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心态失衡!!/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红鱼村村部,今天妇女主任陈淑霞下厨整了几个菜,医生钟伟民出酒,村里的五个人加钟伟民两口子大家一起吃饭喝顿酒。

唐俊道:“本来工作时间喝酒是违规的,但是今天这顿酒我们还是得喝,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全新的?村委会班子现在正式确立了。

我认为我们还是能有作为的,?这一次我去县里跑了不少的单位,?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收获巨大,成果丰硕!

县里已经把政协丁主席作为联系领导专门联系我们村,丁德华主席你们都应该知道……”

唐俊这一说,谷潇和王贤平两人都喜笑颜开,妇女主任陈淑霞道:“村里本来穷得都揭不开锅了,但是现在唐书记一来,我一锅炖了三斤肉都一点不心疼,总觉得咱们有希望了!”

陈淑霞这话引起大家一阵共鸣,今天对大家来说真是不平凡的一天,谷潇,王贤平那都是惊出一身冷汗,钟小燕吓得脸都白了,当时紧张得很。

最后唐俊出面,将五组的事情顺利平息,这个过程大家都参与其中,不得不服啊!谷潇端起酒杯第一句话就是:

“组织从来不会看错人,组织让唐书记来村里是绝对英明,我谷潇坚决拥护!”

谷潇可是个傲气的人,虽然他和杜祖学斗起来处于下风,但是在谷家他的威信很高,要说他的毛病就是情商有些欠缺,相比杜祖学的老辣深邃,他直爽太多了,用农村里的说法就是性格不适合当官。

至于王贤平呢,他干了这么多年文书,独当一面真的不行,但是干活却有一股老黄牛的坚韧,本来他对唐俊也缺乏信心,但是今天唐俊镇住了场面,?让他一下意识到唐俊是可以依靠的,有了主心骨之后,王贤平心神大定,精神面貌也不一样了。

要知道昨天晚上开会之后,他知道唐俊一分钱都没喊到,回去之后真是彻夜难眠,所以他一大早就去找杜祖学,甚至可以说是去求杜祖学,让他不要和一个年轻人为难,讲点风格,把村里的局面给稳住。

结果他的工夫显然没有起什么作用,他赶到村部的时候,五组的十三户一户不落,二十多人就把村部给围住了……

最高兴的还是钟小燕,唐俊能稳住班子,让大家其乐融融,充满希望的在一桌吃饭,这就是她最高兴的。

她是党建联络员,平常主要就是整文件,整电脑,然后就是负责全村的党员联络,包括收集意见等等这些,可以说是直接在唐俊的领导下工作。

要知道在之前她可是在杜祖学的领导下干工作,她最不喜欢杜祖学那一种人,现在换了人了,她能不高兴?

“村里现在还是一穷二白,这是个事实!但是这不影响我们干工作!这几天我有一个计划,那就是想把我们五个组,家家到,户户落,都走一走。

这个工作可能要王叔陪着我来做,你有摩托车,我帮你加油,我们想把村里的情况摸清楚,然后坐再对症下药……”唐俊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谷潇道:“书记,你这个想法好是好,但是我觉得今天这一出事情应该没那么容易了结,有些人爱钻牛角尖,喜欢一条路走到黑。

今天五组这边有事儿,明天一组,二组,三组甚至其他外面可能还有事儿?,所以,书记您可不要大意啊!”

唐俊哈哈一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要下雨,娘要改嫁,那有什么办法呢?我也没有办法啊!”

唐俊嘴上笑着,心中却明白,通过这个事儿班子里大家虽然看到了一点希望,但是这还不够,唐俊毕竟太年轻,无论是谷潇还是王贤平对他的信任度都还不高。

甚至连陈淑霞和钟小燕多数的时候应该都在替他捏冷汗,在这样的情况下,村里开展工作当然就有困难。

所以摆在唐俊面前的问题亟待解决的有两个,一个是如何躲过来自杜平等这些人的明枪暗箭,或者说躲过下马威。第二个问题就是唐俊必须要让村委这个班子士气也起来。

要让谷潇,王贤平这几个人对他有信心,唐俊必须要建立威信才能领到村里的工作,要不然书记没有书记的威信,事情临头了,谁都没有主意,村里的班子有什么战斗力?

把这两件事情解决了,唐俊才能继续往下推进,然后再就是让老百姓重拾信心,只有老百姓对村委有信心了,村里才能谈脱贫致富。

要不然就像现在这样,?村里不管干点什么事情,老百姓都怀疑,都质疑,这样是成不了事情的呢!

