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死个明白?/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去年谈了一个项目,是关于市龙头茶叶公司金石绿叶要在乡里建厂的项目,突然泡汤了!地都规划好了!突然就没了……今天我到县委汇报,没有见到陈书记,去zf被平原县长狠狠的批评了一顿……”

钱朝阳和唐俊说了乡里最近的不顺事,看得出来,言辞之中他显得很消沉,现在这个世道,当好基层干部真的很难很难。

钱朝阳从机关下去的,在基层的根基并不扎实,前半年一直受班子团结问题的困扰,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新问题又来了。

马建国身在曹营心在汉,一心只想调动的事情,?乡里的担子都压在钱朝阳身上。唐建平和陈季这两个人斗志又不强,另外张华的状态可以说极差,心态完全失衡。

钱朝阳在乡里面临无人可用的情况,这也确实是造成了很多的困难……

“我感觉这么下去可能要出事!”钱朝阳道,他看了一眼唐俊:“你村里的事情,现在一时也没有什么定论,我觉得还是去拜访丁主席吧,听听他怎么说!

对了,我听说你今天拉了很多腊肉进城,我家里你就不用送了,经费还是要节约,毕竟村里现在也比较困难!”

唐俊道:“再困难也差不了那么几块钱,那就是一点心意礼数,我请客,丁主席付钱现在不是已经闹成了一个笑话吗?以后这种笑话还是不能闹了!”

唐俊觉得钱朝阳状态不好,所以他没有久留,而是草草就告辞了。

告辞之后,他想着明天去见丁德华主席,但是他想了一下,明天丁主席上班,有些话可能还不好问,自己干嘛不今天去呢?

想到这里他就给丁德华打电话,丁德华道:

“小唐,你匆匆的进城,是不是又遇到什么麻烦了?”

唐俊道:“丁主席,现在外面都在疯传,说我请客,主席付钱,这不我这一次进城就学乖了,特意给您带了一点山里的土特产,东西不值钱,但是礼数绝对恭敬,怎么着也不能让别人再笑话啊,是不是?”

丁德华哈哈一笑,道:“那你过来吧!我在幸福小区!”

唐俊回去拿了东西,打车直奔幸福小区。

幸福是老小区了,属于四层的那种房子,第一层会有一个小院,有一边是朝向河的方向,丁德华就住在第三间。

家里环境很不错,干净整洁,丁德华坐在一张棋盘前面,手中握着黑白子,整个人一动不动,宛若老僧入定似的。

唐俊将东西放好,对丁德华的老婆余敏娥道:“婶儿,就是一点高山的土特产,是我们高山人的一点心意!”

丁德华的老婆是医院医生,刚刚退休,她上下打量唐俊,心想这年轻人以前没有见过啊,怎么老丁还让他来家里了,还带了礼物过来?

她心中有些疑虑,却不表现在脸上,只是冲着唐俊笑。

丁德华冲着唐俊招招手道:“过来坐吧,你会不会下棋啊!”

丁德华说罢,冲着老婆一笑,道:“都说了是一点高山土特产,又不是什么重礼,你该收就收下吧!”

余敏娥非常尴尬,忍不住瞪了丁德华一眼,不过她心中也明白,丁德华不是一个不知道分寸的人,他能这么说话,就说明这年轻小伙不是外人。

余敏娥收了东西,然后给唐俊泡了一杯茶,端过去的时候唐俊已经和丁德华在下棋了。

丁德华棋瘾重,每天晚上一个人拿着棋子都能闷好久,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了对手,当即眼睛睁大得像铜铃,那精气神一点也不像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人。

唐俊的确学过围棋,但是久疏战阵,而丁德华则是真正的县域高手,如果是唐俊在心态极其好的情况下,应该还能和丁德华你来我往的战几局,但是现在他心里有事,根本静不下来,这家伙直接是被对方痛下杀手,杀得是丢盔弃甲。

下了两盘,唐俊都输了,丁德华道:“年轻人心思沉不住啊!说说吧,是什么事情啊?”

唐俊便把烟草局的事情给丁德华做了一个汇报,丁德华皱皱眉头,淡淡笑了笑,道:“这个事情也不能怪你们,真要怪可能还得怪我!

这年头打招呼不那么好打啊!尤其是一些敏感的单位,敏感的项目!有的人想干点事情,但是也总有人看不得别人干事,所以,要做点事情不容易,不如意者十之八九!”

