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发飙!!/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姚昌辉喜欢爬山,老年人平常没事儿都喜欢锻炼,在烟草局上班早上他都是步行四公里的。可是中层干部我们的武勇科长一百八的体重,身高体胖,爬山实在是受罪。

但是没有办法,领导要爬山,他武勇能不跟着?所以听到黄土坪爬山,武勇就怕,又不敢表露,唐俊偏偏要拿他开涮,他恼火得很。

当然,毕竟只是开玩笑,现在工地几十台挖机齐头并进的开工,上山几乎不可能,姚昌辉还是兴致勃勃的看了工地,感觉也就是十多天没过来,变化翻天覆地。

唐俊道:“姚局,为了这两千亩烟草,我们可是豁出去了在干啊!挖掘机干一天都有台账记着呢,差不多一天就要几十万的消耗!

行了,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不说,咱们现在是合作共赢,为了共同的目标在努力。作为合作方的红鱼村是个穷村,条件差一些你们要多担待,我们共同提高好不好?”

唐俊一句共同提高,晚上吃饭的时候姚昌辉还真从车后备箱整了两瓶五粮液下来,唐俊,谷潇,王贤平,加上姚昌辉两个人,五个人两瓶就喝得精光。

唐俊说酒没喝好,姚昌辉再怎么也不拿酒了,看来在他的尺度中两瓶五粮液一千多块钱已经是极限了,再让他破费,对于抠门如姚昌辉来说那还不如拿刀子割他的肉。

喝了酒之后,谷潇和王贤平都回家了,姚昌辉给安排在医生家里住宿,武勇则是安排在和唐俊一起,陈淑霞家里多一间客房,刚好可以住宿。

等姚昌辉走了,武勇便放开了,平常一些不能说,不敢说的话现在都如同竹筒倒豆子似的向唐俊说了。

他已经醉了,喝酒了胆子大,没有什么不敢说的。

他对唐俊道:“唐俊,你是除了县一级领导之外,第一个让姚局吃饭自己拿酒的人,你能喝到姚局两瓶五粮液,就凭这一点我武勇就佩服你!”

唐俊道:“喝几瓶酒不算本事,关键是还有一百万没有到账,这都是姚局签字的,你能不能在中间发挥一点作用?督促一下你们财务尽快打款啊!

我这里一天要消耗几十万,说好了四百万一分都不能少呢!不能让马儿跑,还不给马儿吃草啊!”

武勇抓起电话便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一接通他就在电话里面喊:

“张主任,?妮玛红鱼村还有一百万你什么时候打款啊!今天我陪局长到红鱼村,唐书记直接用包谷烧把局长灌得不省人事,你道是为什么呢?因为他问一句话让局长答不上来,那就是欠的项目款怎么不给?

当时那个场景尴尬得很,你们这些做下属的怎么就不能给领导排忧解难呢?你当那一百万能够赖账还是咋的?

我告诉你,钱不到账,我们的烟种在人家的地盘上,你觉得咱们的烟能从黄土坪的山上拉下山?”

武勇一番牢骚,对方估计也犯怵了,当即表态道:

“行了,明天早上上班以后就打款,好不好?”

挂了电话,武勇对唐俊道:“听到了没有?我武勇在局里也不是完全没有面子,还是有点面子的好不好?我说的话有些人还是不敢不听,你知道吗?”

他顿了顿,又道:“明天早上那一百万肯定到你们村里的账上,没问题,知道吗?”

唐俊道:“好,你真是好伙伴,好兄弟!就冲你这么讲义气,下一次我绝对不提议再登山了,下一次我们上山直接开车上去!”

唐俊和武勇聊天侃地说到半夜,第二天姚昌辉起床之后找到了武勇,劈头盖脸的就道:

“你是怎么搞的?怎么那一百万让老张给付了?”

武勇昨天喝酒了干的事情?,今天酒醒之后就有点后悔了,现在被姚昌辉一骂,他立马就委顿了,道:

“我……我以为张主任会跟你汇报,昨天不是被唐俊架上了吗?不打电话不让我睡觉,我酒醉了又困得不行,就给张主任打了一个电话!”

姚昌辉脸色极度阴沉,大骂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要扣一百万在手上?这就是要督促唐俊认真干活儿,你信不信,只要你把钱给齐了,回头工期完成不了,你呀,当了这么多年的科长,这个道理不懂?”

武勇有些不服气,道:“唐俊这个人办事还是靠谱的,我觉得他还是能按期完成工期,应该没有问题!”