……

黄土坪的小镇上,泽彬餐馆,钵子菜炖得热气升腾。

杜平今天请客炖了两个钵子,然后把乡里几个包工程,搞挖掘机的,都叫了过去,像什么邓开明、陕加强,贾老五。这全是黄土坪乡比较知名的人士。

山里营生很难,尤其是在土里刨食不易,能够在乡里包工程,经营挖掘机,甚至是经营农用车的人就算是挺有面儿的了。

杜平请的就是这些有面的人,然后他又请了乡里常务副乡长张华,张华昨天被书记很批了,那是因为打牌的事情。

但是人总要吃饭吧?党员干部也免不了要吃饭呀,杜平就请张华吃饭!

在饭桌上,大家小酌一杯酒,喝的酒酣耳热的时候,杜平就讲红鱼村的事情,他第一个就说今天红鱼村唐俊忽悠五组村民的事儿。

“我们这个新支部书记啊,本事没有,就全靠一张嘴!你瞧瞧他今天干的这是什么事儿?分明诈人嘛!

现在这个势头,你们在村里欠的债估计难了!嘿嘿,你们还是想想办法吧?”

张华一直在喝闷酒,这两天他的心情实在是不爽,不过就是下班了在茶馆里坐了一会儿,也不知谁乱嚼舌根子传到了钱书记耳朵里。

钱书记第二天早上当着乡ZF那么多人,在集体的会议上批评了他一顿,当时那个火辣辣啊,张华觉得自己怎么也是个班子成员,这种情况面子怎么搁得住?

所以张华内心真的是很愤怒的,可以说是憋着一口恶气,今天杜平提到了唐俊,他立刻将酒杯一放,道:

“你们还认我张华这个兄弟的,明天就去红鱼村给我好好整一整,妈拉个皮的,老子最烦这种欺骗老百姓的渣滓!

但是乡里某些人支持啊!有人想拔苗助长啊!狗日的,老子这口气咽不下去,兄弟们,你们不要有什么顾虑!

这年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去要钱有什么错?你们要钱的多了,红鱼村的唐俊就忽悠不了人了!”

张华这一说,杜平大喜过望,他今天把张华叫过来,就希望关键时候张华能够说那么一两句呢!

毕竟张华是乡里的领导,在乡里说话还是挺管用的,他说一句话顶杜平一万句。

今天来吃饭的可都是一方一块有势力的人,张华平常跟这帮人打成一片,可以说是勾肩搭背,称兄道弟。通过这种方式,张华把自己包装成了一个能人,平常工作能力很强,能和老百姓打成一片,可实际上这样的交往有时候负面的影响不小。

社会上的包工头,商人,还有那些所谓的知名人士,这些人和张华接触都是怀有很强目的性的,就好像今天这一顿饭,?杜平为什么把张华叫过来?

其实是杜平想整唐俊,他希望张华能给他撑腰呢!

张华不仅人来了,而还完全丧失了理智,不仅给杜平撑腰,还自己也流露出要整唐俊的意思,这不是扯淡吗?

一桌子的人立马举杯敬酒,大家自然是一个个拍胸脯,表示只要张华高兴,他们干什么都成。

像陕加强就拍着胸脯道:

“放心吧,张乡长您不喜欢的人,老子就能让他当不成那个书记,狗日的,王八蛋,敢得罪我兄弟,?老子不整死他,下一次咱们还喝什么酒?”

陕加强表态,其他几人也都表态,张华本来郁闷的心情不自然的就舒坦了很多,他觉得自己还是有面子啊!

至少在黄土坪这块地方,这是他的地盘,他说一句话还是管用的。

像酒桌上这些人,每个人跺一跺脚都能让黄土坪抖几抖,而且他们这几年在红鱼村也都干了不少活,这个时候让他们去闹,那是债主找上门,杀伤力必然很大。

张华要求不高,就只要唐俊弄个灰头灰脸,?出一个大丑,闹出一个洋相出来,那样在乡一级层面上,张华才觉得自己才能有点面子。

想想钱朝阳刚来的那会儿,他哪里那么批评过张华?张华觉得那会儿钱朝阳不敢批评他,是因为钱书记是个新人,在乡里还没站稳脚跟。

而昨天钱朝阳之所以敢不给他面子,是因为钱朝阳现在已经把班子归置好了,这两天又再传,说其他乡镇可能会出现一把手的空缺,马建国的位子应该也要挪动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张华内心的情绪是极其复杂,甚至可能失衡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