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突然没戏了?/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平台山之行大家都觉得挺高兴,下山的时候下午三点左右,红鱼村安排了大餐。

陈淑霞一家人忙活了一天,满满两大桌子菜都是地道的山里土味道,兴许是登山实在是消耗太大,烟草局的包括姚昌辉在内,大家可以说是吃得非常满足,武勇对唐俊道:

“唐俊,你们这一顿饭太好了,就因为这一顿饭,我给你们的接待工作打满分!”

唐俊嘿嘿一笑,道:“别顾着打分啊,这个项目的合同我们能签吗?是不是今天能够定下来?”

武勇道:“我比你还急,刚才下山的时候我已经和姚局说了,姚局说晚上到乡ZF开会,我们共同研究,如果没有问题,合同可以签!”

武勇这么说,唐俊吃饭之后就送姚昌辉等人去乡里,晚上乡里又安排了招待,乡里的大会议室布置得花团锦簇,书记钱朝阳和乡长马建国都非常重视姚昌辉一行,晚上的招待两人亲自出马,而且都备了酒。

唐俊被钱朝阳和马建国也拉上,反正但凡是烟草局的领导,那就必然要敬一杯。唐俊也豁出去了,

见酒必喝,他知道钱书记和马乡长两人就是想一鼓作气把合同签下来。

毕竟姚昌辉这个人名声在外,出了名的守财奴,除了在上级面前他大方之外,对兄弟单位,对下面的乡镇,甚至是对自己单位的同事,那都是出了名的抠门。

姚昌辉对此也不怎么忌讳,别人说他抠门那就抠门呗,他还会自嘲的解释说自己是苦出身,不抠门怎么办?不抠门烟草局这么大的家业都要败光吗?

姚昌辉这一套歪理邪说似乎很有说服力,可实际上只要相关的领导能开口,姚昌辉有求必应,烟草回馈社会这些年很有些大手笔,无一例外,这些手笔都是出自相关领导之手,其他的人哪里有那个面子?

红鱼村的项目,现在问题不少,钱朝阳昨天内部开了一个会,大家觉得首先就是资金金额的问题,资金使用的问题,还有土地使用的问题,红鱼村来主导整个项目,姚昌辉会不会答应等等。

这些问题如果都要去抠细节,估计这个冬天都把合同理不清楚,所以,合同唐俊这边已经草拟,大家喝一顿酒,酒酣耳热的时候,直接把这个合同签了,红鱼村能够拿到一笔钱开始投资搞村里的基础建设这才是重中之重。

就这样,一顿酒之后,合同果然顺利签了,下一步唐俊拿着合同就可以直接去拿首批一百万的项目资金。

这个一百万的资金是修路的资金,从大面山修路到平台山,这条路要修成四米五宽的路基,十吨以下的载货车可以直接开车到平台山,道路总里程差不多十公里出头。

……

光阴荏苒,转眼又过去了半个月的光景,红鱼村的各项工作向前推进得十分的顺利,二组的道路测量已经完成,四组的道路勘测也已经到了尾声。

相比二组来说,四组这边关键还涉及到山林,土地的一些协调问题,因为二组修路占的是自己的山,四组则是需要占其他组的山林和土地,这中间还需要很困难的协调。

唐俊让王贤平负责协调山林的问题,至于他自己呢,则是需要准备资金开工了。

烟草局的合同签约之后,钱迟迟没有到,唐俊最早拿的十五万,还了一部分帐,最近村里三管齐下的搞勘测,搞砍青,花了几万块钱出去。

另外唐俊趁着天气温度降下来的当口,买几头土猪,买了七八只马头羊,这花了一万多块钱,现在猪和羊腊肉制作也差不多到了火候。

接下来村里再要往前走,没有钱的话可以说就寸步难行了。

这一天,唐俊拎了一点腊货去马建国家里,马建国是少数没有进城的乡领导,他的家住在高山镇,是黄土坪到县城的必由之路上。

唐俊今天请了陈辉的车,车上装了一车的腊货,乡里的干部主要就送钱朝阳,马建国和唐建平三个人,送的标准都一样,一只猪腿,一条羊腿,然后两块五花肉。

钱朝阳,唐建平都住在县城,唐俊可以将东西一并拉到县城然后安排,只有马建国需要专门去一趟。

说来也巧了,今天这日子恰好是马建国老父亲的生日,家里的客人多,唐俊和陈辉一到,眼看这阵仗也退不了身啊。

按照土家人的规矩,得留饭,然后唐俊还需要给老人敬一杯酒,一顿酒喝完了,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了。

唐俊想着要进城还有事儿,便和马建国道别,马建国拉着他到一处僻静之处,道:“你们烟草局的那笔钱还没有拿到是不是?”

