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章 张华不干了!/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德华一行离开红鱼村的第二天,唐俊就立马召开村民大会,将四组和五组的村民召集到了一起,?经过了一天的协商,终于把通向四组公路需要占的山林协调问题给解决了。

解决了这个问题,四组的老百姓心中都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因为这意味着四组修路的问题最后一块拦路虎给突破了,接下来就是招标动工了。

按照覃佐波提出的那个计划,村里不需要花太多钱,而村里的账上现在也的确有钱,这不闻风而动的老板们那是各显神通啊。

放眼整个黄土坪乡,能够有实力接手这条路的老板不多,邓开明算一个,另外就是陕加强也勉强能接,但是陕加强一个人的实力还有些不够,但这小子很精明,他把红鱼村的邓华平拉拢到一起,两人合伙也想竞标。

另外一个有实力的人就只剩贾老五了,但是贾老五现在根本就没有资格碰红鱼村的项目,上一次他不服气闹事,还在红鱼村打了人,结果唐俊硬是要求公安把他拘留了十多天。

通过那一次之后,黄土坪乡的那些小混混都明白了红鱼村唐俊真不好惹,所以红鱼村后续的工程项目方面就再也没有出现什么乱子了。

邓开明给唐俊送烟送酒,唐俊就一一拒绝,下面有人就给他出点子,道:“邓总,红鱼村那么大的工程项目,这一次说是要公开招标,怎么说这也是一笔大买卖,你送唐书记烟酒人家不要,你为什么不直接给人家一点实惠的?”

“你什么意思?”邓开明皱眉道。

“也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可以直接送点那个啥,送个信封也可以嘛!”

邓开明勃然道:“你真是扯淡,烟酒都不收的人,你直接送信封?你是让我从此断这门生意吗?”

邓开明心中无比的烦躁,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工程,从来没有遇到过想唐俊这种干部,关键是他摸不到唐俊的脾气啊,不知道怎么才能符合唐俊的心意。

和邓开明有同样苦恼的是陕加强,但是陕加强有另外的办法,他不去主动找唐俊,而是去找张红,他和张红关系好,见到张红苦逼兮兮的道:

“张所,您虽然没有在咱们黄土坪干了,但是咱们这些黄土坪的老兄弟您可不能丢哇!我知道您和黄土坪唐俊书记关系匪浅,这一次还要求你帮我说几句话,回头等唐俊书记在县城的时候,借您的面子,我们一起吃顿饭可不可以?”

张红冷笑一声,道:“你啊,你就是鬼点子多!还有,黄土坪的唐俊书记,这是什么话?黄土坪现在的党委书记是钱朝阳,你这么说话很有歧义,知道吗?”

“知道,知道!但是对唐俊书记我是打心眼里佩服的!老百姓也都服他,所以我是非常诚恳的想和他做生意……”

陕加强那是巧如簧舌啊,张红被他缠得没办法,只好答应下一次等唐俊到县城之后大家一起吃饭,然后再说一下红鱼村的工程……

……

武德,王传林回到家里就看到了姐姐王传秀竟然来做客了,他讶然道:“姐,你怎么能走得开啊,家里有老人,还有姐夫身子骨儿又不好,你……”

王传秀叹了一口气,一看就是愁容满脸,王传林瞟了一眼自己的老婆,想问问情况,他老婆直接扭头装作没看见。

王传林换了鞋子坐在了沙发上,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你慢慢说,我听着!但是有一点啊,你如果托请我替人办事那是不行的!违规违纪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碰的!”

王传秀道:“什么违规违纪?就是家里的事情!张华这娃撂挑子不干了,说是不想当公务员了,要出去下海,可愁坏我和你姐夫了!

本来想跟你打电话说,又怕让这娃听到回头闹,这不,我只好跑一趟!儿大不由娘,这娃也不听我的,我们一家子能治到他的人也就只有你……”

王传林一听是张华的事儿,他将桌子狠劲的拍了一下,道:“这小子还反了天了?撂挑子不干了?他是想当逃兵还是怎么着?”

“姐,你不要慌,我马上给他打电话,让他立刻来武德,我给你好好治一治他!”王传林就要拿手机打电话,他老婆一把把手机抢过来道:

“你就只知道朝着孩子撒威风,上一次华华专门来找你来了,当时你逮着他就是一番臭骂,你都没有了解情况,怎么知道孩子是当逃兵呢?

我跟你将王传林,没有你这么对自家娃的!下面基层的事情是很复杂的,华华年纪小,受人欺负很正常,你要真为他好,就教他一些东西,而不是见面就骂人!

骂人能解决问题吗?你这么骂人只能让孩子产生逆反心理,这不孩子撂挑子不干了,铁了心要下海去!”

王传林被老婆这一说,他便觉得气短,语气放缓道:“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得打个电话啊!我就了解情况也要当面沟通才可以,是不是?”

他老婆道:“我已经打电话了,让华华过来一趟!我跟你讲啊,如果这一次你有骂人,训人,我可不依啊!”

王传林将手机往桌上一摔,道:“你们这些宠娃的蠢女人,跟你们没法交流!”

王传林说完站起身来就走。

“你去哪里啊!”

“书房,待会儿如果张华来了,让他直接来书房见我!”

“你不吃饭吗?”

“不吃了,你们吃吧!气都被气饱了……”

张华其实人已经到武德了,但是他实在是没有勇气来见王传林,现在的张华内心可以说非常的痛苦。

黄土坪的谣言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告密者,但实际上他真的没有干那个事儿啊!

这个事情没法解释,黄泥巴掉进裤裆里啊,他觉得自己被窦娥还冤。但是他找谁去解决这个问题?他实在是备受煎熬,待不住了,在黄土坪待一天他都度日如年。

还有更严重的一点,那就是如果这个事情不解决好,他在雍平官场上都不好混了,毕竟谁对一个喜欢背后捅刀子的人都会心生戒备的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