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登门请罪??/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龚华不结账了,其他人那当然都不结账了,邓开明笑眯眯的凑过来,一脸的谄笑,道:

“唐书记,今天我邓开明真是办错事儿了,受人蒙蔽差点酿成大错,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啊……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回头我一定负荆请罪!”

唐俊哈哈一笑,道:“邓老板客气了,我们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谈不上什么得罪不得罪啊!”

“各位老板,你们都定了啊,今天不结账,那下班的时候到了,我们下班了!”

“老板们,红鱼村现在条件也有限,?没有条件招待你们,请你们自便啊!”

场面尴尬啊?,听到了火爆消息的老板们不愿意结账,但是他们也不愿意走啊!想打听一下工程怎么?搞啊,他们能不能分一杯羹啊!

另外,还有一些结了账的人,一个个也是肠子都悔青了,他们都看出来了,这个叫唐俊的年轻人那可不是等闲之辈,看看人家说话办事那是雷厉风行啊!

怎么之前大家就不认得这个人呢?乡里那么多干部,他们几乎都有关注,就是唯独不了解唐俊。哪怕当初能稍微了解一下这个年轻人,这一次也不会栽这么大的跟头啊。

现在想想昨天那饭局,简直就是个笑话,什么叫红鱼村账上没有钱?红鱼村账上有大把钱,但是唐俊一直捂着,估计他就是等着大家跳,然后他就要一一的把调皮捣蛋的都给解决掉。

唐俊当这个支部书记面临很多挑战,在村里首先就有来自杜家家族的挑战,在乡里有张华看他不顺眼,在社会上这些个自以为有钱的老板也对他质疑。

更重要的是村民对村干部缺乏信心,对唐俊那就更没有信心了!

面临这多困难,唐俊就默默的布了一个大局,就如同他和张红说得那样,一场大戏已经准备好了,大家都要搞个圆满。

就今天这一场大戏,可以说是搬走了几座大山了,将很多棘手难以解决的问题都给解决了!

而这个时候,红鱼村账户上其实只有七八万块钱了,但是现在外面怎么看红鱼村呢?毫不夸张的说,前几天别人眼中的红鱼村那是烂摊子,完全没有希望的。

但是唐俊今天唱了这一出戏之后,明天这件事就会发酵,很快,红鱼村就会成为黄土坪最炙手可热的村,这是毋庸置疑的。

谷潇和王贤平两人都是村里的老人,他们可是亲身经历了这几天的巨变,在他们看来,唐俊真是绝了,这年轻人蹲点半年,不显山,不露水,平常见谁都笑嘻嘻的,彬彬有礼得很。

不得不说,谁都想不到唐俊干事情竟然这么干净利落,而且其城府之深,其布局之宏大,让他们两个老人都觉得赞叹。

“娃还是要读书啊,唐书记就是书读得多,虽然年轻,但是就算是杜祖学那样的老狐狸,要说办事用谋怕也比不上唐俊很多!”王贤平心中如此想。

……

晚上吃火锅哦!

因为唐俊要请张红吃火锅,所以村部甚至是钟小燕家就不合适了,这里毕竟是诊所药铺,吃东西那个味道就有点不对。

所以唐俊安排让陈淑霞在家里准备,陈淑霞三十出头的年龄,老公覃海波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瓦工,家境很殷实,两层小楼修得很漂亮。

关键是他们两口子都爱干净,所以无前屋后都整得不错,在红鱼村来说,这样的家庭是数一数二的。

“覃哥,今天下工这么早?”唐俊和覃海波打招呼。

覃海波憨憨的笑,他忙前忙后帮忙下厨呢!

“唐书记,快坐,我马上上茶!今天不是说要请客吗?淑霞让我回来帮厨呢!”

覃海波招呼客人进屋,上茶,一应服务比饭馆还周到。

唐俊和谷潇道:“谷叔,王叔,我在想咱们村以后肯定会有接待任务,覃哥家里可以专门搞个接待点,村里也不占便宜,一应该付的费用都按照市场价格付。

要不咱们村来了客人,只能在镇上接待,那怎么行呢?”

谷潇道:“是这个道理,我同意!淑霞,你公公,婆婆可都是我们村里有名的厨子,红白喜事你公公做主厨这么多年?。

你们夫妻都忙一点,但是你们家还是有这个条件的!村里也需要这样一个地方,回头干脆再收拾一两间客房出来,偶尔下乡的干部,或者是扶贫的干部能够安排一下住宿……”

村里这么安排,覃海波两口子自然没有意见,对农村人来说能够多一份收入谁不愿意?今天吃了牛肉火锅,热气腾腾的大块牛肉在锅里翻滚,张红只吃一口,便赞口不绝:

“哎呀,这味道赞!以后你们村儿在这里设了点,有空我可能就要蹭吃蹭喝来了!”

