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买车了?/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顿酒,唐俊喝得闷得很,倒不是因为陈林彬在一旁高谈阔论,指点江山,而是喝起来就没完没了,他现在有多少事情要办啊,村里同时开工的工地就有四个。

四个工地,加上正在搭建的砂厂有五个工地,每一个工地每天有多少事情需要找唐俊协调的?别的工地不说,就说大面山通往平台山的这一条路,路线勘测是边修边勘测,修路经过的地方需要占老百姓山林田地的,这都是要有相应补偿的。

但凡涉及到需要协调老百姓关系问题的事情,唐俊必须亲自主抓,为什么呢?因为干群关系在基层是重点,如果一个村委会班子搞不好干群关系,那脱贫致富,搞经济建设就是空谈。

村委会的班子要有领导力,要有权威性,要能够让老百姓信任,这是非常重要的。老百姓也有从众的心理,村里决定的项目如果大家都支持,很多人也会从众都支持,那样万众一心,干事情就事倍功半。

如果班子没有公信力,不管村里做什么决策老百姓下意识的就怀疑,村里的工作就难以推进。唐俊在村里干了这么久,对这一点太有经验了。

杜祖学当初为什么在村里很多事情干不下去了,就是因为在一部分老百姓的心中,杜祖学就是个贪官,不管杜祖学干什么事情,老百姓下意识的都会觉得杜祖学那是自己想捞钱。

在这样的气氛之下,红鱼村村委会的工作真的难开展,其实客观的说杜祖学也是想干事情的,比如他卖了五组的山林之后,得到的那些钱他没有分给村民,但也没有进自己的腰包,而是他把钱都投入给二组修桥了。

二组的两个石拱桥就是村里自己筹备的资金修起来的,但是老百姓不买账,觉得他修桥那也是替杜平搞业务,因为他儿子杜平就是开农用车的,修桥需要的石材,水泥,钢筋那都是他儿子的车拉的嘛!

总之一句话,唐俊总结的基层工作经验就是要搞好干群关系,而要搞好关系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心中无私路自宽。

因此唐俊在村里忙得团团转,?很多时候他就是忙于沟通,他必须及时了解老百姓的想法,急群众所急,想群众所想,如果做不到那一点,他觉得自己这个支部书记可能难有作为。

陈林彬今天是酒宴的主角,他微醺醉意了,端着酒杯对唐俊道:“唐俊,作为黄土坪本乡本土的人,我真的感谢你为我们黄土坪干了这么多事,红鱼村的老百姓是幸福的,哈哈!”

他哈哈一笑,唐俊不说话,因为看陈林彬这架势他就知道后面有“但是”的转折。

果然陈林彬笑过之后,道:“但是……你还是不了解我们黄土坪,我们黄土坪的优势不是有几亩地,我们的视线不能放在种地上面,也不能放在简单的要致富先修路上面,那样的视野太狭窄了……”

陈林彬指点江山,颇有一股要干大事的气度,然后便大谈黄土坪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说什么菩萨洞啊?,里面有一尊钟乳石天然形成的菩萨相,在解放前的时候很多老百姓生病了,就进菩萨洞朝拜,结果大病得以痊愈。

又说什么黄土坪还有千年古木多少珠,其中他万斤庄就还有五棵千年的古银杏树,另外,万斤庄还有云海,竹林,还有土家吊脚楼。

总之一句话,黄土坪要发展,就要在旅游上下功夫,要真正的脱贫致富,就应该要招商引资找到金主,然后把黄土坪的旅游潜力给开发出来。

然后他又扯到了大老板刘道军,说自己和刘道军那是怎么熟悉,拜把子兄弟云云。

唐俊一听陈林彬洋洋洒洒说这么多,他能说什么呢?只能点头道:

“老陈,以后我要多向你学习啊,我衷心希望你这条路能够走畅通,因为只有这样,我们黄土坪才真正能够富起来!”

唐俊嘴上这样说,心中却想搞旅游开发那是一句话的事情吗?尤其是在这深山老林里面,黄土坪离雍平县城都有一百多公里,这么偏远的地方人流从哪里引进来?

还有黄土坪的特色菩萨洞,吊脚楼这算什么特色呢?雍平本就是少数民族的聚集地,哪个乡镇没有吊脚楼,至于菩萨洞那不过也就是个名字。

在雍平这个地方多山,而且多空山,山洞不知道有多少。就别说雍平了,放眼全国各种溶洞也不计其数,就算是旅游胜地张家界那种地方,溶洞旅游都不那么好使了,更何况是在黄土坪?

