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灰头灰脸!!/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陕加强在黄土坪的一众包工程的老板中,他算是后起之秀,其实他没有什么关系,更没有任何背景。最早他能够从一个开农用车的司机,到现在拥有属于自己的两台挖掘机,能够一年做百来万的工程,这都是靠他胆子大,另外聪明会经营得来的。

说他胆子大,因为挖掘机价值几十万,他敢一穷二白就去按揭买机器,然后迅速的投入搞经营,一个月按揭就要几万块钱,一般人哪里有这个胆子?

另外一个他就是靠聪明会来事,黄土坪从乡镇到各村,上上下下他的关系都搞得挺活,应该说像唐俊这种被他忽略的村官实在是仅此一例。

陕加强会干事,大气,但是今天他在唐俊这里却是不断的冒冷汗,他今天才知道名不见经传的唐俊那真的厉害,就那么几句话,便能让他冒冷汗的人很少。

还好今天有张红帮忙打圆场,他小意的陪着小心,这不才把唐俊的火气渐渐的抚平。然后他不敢怠慢,立马出门到车上拿了一条蓝色芙蓉王的烟,却不敢直接送一条,而是拿出了几包。

进门之后,他给谷潇,给王贤平,给唐俊和张红一人一包,在给烟的时候他先给张红,这又是一个小细节,张红收了烟,其他几包烟都容易一些,但是也只能搁在桌上。

不过唐俊总算没有回绝,这让陕加强还是松了一口气,唐俊夹了一夹菜,道:“陕老板,你是个聪明人!

我跟你讲个事情!在钱书记之前,我们黄土坪做工程最大的是谁?”

陕加强沉吟了一下?,道:“应该是贾老五吧!宋书记的那会儿,贾老五一年包的工程几百万,我们都在他手底下接活儿干!”

唐俊道:“现在咱们乡做得最大的是谁?”

陕加强道:“邓开明后来居上,厉害一些!老邓做生意灵活……”

唐俊点头道:“行吧,我说的就是这个事儿!你回去之后自己琢磨一下!对了,明天我们村里准备测公路,你可以做一个技术指导,二组那边你去找相关人沟通一下!

这个工程我们入冬肯定就要开工,回头我们也会有个小型的招标,我们希望符合条件的老板都能参与,我们欢迎各位老板为我们红鱼村的基础建设添砖加瓦!”

唐俊这一说,陕加强喜出望外,当即鸡啄米似的点头,张红摆手道:“那就这样吧,老陕!我们这残羹冷炙了,请客也不恭敬,你也在外面守了这么久,先回去忙吧,好不好?”

陕加强开车从红鱼村回家,这一路上他就想唐俊刚才说的那个问题?。

以前贾老五生意做得最大,现在是邓开明老大,这中间是几个意思?陕加强想了一想,觉得贾老五这个人江湖气息太重了,以为自己还是江湖大哥了,动辄大嗓门,粗脾气,不高兴的就想着要对人动手动脚,现在这个时代这样生意哪里做得开?

而邓开明就不同了,这个人很和气,见谁都笑嘻嘻的,老百姓更喜欢邓开明……另外在工程价格方面,邓开明也更灵活……

“不对,不对,应该不是这样!”陕加强仔细琢磨,他觉得唐俊说这番话必然是有深意的?,问题的背后哪里那么简单呢?

陕加强很聪明,也最爱琢磨事儿,就这样开着车想事儿,还是琢磨不明白,?恰在这时候,电话响了,却是贾老五打过来的。

“老陕,你他娘干什么去了?说了今天晚上喝酒的,?你还没来?”

“呃……”陕加强沉吟了一下,道:“贾总,昨天还没喝好吗?那猫尿有什么好喝的?今天这事儿烦得很,我没有心情喝酒!”

“发昏当不了死!你过来,老邓他们也在,领导们也在,我们一起商量一下下一步怎么整!红鱼村有项目是不是,他姓唐的牛逼是不是?

我们就都不干他的工程,我看他的活儿谁能干?他总得要人干活吧!”贾老五在电话里面道。

陕加强一听贾老五这话,心中就只想笑,他心想:“这年头手上有钱,还请不到挖掘机,工程队干活?妮玛黄土坪这才几台机器啊,真要是撂挑子了,唐俊回头就能喊湘北省那边的机器过来干活,这个时代贾老五他们只能干瞪眼,难不成还敢搞欺行霸市的那一套,对湘北同行动粗不成?”

一念及此,陕加强道:“你们先喝吧,我娃今天有点不舒服,得伺候着!”