唐俊一听丁德华这么说,就不好怎么问了,因为从丁德华的口吻来看,应该这里面还牵扯到他那个层面,或者说县一级层面的一些事情。

唐俊现在还触摸不到那个层面,所以也不知道上面神仙打架,究竟有些什么门道。

丁德华说了一句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就这一句话,唐俊也知道意思了!烟草局的事情丁德华肯定不会再打招呼,政协扶贫的工作,应该要另外从长计议了。

唐俊心情搞得很沉重,但是面上却不表现出来,而是认真的把村里现在的情况给丁德华做了一个汇报!他道:

“本来是指望来一笔款子,能够把村里的项目给盘活,这样一来老百姓也就有了盼头,但是现在看来遇到了困难!可能得想另外的办法!”

丁德华道:“世界上哪里有一帆风顺的事情?你觉得现在有困难,我告诉你,以后你面临的困难可能更大!脱贫致富,这哪里只是你工作的困难?这是国家的困难,人民的困难!

你的想法很好,场子也铺得开,但是能不能够把这些愿景都实现,那就是你努力奋斗的方向了!”

唐俊从丁德华家里出来,心情很复杂,他想着自己走马上任这近一个月之内干的事情,老实说就在今天之前他都是很满意,甚至是很得意的。

但是就今天,他忽然觉得自己干的那些事情其实太寻常普通,甚至可以说不值得多提,说起来唐俊搞这些工作,铺这么大的场面,?都是源于一个灵机一动的点子。

唐俊搭了了一个空中楼阁出来,而要让这个空中楼阁落地,?必须得依靠烟草这个项目,实际上就是把希望寄托在一件事情上面?,这样的事情本来就充满了偶然性,现在突然难以运转那也并不意外。

只是现在唐俊是真的陷入被动境地了,村里的事情怎么办?能不能够找到替代的方案呢?

唐俊回家之后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第二天清早,唐建平给他打电话,唐俊道:

“唐主席,我昨天晚上想了一下,烟草局我们暂时不去,但是我想去拜访一下工商联尤主席……”

唐建平道:“那也行,你先去忙活,我这边书记给我安排有其他的事情!哎,最近一段时间我们乡真是诸事不顺,书记现在也搞得焦头烂额!”

唐俊挂了电话,做了一次深呼吸,心想:“现在就算有再多的困难,那也不会比最初更难了!”

唐俊想到了这一点,心态略微缓和了一些,当即又备了东西去见尤道全。

尤道全是工商联的主席,又是政协副主席,平常不坐班,唐俊见到他的时候,他在茶楼喝茶呢!所有茶楼,雍平的茶楼主要的职能就是打牌,尤道全好的就是那一口。

唐俊过去之后,尤道全道:“小唐,昨天你能陪主席下棋,今天我们三缺一,你自己看能不能表现一下?”

唐俊苦着脸道:“尤主席,你看我这情况是个有打牌心情的人吗?再说了,就算是陪领导玩,那我也得会才行,打牌这个行当我真不会,让我临时抱佛脚也不可能呀!”

尤道全给唐俊叫了一杯红茶,凑到他身前,道:“烟草局的那个事儿啊,估计要另外想办法了!政协这边丁主席专门开会研究了你们的村的事儿,主席还是很上心的,我们也在想办法!

这样,下个星期我搞一次工商联的下乡扶贫,回头我会带一彪人过去,你安排一下接待。但是我丑话说到前面,能有多大的成绩我不能担保,这个你们想一想办法,这年头能够有办法从我们工商联的老板身上化缘,那就是本事,知道吗?”

尤道全有这个态度,唐俊心中略微感到宽慰,不过他沉吟了一下,还是想打破砂锅问到底,道:

“尤主席,你是知道内情的,您老实告诉我,为什么烟草局这个项目我们合同签订了,他们的首批款都给了十多万,最后就这么黄了呢?这个事情真就没有办法解决吗?”

尤道全嘿嘿一笑,他欲言又止,唐俊道:“你放心尤主席,我唐俊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有什么话您不能说吗?

我就是想死个明白,想知道一下原委……”

尤道全道:“我知道的消息应该是郑县长对我们政协的工作有保留意见,这中间究竟是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姚昌辉那个人啊,鬼精鬼精,骨子里面就是个见风使舵的主,所以,既然有这个消息,只怕红鱼村就算有天大的利益,?项目也难上加难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