陈淑霞笑道:“张所长要来可以随时过来,我们全家欢迎!”

主人好客,牛肉火锅味美,今天村里的工作又大获全胜,所以气氛非常的好。钟小燕都端起酒杯喝了一杯酒,小姑娘喝酒之后小脸红扑扑的,看得出来,她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张所长,来,我们喝一个!今天感谢所长赏光啊,你来我红鱼村,这里就草木生辉!”唐俊笑嘻嘻的给张红敬酒。

张红举杯两人碰了一个,道:“你唐俊小子有点本事!嘿嘿,今天这一出我开眼界了,以后我得常常请教你,你可不要吝啬啊!”

张红这家伙,平常装愣装憨,又时候还装得挺像,其实唐俊知道这小子肚子里也是有货的,要不然他独挡一面干所长,现在也不能干得风生水起。

唐俊这一次去县城也听到了一些风声,大抵是张红正运作调动,极有可能进城,而且位子还是干所长,这说明局里的领导那个层面,他的关系处理得相当不错了。

张红今天也挺放得开的,尤其是他觉得自己这一趟来红鱼村没有白来,学到东西了。他张红平常不怎么佩服人,尤其在同龄人之中,能入他法眼的人真的不多。

但是唐俊他现在真有点佩服,这小子不显山不露水,这一次被书记突击提拔之后,他的表现只能用惊人来形容。

在县城里面办事情固然是搞得漂亮,今天在村里面唱得这一出大戏,那才真正的值得品咂啊。

张红家境很不错,他完全可以不混公务员,跟着家里经商做生意他也比成功,但是他就是喜欢混迹官场,就是喜欢这种沉浮起落的氛围。

他爱自己琢磨为官之道,同时他也观察学习别人的优点和长处,今天在红鱼村这个山旮旯,他觉得自己遇到高手了。

所以没什么说的,今天敞开了喝啊!

喝得微醺醉意之后,张红出屋子去上厕所,看到外面停着一台车,他微微愣了一下,凑到车边上往里面看。

车门打开了,车上原来有人,陕加强屁颠屁颠的下来,一脸谄笑的道:“张所,您有什么需要,我老陕甘愿为您服务!”

“老陕啊!你猫在这里干啥?鬼鬼祟祟的??你他娘是有所图吧!”

陕加强平常在乡里跑得勤,可以说和乡里各单位都熟,尤其是和派出所混得熟,张红那自然也是老熟人了。

被张红问到了紧要处,陕加强脸不红心不跳,道:“张所,您说到我老陕的心坎里了,今天白天我老陕猪油蒙了心,被人怂恿跟着一起起哄,把唐书记给得罪了,您……您千万帮我美言几句,好不好?”

张红冷笑一声,道:“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我说你就是猪脑子,别人说什么你都跟着听!现在黄土坪是谁当家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张红这一说,?陕加强冷汗涔涔而下,他想着自己真的是个蠢猪,现在黄土坪是钱书记当家,而唐俊是钱书记亲自提拔起来的干部,这是多么敏感的时候,他怎么就听张华怂恿了呢?

他想想今天这个局面,最后幸亏他看出了猫腻,没有跟着贾老五他们一起起哄,要不然真可能万劫不复!

一念及此,他忙道:“张所,我老陕就是一头猪,我知道错了,您帮我引荐一下,我真诚的向唐书记请罪!”

陕加强苦哈哈的模样让张红嘴角微微翘起来,他盯着对方看了很久,点头道:

“跟我进来吧!”

屋子里面,几个村干部都在,大家都吃得正嗨,张红领着陕加强进来了,道:

“老陕,门我是让你进来了,话我能帮你说,你不是要请罪吗?那就拿点表现出来!”

陕加强立马凑到唐俊面前,道:“唐书记,今天的事情我老陕真的是被猪油蒙了心,听了张华和杜平的怂恿,跟着贾老五他们一起起哄。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往心里去,我老陕可以明确的跟您表态,以后我一定和贾老五他们划清界限,绝对不和他们一样搞这些偷鸡摸狗的下三滥了!”

唐俊坐在椅子上,瞟了一眼陕加强,道:“陕老板,你客气了!我唐俊哪里受得起你的赔罪?那个啥,今天这个事儿,我不会怪任何人,我一个新人,走马上任,总得有人给下马威,这都是人之常情是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