陕加强说完,立马挂了电话,心想贾老五还当这是宋书记的时代呢,什么都是他一手遮天,下面这些搞工程的都要听他呢?

今天贾老五已经进了红鱼村的黑名单,可以说和唐俊彻底撕破了脸,现在这个时候他跳出来要大家一起抵制红鱼村,那不是搞笑吗?他陕加强有那么傻?邓开明也没有那么傻啊,还有其他的几个小老板,另外那些农用车司机更不会那么傻。

这年头谋生不易,谁他娘的跟钱过不去啊,陕加强摇摇头,觉得贾老五简直是异想开天,把别人都当傻子呢!

“这尼玛要是在宋书记时代,别人可能还听你忽悠,现在……”

陕加强这么一想,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一个灵感,几乎一瞬间他就抓住了唐俊说的那个事儿的重点了。唐俊问陕加强,为什么以前贾老五最红,现在变成邓开明了?

道理很简单啊,以前贾老五跟着老宋啊,宋书记信任他,那自然乡里的工程项目他能拿得多吃得多啊!

老宋走了,马乡长不怎么喜欢贾老五,邓开明又会审时度势,那自然就能取代贾老五,经过了这么一年多的变迁,邓开明盖过贾老五的风头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道理其实很简单,现在黄土坪乡是钱书记掌控了局面了,那接下来搞工程的这些老板能不能明白这个局势?

陕加强想到这一点,整个人如醍醐灌顶,他一脚刹车把车停住,然后额头上大汗淋漓。唐俊这个话说得很重啊,同时也说得很明白,自己怎么就那么蠢呢,之前竟然没有想明白啊!

钱书记时代,?他陕加强还跟着张华一起起哄,吃饭的时候还胸脯拍得震天响,这不是扯淡吗?如果他能早明白这个道理,之前几个月就布局,现在他觉得自己日子一定很从容好过。

但是现在……

陕加强感受到了压力啊,因为他发现邓开明这个狐狸厉害,这家伙似乎一直在和钱书记走近。以前邓开明干的一些事情,陕加强觉得有些费解,但是现在他仔细品咋,都觉得老邓这家伙还是早就布局,那都是向钱书记示好的举动啊。

陕加强一个人想了很久,最后他想明白了,那就是现在他要干的不是找钱书记,而且先把唐俊的大腿给抱住了。

唐俊是钱书记亲自提拔起来的村书记,可以说现在整个乡里最出名的人就是唐俊这个村书记了。

本来大家都把这个当成一个笑话,因为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娃,还是一个外地人,怎么能当的红鱼村的书记呢?这是闹着玩儿的吗?

可是陕加强想想今天的事情,他觉得之前自己的那些想法太肤浅了,看看唐俊今天把这么多老板给震慑得灰溜溜的如鸟兽散,村里的那几个刁民,一个个被他讲的热血沸腾,还有杜平几个小子,估计回头要被他整得是灰头灰脸。

陕加强觉得所有人都低估了唐俊,唐俊的能力之强比张华之流不能同日而语,而且他背后又有钱书记,这还有什么说的?

“朱师傅,明天一大早跟我去红鱼村,我们和红鱼村二组一起测路,这个工程我们一定要拿下来啊!”陕加强给自己的挖掘机师傅小朱打电话。

这年头有事情做,有活儿干不好吗?天天掺和到乡里领导的神仙打架之中,那才是真愚蠢。陕加强几乎瞬间把张华拉入了自己的交际黑名单。

这么多事情都是这小子整出来的,这家伙绝对是一等一危险的人物,必须划清界限了……

而此时在黄土坪乡的泽彬餐馆,贾老五请客,邓开明没有到,陕加强也没有到,到的都是像杜平这几个,另外还有跟着贾老五一并结账的几个小老板。

看到这一幕,贾老五心中真是拔凉拔凉,而张华则是暗中咬牙切齿,今天红鱼村的事儿他已经知道了。

本来他以为能够顺风满帆就把事情干漂亮的,结果……惨不忍睹!

“张乡长,你搞错了!红鱼村账户上至少有几十万!这一次唐俊去县城收获巨大,据说他和政协丁主席已经建立了非常紧密的关系。

丁主席是什么人?人家可是常务副县长出身,掌握县里的财政那么多年,会让唐俊空着手回来……”

这是下午贾老五的话,字字句句听在张华心中那都难受不是滋味。

张华觉得自己简直就像一只马戏团的猴子一样被耍了,他现在觉得似乎整个班子的同事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