唐俊点点头,道:“是啊,推三阻四的,搞了这么多天了,是不是没有送礼,姚昌辉又在耍花枪了?”

马建国叹了一口气,道:“?覃建波副局长和我是同学,上个星期才调过去担任领导岗位,我感觉这事儿不对劲,找他打听了一下,反馈的消息似乎不太好啊!”

唐俊眉头一挑,道:“嗯?合同都签了,他们又要变卦吗?”

马建国冷笑一声,道:“这年头签合同之后变卦的多了去了,结婚的两口子在婚礼上直接就离婚都不稀奇呢!”

唐俊脸色变了变,他在沿海干了几年的业务,当然知道一纸合同常常真的很苍白,真金白银才是真的,但是烟草局怎么就变卦了?

明明是一帆风顺,顺风满帆的事情,现在就搁在这里了?

唐俊想着村里现在铺开的场子,两条路已经准备了,电网改造老百姓也翘首以盼了,人畜饮水工程也在开始找水源,全村上下,人心聚拢,大家众志成城的要干事情。

在这个当口项目资金泡汤了,那事情该怎么干?

唐俊的心情一下变得很低落,马建国看在眼里,道:“你进城之后再去跑一跑,有什么困难再跟钱书记或者我汇报!

现在事情还没有定论,所以你也不要太慌张,知道吗?”

马建国顿了顿,又道:“但是也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项目资金到不到位,你们下一步怎么走?”

唐俊从马建国家里离开,上了车之后就不说话,脑海中各种思绪纷飞。

他其实已经有了预感,因为在他的感觉中,任何事情走得太顺了,可能就真的会存在问题,红鱼村的项目,红鱼村的人和事,甚至是黄土坪的人和事,这些事情之后是不是都是有利于自己的?恐怕未必啊……

“唐书记,最近一段时间马乡长已经不怎么管事了,看来他要高升应该板上钉钉了!”开车的陈辉冷不丁的说了一句话。

唐俊愣了一下,才恍然意识到马建国已经回家里都两天了,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一个乡镇书记和乡长多忙啊!每天可以说是马不停蹄,有处理不完的事情。

别说是他们了,就说唐俊一天该有多忙?

看来马建国应该是故意淡出黄土坪了,毕竟钱朝阳要把担子挑起来,黄土坪才能顺利的过渡,而最近钱朝阳也的确是忙得马不停蹄,唐俊几次去乡里都没有见到他。

车到了县城,唐俊先给唐建平家里和钱朝阳家里把土特产送了过去,然后就回家里把东西暂时卸下来,随即便给唐建平打电话汇报。

唐建平一听项目可能要泡汤,他“啊……”了一声,道:“怎么回事?煮熟的鸭子都要飞?”

唐俊道:“我下来的路上给武勇打了电话,这家伙闪烁其词,我约他说晚上吃顿饭,他也委婉的给拒绝了,如果不是有变故,怎么会这样?”

“是不是烟草局班子有了什么调整,或者是他们的党委会上又有了什么新的决议?”

唐俊道:“现在都不知道,我考虑明天是不是直接去一趟他们那边,是死是活得给我一个准信嘛!”

“你先不要乱来,这样吧,我马上进城跟着你一起来跑!对了,书记就在县城里面,你给他去个电话?”

“啊?”

唐俊没想到钱朝阳竟然在县城里,刚才唐俊去家里送东西,他老婆竟然没有说?

结束了和唐建平的通话,唐俊立马给钱朝阳打电话,电话没有人接,过了十多分钟,钱朝阳的电话打过来了,唐俊道:

“书记,听说你在县城里,您方不方便,我过来见一下您,有一点工作想跟您汇报一下!”

钱朝阳道:“你来桔园宾馆吧!”

唐俊直奔桔园宾馆,问了前台找到了房间号,唐俊去敲门,等了好大一会儿钱朝阳才开门,门一开,唐俊就嗅到了一屋子的酒气。

唐俊大感奇怪,心想钱朝阳平常根本不喝酒的,怎么今天还喝醉了?

钱朝阳刚刚洗了澡,脸色很白,一身的酒气掩盖不住,看到唐俊,他道:

“我看这张脸,应该又不是什么好消息!嘿,这几天见鬼了,遇到了每一件事都不顺心,你道今天为什么喝这么多久?

还不是和那个金地公司的陈道军他们周旋,今天法院的领导找我谈了话,说案子对我们很不利,如果真要打官司,我们败诉的可能性极大!让我们想办法争取庭外和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