姚昌辉气得浑身发抖,还要再骂人,唐俊冷不丁的出现了,道:

“姚局,你别生气啊,你们履行合同这是多光荣的事情?我唐俊说话一口唾沫一颗钉,那肯定没有问题的!

这样吧,要不今天不走了,我带你去咱们水库弯里面转一转,顺便找村民买几条水库里的胖头鱼晚上我们炖鱼头汤喝!

关键是姚局你的五粮液还有,咱们还可以整点酒!”

姚昌辉脸色很尴尬,他怔怔好半天,道:“整酒可以,就咱们三个人整,喝酒要那么多人干什么?咱们三个人喝着不香吗?”

唐俊一下懵逼了,旋即哈哈大笑起来,他明白了,姚昌辉不舍得把就给谷潇和王贤平两人喝呢!我妮玛,堂堂局长,抠门能到姚昌辉这种程度,也实在是够奇葩了,真是大奇葩啊!

……

送走了姚昌辉,唐俊接下来要干的就是年前最后一件事了,那就是拜访电力局的领导,落实红鱼村电网改造的问题。

反正红鱼村的电网改造必须进行,因为明年还要建烤烟炉,那么多烟叶烤干需要用电,目前的这电力水平怎么行?

所以现在是多管齐下的发力,烟草局姚昌辉给电力局打了招呼,乡里钱朝阳给电力局打了报告,现在唐俊把黄永刚叫上,两人直接进城去拜访电力分管农电的副局长孙开军。

黄永刚开始,车上装了羊肉和猪肉,都是熏好的腊肉,路上黄永刚道:

“光搞这么一点土特产还是不好意思啊!孙局长这个人可是挺讲究的人,我看你们村里还是再备几条烟,这个见面礼才够意思!”

唐俊道:“老黄,我在红鱼村干支部书记你觉得我会不会缺烟抽,我告诉你,贾老五,陕加强他们给我送条条烟我绝对不收!

现在的问题不是几条烟的问题,而是电力局从上到下对这件事不重视,我们先和孙局接触一下,看一看局里的态度。

要不你真要拿烟,我给你五条烟,你能不能担保这件事一定能搞定?”

黄永刚立马闭嘴了,他熬了好大一会儿,才道:“你唐俊说话有时候还真让人没法反驳!行吧,我陪你去见孙局,就当陪太子读书!”

两人将车开到电力局的院子里面,好家伙,不愧是县里一等科局办,电力局的院子花团锦簇,茂林修竹,假山停榭真是好漂亮。

孙开军年龄五十岁左右,身形很瘦,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睛,给人一种很斯条慢理的感觉。

黄永刚见到他,那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看过电视剧的那些太监面对皇上,大抵就是这种情况,反正就是战战兢兢的,点头哈腰这个词形容贴切,恰就符合这个场景。

要说黄永刚在电力部门也是能人,在乡一级的站长中也是很能干的,为啥就这个姿态?仅此一点唐俊就知道孙开军可能不好对付。

果然,孙开军看了资料之后,将眼睛往下了拉了一下,目光通过眼镜上面看向唐俊,斯条慢理的道:

“唐俊是吧!县里对电网改造是有宏观规划的,一步步按部就班的来,没有什么所谓的特殊情况一说!你们红鱼村特殊,那其他的乡镇也有特殊情况,目前局里就这么多资源,我负责这件事就要一碗水端平,是不是?”

唐俊一听孙开军这话,心就有点凉了,这是什么屁话?这话还用孙开军说?明明就是拒绝了,?话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唐俊以前听过电老虎厉害,但是今天才见识到了对方的实力,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唐俊让乡里打了招呼,让姚昌辉找人打了招呼,现在还是一毛不拔啊!他什么意思?

不知为什么,唐俊平常是个情商很高的人,但是此时此刻他就是忍不住。

他站起身来道:“孙局,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这些套路你玩什么啊!当我们是凯子一样的玩儿么?”

唐俊这话一说,黄永刚脸色瞬间大变,我的天,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话是从唐俊嘴里说出来呢?唐俊你大小是个支部书记,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怎么还有这么冲的脾气?

官场之上,?行为处事得十分圆融,唐俊这是圆融吗?一言不合直接开骂,直接和孙局叫板,我的乖乖,黄永刚真是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唐俊会这么干,打死他也不会陪同唐俊来跑这个事儿。

而孙开军也懵逼了,他在副局长位置上干了这么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多了,但是像唐俊这么暴脾气的人他还是第一见。

说句实在话,他很意外,以至于都忘记自己该怎么应付这个场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