管什么局长不局长,当即又把红鱼村委曲求全七年,电网不亮灯的种种黑历史重复了一遍。

唐俊现在心也横了,就一句话,他要“闹到底”,他道:

“现在电力部门被人称为老虎,为什么叫老虎呢?就是因为你们都不为人民服务了,一个个人五人六的都当官老爷了!

县里这些单位,下面的那些乡镇你们都不放在眼里,甚至是领导给你们有批示,你们也尾大不掉!雍平天大,地大,你们电老虎最大是不是?

老子就不信这个邪,这还是党|领导的天下,不是你们电力局的天下!孙开军,我话已经说到这里了,下午我就去人大,然后再去政协,然后再去ZF和县委。

有句话说得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们电力局这些年的恶行我都有资料,这一次我们就好好闹一闹!”

孙开军那个难堪啊!在一把手面前他颜面扫地,还有这么多下属都看着,以后还让他怎么在单位混下去?

梁路道:“这位同志,你不要信口开河,你要为你说的每一句话负责!”

“我当然负责,今天我骂人的话,说的事情全程都有录音,你们倘若不服,就拿这个录音咱们去领导那里论理,或者是我把录音在网上公布,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让群众们来评一评理好不好?”

唐俊得理不饶人,丝毫不给梁路的面子,场面兜不住了,唐俊也不纠缠,转身出门就撤了,留电力局上下一众人乌眼鸡似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儿……

……

黄永刚发誓,这是他干农电员二十年遇到最大的场面,整个电力局的班子有一个算一个,齐整整的找他一个人谈话。

前面坐着的是局长梁路,梁路的旁边坐着的是孙开军,还有几个副局长,纪检组长,人都到齐了。

“唐俊是个能干事的干部,公务员的编制,在群众中口碑很好,脾气……”黄永刚想说唐俊的脾气随和,待人谦虚,但是这话他能说出口?

看今天唐俊在电力局那怼天怼地的气概,哪里是个谦虚的主儿啊!

黄永刚真是肠子都悔青了,他早知道唐俊会在局里发这么大的飙,他怎么可能陪唐俊一起过来?现在好了,骑虎难下了,他只能硬着头皮给领导汇报:

“唐俊说的是实际情况,红鱼村的电网老化问题严重,其中有一个组的老百姓别说用电器了,就是照明都存在问题,我们实测的电压只有一百五左右……

他们通过各种渠道打了报告,烟草局,乡里,政协,等等都想了办法……”

孙开军心中憋着一口气实在发泄不了,冷哼了一声道:“不管找谁打了报告,最终还是要局里评估,难不成其他的科局办还能干这事儿?”

孙开军这话一说,黄永刚就不好说什么了,梁局长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嗓子,似乎这几天嗓子又有些不舒服。

“关键是这件事是不是能够顺利妥善解决?老孙,你能不能把这件事解决好,不要因为这件事让电力局卷入不必要的压力中!”梁路淡淡的道。

他的语气不严厉,但是言语背后的意思却很明确了,那就是孙开军已经给大家带来了麻烦,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还不是因为在工作上不讲方法,简单粗暴?

孙开军被一把手怼到了脸上了,他骑虎难下,退不了,当即道:

“梁局,如果随便一个村支部书记在局里闹一下,我们就妥协了,那以后我们局还有什么权威性可言?

如果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有样学样,那我们就完蛋了!电力局从此以后永无宁日!”

孙开军顿了顿,道:“这个唐俊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就让他闹,看他能闹到什么程度!”

梁路听孙开军这么说,他便敲了敲桌子,道:“那就散会吧,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还是由孙副局长自己处理,一定要妥善处理!”

梁路一言九鼎,会就这么散了。

黄永刚虽然在乡里干站长的,但是他也能看出一点问题来,一直听说局里领导之间关系不怎么融洽,今天看来好像不是空穴来风。

梁局和孙局之间斗争的味儿就比较浓,只怕梁路心中明白唐俊不是易于之辈,唐俊这小子脾气倔强得很,肯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梁路看上去还想观察看戏呢!

黄永刚想去找孙开军再说一说情况,但是看到孙开军那张极度阴沉的脸他又不敢,他只要找梁路道:

“梁局,这件事其实是一件小事,没有必要搞那么大!唐俊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们县电力局万一……”

梁路冷冷的道:“县电力局还要听村支部书记铺排指挥吗?他让我们怎么干就怎么干?在电力局拍桌子的有几个人是村里来的?你去打听打听!”

梁路一句话,就把黄永刚给怼了,黄永刚没有办法,只好退了,梁路盯着他的背影,眼睛之中流露出难以捉摸的味儿……

“老孙啊,老孙,你还是太年轻了!别人没有一点能耐,敢在局里拍桌子?领导干部行为处事,不懂得看大局,不懂得退,只知道进,不吃亏能行?”他心中暗道。

对梁路来说,他也是有很多难言之隐的,几个副局长都有背景来历,跟他们布置工作有时候话都不能说重,电力局这个家终究还是梁路在当,硬是不听招呼的那还是要敲打,不敲打,不给点教训怎么行?

电力局这个班子还要不要团结,还要不要干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