当然,唐俊不能说这些话,因为陈林彬固然是眉飞色舞,踌躇满志,马建国和钱朝阳今天也是兴致极高,唐俊没有必要扫兴。

另外,唐俊实在是忙得很,他自己一亩三分地的事情都已经够他应付了,他哪里有功夫去帮忙论证千金庄旅游项目究竟行不行?

所以这顿饭对他来说吃得很应付,吃饭之后他还要去找张华,张华心情自然不爽,但是对唐俊也表示理解,他道:

“行了,明年你准备打硬仗吧!陈林彬这个牛皮吹得响亮,估计书记和乡长都被他绕进去了,这个人心机深沉啊,在此之前他来乡里刷了一波存在感,其实就是来堵乡里的口呢!”

唐俊之前就听过陈林彬的名字,一来是陈林彬担任村里支部书记,另外也是因为陈林彬自己回乡创业致富的故事在黄土坪有点名气。

其实陈林彬回乡创业不管是搞养殖也好,还是搞果树也要,他真正赚了多少钱呢?他的金地公司优质养殖户的名头,那也是因为金地公司和陈林彬双方都需要包装,双方一拍即合的产物。

应该说作为回乡创业的大学生,陈林彬搞到这么大的名气不容易,但是包装有些过度之后,实际上给人的感觉就是做事不扎实,有点飘!

唐俊通过今天的饭局他把这个当然看得透透的,但是他还是听张华又说了一遍,他也没发表什么意见,只是道:

“张乡长,你放心,我那里私藏了一瓶酱香,另外还有一只猪蹄给你留着,等过几天我给你打电话,咱们好好聚一下!

明天后天肯定没有时间,我得盯平台山的工地!”

唐俊从张华办公室出来,又立马去找陈辉,没办法,唐俊现在要跑的地方太多了,两条腿肯定是没办法跑,请车的话进城还说得过去,就在乡里跑那哪里行?

他一个村支部书记配专车,这要传出去他还不被唾沫星子淹死?所以他考虑再三,还是下定决心买一台摩托车。

他就这个事情给钱朝阳汇报了,钱朝阳道:

“这个你不用从村里拿钱,乡里给你在工资之外补助了交通费每个月五百,一年有六千,你买个摩托车够了!”

唐俊上了半年班,自己积攒了有六千多块钱,另外,唐俊在外面打工三年,还攒了三万块钱,所以买个摩托车问题不大。

只是唐俊自己的钱现在还在股票账户上,他买的股票还在蹭蹭的涨呢,他暂时也不想取出来,但是摩托车又急需……

好在陈辉的弟弟陈成就是开车行的,一听唐俊要买车,他道:“车可以先骑上,钱的事情明年上半年我都可以不问你,下半年你给我就行!”

小伙子干事儿也实诚,唐俊也就花了六千多买了一款钱江150,到派出所直接找朱所长上牌一应办妥,回去已经到晚上十点多了。

谷潇和王贤平两人还在家里等着他呢,两人今天跟在工地上一天,很多事情都要向唐俊汇报。

“唐书记回来了,陈淑霞,给整点菜,我们喝点!”覃海波给老婆发号施令。

陈淑霞又临时炒了一个腊肉,炸了一点花生米,覃海波又拿了自己的酒坛子出来,几人边喝酒边聊工作。

“现在的问题是工期难,路都勘测完成了,但是一个工地最多只能有四台挖掘机,十多公里路,四台挖掘机得两个月才能出毛路……”谷潇给唐俊看红鱼村的草图,说平台山公路的事情。

唐俊皱了皱眉头,道:

“这肯定不行,八台都不行,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就是让贾老五先把四组的路停一下,把挖掘机都积攒到一起,把平台山的公路一定要想办法抢通。

第二个办法就是从外面找挖掘机,我要求在平台山工地上的挖掘机至少十台以上,没有那个数字我们的毛路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畅通!”

唐俊十分果断的道,谷潇脸就有些苦,道:“这个事情我可不敢去操作,四组覃佐波天天就说工期慢了,我倘若还抽走挖机,他肯定又要在村里闹,所以书记这事儿还得你说……”

唐俊道:“这不用我们说,让贾老五去协调!四组的路不是有好多地方需要爆破吗?让他先爆破嘛,爆破几天,这边的工地不就有空档了吗?

这些工程协调的问题,关键还是让邓开明,贾老五他们自己内部要协调好,我们作为业主单位只需要搞好宏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