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竟然是她?/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终于看到了久违的草甸子,唐俊掏出手机果然看到了信号,然后就是“滴”、“滴”的各种短信的声音,唐俊看到了至少几十个未接来电。

他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然后将身上的女孩放下,道:

“好了,找个地方休整,很快救援的人就来了!”

原来昨天晚上连夜钱朝阳就带着队伍上山了,几百人围着梯田转呢,他们都清楚出事的地方应该是在北边,但是天黑路险,他们也不敢冒险呢!

钱朝阳决定一切救援等到天亮了在行动,而天亮之后唐俊的手机就打过去了,很快救援的人就往这边赶过来了。

唐俊笑了笑,道:“好了,你们三天三天在平台山走失,现在终于得救了!为了救你们我们黄土坪乡几乎是全员行动。多余的话我不说了,只希望你们以后的人生中做事情能够更稳妥一些,为自己的人身安全负责,同时也要对社会和ZF负责……”

大家依旧沉默,领头的中年人想说什么,但是欲言又止。实际上这个时候大家连动一根手指头都困难了,几乎都瘫在了地上。

唐俊瘪了瘪嘴,这时候他已经看到了彭大带着村里的一帮青壮赶了过来,他们看到了唐俊,纷纷的喊唐书记。

唐俊道:“多余的话不说了,赶快救人!有担架的先用担架,没有担架的再等后续的担架过来!”

人到了,气氛就一下就缓和了,伤情最严重的就是唐俊背的那个女孩,彭大将她扶上医用担架,正要抬走呢,女孩忽然冲着唐俊喊了一声:

“唐俊!”

“啊?”

唐俊倏然一惊,瞪大眼睛盯着对方,他走到担架旁边,道:“你……你认得我?”

女孩将脸上的围巾扯下来,唐俊直接懵逼,这……这……这女人赫然是司楠?唐俊有一种荒谬的感觉,司楠不是金地公司的董事长么?一天牛逼哄哄的,怎么这么忙碌的董事长竟然摇身一变成了户外探险的发烧友了?

瞧这女人,嘴巴都干枯了,双眼布满了血丝,尤其是她的那双手,虽然戴着手套,看着那被冻成了冰棍的样子唐俊都觉得疼。

“你呀,你呀!不说了,先抬下去养伤,等养好了伤回头再说!”唐俊摆摆手,示意让彭大几人把人抬走下山。

司楠终究没说话,躺在担架上闭上了眼睛,任由救援队将她送下山。

山下早就有救护车严阵以待,下山之后直接上救护车急救,然后送县人民医院,唐俊下山的时候,钱朝阳和马建国都没有走,县里旅游局有领导在,ZF还有一位副县长也都在。

钱朝阳上来抓住唐俊的手,道:“你胆子不小啊,敢一个人就去金湾峡谷!”

唐俊这才知道平台山草甸子往北走的那一片峡谷的名字叫“金湾”,当地湘北人有“宁伴豺狼虎豹,不愿金湾一走”的谚语,这足以说明这个地方十分险要,人迹罕至,常人难以穿越。

唐俊所谓的金湾之行也堪堪才到金湾的边上,如果他继续沿着河往上走,可以遇到有十几丈高的峭壁,司楠的腿就是在峭壁上一不小心失足摔下来被摔伤的,当时的情形是很恐怖可怕的。

唐俊遇到司楠他们一行的时候,差不多这帮人都被耗尽力气了,那个时候言语啥的都没有任何意义了,大家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走到安全的地方,那才有活路。

唐俊道:“书记,我当时没有多想,我身边带着狗呢,有狗领路!”

钱朝阳没有说什么,只是狠狠的瞪了唐俊一眼,道:“你这么玩命,下一次一旦遭遇危险怎么办?你回头认真写一封检查交给我,内容要深刻!”

唐俊道:“那要不要村里安排接待?”

钱朝阳摆摆手道:“你接待什么?你们三个组都在热火朝天的干工程,你稍微休息之后姚昌辉那边你要给我盯住了,救援的事情过了,但是工作却更重要!”

唐俊也实在是没有力气了,他甚至都没有送钱朝阳,直接去了自己的住处,洗了一个热水澡然后倒头便睡,一觉醒来天色竟然又黑了。

他起床之后,覃海波站在门口冲着他咧嘴傻笑,唐俊道:

“覃哥,你怎么回事啊!一个人待在外面?”

覃海波吐了吐舌头,道:“被婆娘赶出来了,咱们干脆喝酒去?”

唐俊愣了一下,从门口瞅了一眼陈淑霞的客厅,原来陈淑霞正在跟秋秋还有钱磊说话辅导呢!陈淑霞以前干过幼师,对幼儿教育这一套相当熟悉,钱磊住过来之后,她每天都给两个孩子上课。

客厅覃海波要抽烟,那自然不能让他待,这才有了这委屈的一幕。

厨房在一楼,陈淑霞已经给唐俊准备好了饭菜,覃海波变戏法似的搞来一瓶酒,两人推杯换盏的便喝了几杯。

极度疲劳之后,畅快的休息了大半天,然后两杯酒下肚了,唐俊立刻满血复活了!借着酒劲他就给邓开明,陕加强还有贾老五等人打电话,让他们连夜赶到红鱼村开会。

这三个人那简直是把唐俊当是菩萨呢,唐俊主动给他们打电话,那他们还不屁颠屁颠的跑得欢?不仅是他们,像龚华,邓华平这些小的工程老板听到了消息也都闻风而动,都奔向陈淑霞家里来了。

因为唐俊电话有一句话,让他们三人把乡里搞工程的人能叫的都叫过来,红鱼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们商量。

这几年黄土坪基建萎缩,搞工程的日子不好过,关键是最近买工程机械的人多,竞争也激烈。现在红鱼村,唐俊当了书记之后,短短几个月已经上马了几百万的工程项目了,所以红鱼村成了工程老板最关注的香饽饽了。

唐俊又给谷潇和王贤平打了电话,谷潇和王贤平过来看到人一多,这里根本坐不了那么多人,临时把会议调整到邓开灯的家里。

“唐书记,邓开灯家里刚刚砌的屋子,堂屋敞亮得很,我们去他家里开会才容得了这么多人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