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要发展马头羊!/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钱朝阳主持开党委会议,在会上关于红鱼村这一次募资修路的事情被他作为典型给大家做了通报和介绍,应该说这不是钱朝阳特意的炫耀,而是红鱼村自唐俊接手担任村支部书记之后,无论是精神面貌,还是村里发展态势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乡一级党委班子用人得当,钱朝阳当初顶着压力用唐俊的时候,乡里在某个小范围内还是有些保留意见的,钱朝阳对那些都很清楚,但是当时的情况很微妙,他没有太多选择的机会。

实际上他决定用唐俊,就是一步险棋,他自己也很担心,怕唐俊太年轻捅篓子,惹事情,但是现在看来,他这一步险棋成功了,唐俊在红鱼村支部书记的位子上干得很好,这一次在全乡出彩了。

马建国道:“这个唐俊,不愧是在外面干了几年销售的人,见过大世面,做事便有办法、有格局,红鱼村的成功经验别的地方没有办法借鉴,但是这种精神可以!”

马建国刚刚结束休假,党员干部每年都能休假几天,但是一般党政一把手工作太忙,大多数时候这个假期是没用上的。

马建国这一次与其说是休假,还不如说是在调动之前找个机会放松一下,他也不是圣人,这么多年一直都拧紧了发条,马上要调动了,当然会有放松的冲动……

钱朝阳道:“但是各位同志啊,现在我们乡里的形势还是比较严峻,第一个问题,现在金地找我们打官司是一波接着一波,刚刚结束的官司我们输了,第二波又来了……我现在为了这个事情焦头烂额。

第二个事儿我们黄土坪中学教学楼,操场,学生宿舍楼,教师宿舍楼的综合改造工程,这个工程目前已经可以立项,但是进度十分关键。

这关乎我们黄土坪的教育问题,工程必须要迅速,同志们啊,今年我们已经失去了好几个项目了,这个项目要专人负责联络,老马,你把这个担子挑起来可不可以?”

钱朝阳直接让马建国负责学校改造的工程联络应该说是正常的,因为这本来就是ZF的工作,只是目前这个情况下,马建国要调动的公示都要出来了,他的心思还有几分在黄土坪呢?

马建国喝了一口茶,道:“书记,这个项目还是交给张华负责吧!反正这个项目是县教育局主导的,我们不参与招标,只负责配合拆迁,另外搞好后勤支援。

明天我下县城带张华乡长一起到教育局开个办公会,应该这个事儿就能定!”

马建国这么说,钱朝阳心中当然明白其意思,他也不指望马建国,但是目前班子里除了唐建平,陈季是年纪略微大一点的之外,还有徐连杰副书记,以及张华副乡长。

应该说现在黄土坪乡长的人选上面也还没有定,从竞争的角度来说,徐连杰和张华也都想要争一争,在这种情况下,钱朝阳想用人就不好用,一碗水不好端平啊。

“那这样,张华,你把这个担子挑起来吧,千万千万要把握好,不要出乱子!”钱朝阳顺水推舟。

其实他的中意之人就是张华,因为张华在社会上的关系比较广泛,另外,张华背后的关系比较扎实,至少在县里的层面上,张华的关系还是挺管用的呢!

而张华呢,忽然被书记委以重任,他感到颇为受宠若惊,要知道不久之前书记还对他严肃批评过呢,自那次之后,他心中一直就有疙瘩,觉得自己可能在黄土坪有点待不下去了。

没有想到这件事过去没多久,书记便不计前嫌,有给他肩膀上加了担子,这让他信心陡然增强了,另外,红鱼村的唐俊那边,现在他对其观感也有了变化,心态方面便不再像之前那么躁了,觉得黄土坪待一年也没有什么。

……

红鱼村,工地上热火朝天,二组全体村民被组长谷中松组织得很好,大家轮流负责工地监工,一天工作结束之后,乡里的专家组,谷中松还有王贤平一起会开会搞个总结。

总结的目的一是回顾今天一天的施工存在的问题,核心重点还是要为第二天施工要制定出方案来!挖掘机修路,施工方案是非常关键的。

因为条件有限,村里没有办法组织专家来制定施工方案,唐俊只能请邓开明?,陕加强另外还有村里的谷中松他们自己组织成一个土专家团队,应该说效果还蛮好,施工的速度还挺快。

为了让邓开明他们不要拖工期,唐俊还专门跟他们一起吃了饭,在饭桌上他道:

“邓老板,?陕老板,你要相信我们红鱼村的工作能力,我这么跟你们说吧!目前我们大面山的这条路只是小试牛刀,很快我们四组就有一条四米五的标准路基的工程!

还有,我们平台山一定会开发,开发平台山那是十几公里的路基,还有几千亩土地,另外我们红鱼水库每年枯水季节清淤的工程也比较大,也是需要挖掘机工程队的。

未来我们还要进行村部建设,学校建设等等这些事情,这都是在规划之中的,也就在这几年要干起来!

所以你们要做的恰恰是赶工期,以后你们经营挖掘机的思路要从根子上改变了,不能搞过去那一套高利润的做法了,而是应该要为客户考虑,以服务来换取市场……”

唐俊这么一说,意思很明确,那就是如果邓开明能够好好干,那以后红鱼村的项目他们就能一直干下去,要不然这年头挖掘机也多,唐俊还真不缺干活的人。

邓开明也好,?还是陕加强也罢,他们都是跑江湖成了精的人,这么多年以来,他们能不知道利害关系?这年头搞工程的如果不能和ZF搞好关系,那就别想混到饭吃。

现在唐俊是什么存在?他可不止是红鱼村的支部书记那么简单,他的背后还有钱朝阳,如果唐俊要打压某一方工程队伍,可能整个黄土坪以后的工程都落不到这一方队伍之上,这就是残酷的事实。

所以贾老五基本上完蛋了,邓开明能不能够继续巩固自己的实力,那就要看他能不能把眼下的这个工程做好了。

所以在工程上,大家都比较同心协力,因此大面山的工程每一天都是不同的模样。

而四组这边却遇到了麻烦,核心关键还是征地的难题,四组的路要从红鱼水库的四周环绕,需要占五组的山林和山地。

五组是红鱼村最缺土地的组,因为当年修水库把五组的水田,旱地占得太多了,搞得五组现在最穷,因为耕地少,茶叶产业也没有办法做,要不然彭大也不会去放羊了?。

彭大可以放羊,五组其他的户怎么放羊呢?所以毫不夸张的说,红鱼村最贫困的就是五组,五组本来就没有山林旱地,现在修路还要征他们的山林,这势必十分困难。

“村里可以给补偿,按照农村集体土地的方式给补偿嘛!”唐俊道。

“书记,这怎么可能?如果按照国家征地的标准,一亩地得补三万多块钱,我们初初算了一下,占地得五十多亩,光这一项的补偿就得一百五十万,那这条路还怎么能修?”王贤平道。

四组组长覃佐波也急得如同热窝上的蚂蚁,他道:

“我们愿意和五组用山林换山林,但是他们不干,主要是彭家人不干,我们的山林在水库里面,路途太远,他们的山林就在家的旁边,以地换地也没有办法换啊!”

唐俊皱起了眉头,对这件事也实在感觉到棘手,目前五组的公益林补偿款都还没有分下去呢!五组的几家人还在闹,各执一词,谁也不退让。

他们的组内部尚且有那么多矛盾,更何况是现在四组要占他们的林地?

“哼,?五组的人就是那个素质,一个个都是不顾大局,斤斤计较的!对付这样的人,只能让乡里出面,用强制办法执行征地,要不然我们四组那么大一块地方不修路了吗?”钟小燕道,听她的口吻,显然对五组的状况很不满。

唐俊道:“小燕,注意你的措辞!”

唐俊心中明白,五组人之所以难对付,?核心关键还是因为穷,太穷了,如果他们不斤斤计较,可能一年到头还要饿肚子。

唐俊想了一下,觉得这个事情还得自己亲自出面,当即他道:

“这样吧,王叔,你发个通知,通知五组今天我们开个会!会议主要是两个议题,第一个议题是关于林业款的分发办法,第二个议题,是关于我们五组发展马头羊产业的相关政策,争取让大家都参加,会议非常的重要!”

王贤平听唐俊这么说,觉得有些发懵,心想发展马头羊产业哪里那么容易?要知道平台山那个地方,徒步走上去得好几个小时呢,五组也就彭大身子骨儿精壮,能够每天一来一回走一趟,其他各户哪里有那个本事呢?

再说了,养殖业可是需要技术的?,彭大摸索了这么多年,养羊技术方面也还没有完全过关呢!在这种情况下,村里如果发展马头羊产业,技术支持从哪里获得呢?

说句实在话,王贤平和谷潇对这个都不看好,老百姓可不是傻瓜,尤其对五组的老百姓来说,他们也想要致富啊,但是没有门路怎么办?

唐俊看出了几人的心思,但是他也不说破,心中想老百姓过日子究竟图的是什么呢?说一千,道一万,大家都还是图的一个念想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