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回村里了?/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俊让马建国保密,尤其是对张华保密,因为张华在黄土坪喜欢和社会上的一些所谓的知名人士打成一片。

比如那些包工程的,搞挖掘机的,村里的村长和支部书记等等这一类的人,实际上张华和红鱼村的杜平两父子关系就搞得蛮好。

张华把这个当成了自己融入群众的方法,不得不说,这个方法实用性很强,因为一般来说老百姓都比较淳朴,没有那么多弯弯绕,张华只要把一个地方那些调皮捣蛋的,或者是有影响力的知名的人摆平,基本上一个地方也就摆平了。

但是张华的思路常常会出问题,比如红鱼村的这种情况,他和杜平父子走得太近了,一是容易丧失元则。另外,?杜祖学在村里搞了很多事情都不服人心,老百姓对杜祖学恨之入骨。

看到张华和杜平经常勾肩搭背,老百姓怎么看乡里的干部?所以张华在红鱼村其实已经不怎么招待见了,这就是张华干工作的方法上的弱点和缺陷。

马建国把张华支开,其就考虑到了相关问题,所以干工作真的就是细节处见功夫,马建国这么多年的工作经验,他处理事情是非常成熟的。

唐俊喝了酒,回去收衣服准备撤退,老妈宋月梅道:“怎么了,儿子,就要走了吗?不是说还有几天吗?”

“没办法,老妈,你儿子是公家人,领导一句话,我就得屁颠屁颠的撤!”唐俊笑道:“你放心吧,以后我进城的机会多,说不定三天两头就又回来呢!”

宋月梅道:“你就不能推迟到明天早上吗?这么时候到黄土坪也没有车了呀!”

“老妈,我看你欲言又止,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

宋月梅呵呵一笑,道:“是这样啊,你姨姨给你介绍了一个女朋友,昨天你回来太晚我没跟你说,想着你们能见一下面。你老大不小了,也该考虑个人问题了!

你有志在体制内干事业,不结婚可不行啊,个人问题是组织对你考核的重要方面,知道吗?”

“啊?相亲?”

“妈,明白,我真明白了!但是工作太忙,实在是太忙,改天啊!”唐俊本来还想在家里等一下老爸,告别一下,但是一听老妈这么一说,生怕被逼着去相亲,当即收了衣服就撤了。

这一次回去唐俊第一次坐专车,司机是陈辉,看到了唐俊,他主动给唐俊搬行李,递烟,热情得很。生意人都很精明,?他看出来现在唐俊是乡里年轻人中最红的了。

因为上午乡里有文件送进城,本来不需要专车,但是钱书记还是让他跑一趟,意图很明显,那就是让唐俊回去方便一些。

一把手考虑问题的时候,能够帮下属考虑,这说明唐俊在书记心中的地位。

陈辉是靠着乡里吃饭的,这些道道盘不清楚,?他怎么干这个生意?

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唐俊到了乡政|府,进大门的时候就看到了张华,张华瞥了他一眼,道:

“怎么就回来了?项目跑下来了?”

唐俊道:“可能还要努力!马乡长让我回来,说红鱼村守堤的任务太重,马上可能又要下雨……”

张华皱了皱眉头,心中似乎不很满意唐俊这个答案,他清了清嗓子,声音拔高了几分道:

“上次你去金地公司闹的哪一出,现在报应来了!法院来了传票,民告官,人家还生怕影响力不大,媒体都刊登出来了,现在这个事情该怎么处理,书记和乡长都觉得头疼……”

“卧槽!”唐俊暗骂一句,心想金地公司搞起诉的事情,这个责任无论如何也扣不到自己头上吧!张华这扣帽子的本事太离谱。

不过唐俊也懒得和他分辨,只是道:

“天要下雨,娘要改嫁,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我得罪了她,人家要告。别人给她去当孙子,可能她也要告,张乡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张华被唐俊怼得牙疼,却无言以对,唐俊说的话有道理,一家民营企业告基层ZF,那仅仅是因为唐俊得罪了人?那未免也太儿戏了。

金地公司搞这么大的动静,或者说司楠这么干肯定是有利益考量的,张华刚才这么跟唐俊说话,不过是站在领导的角度给唐俊穿小鞋而已。

没有想到唐俊就直接这么怼回来了,这让他觉得没有得到尊重啊。

唐俊没有和他多纠缠,而是直接去找钱朝阳,钱朝阳正在唐建平一起聊事情,唐俊下意识就要退,钱朝阳冲着唐俊招招手,道:

“你过来!别走啊!”

唐俊才道:“书记好,唐主席好!”

唐建平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作为乡级人大主席,他居于书记和乡长之下,唐俊对他的印象是这个人很和气,在单位上不吵不闹,对年轻人的态度也十分的热情。

唐俊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黄土坪的时候,唐建平专门找了梁笑,王海和唐俊三个人聊过天,他第一句话就是他很崇拜年轻人,因为年轻人有知识,有抱负,有理想,敢想敢干。

“崇拜”两个字让唐俊印象特别深刻,就这么一个遣词,便让唐建平收获至少梁笑和王海两个人非常多的好感。

“是这样唐俊,你去了县城之后,我们乡一级班子内部开会有了一些讨论!那就是我们县一级领导,他们在联系贫困村,我们乡里面的这些干部,是不是也要有行动?

我看光联系还不行,我们用了一个词叫‘承包’,我们乡里的班子,一个人包一个贫困村,唐主席包你们村!以后你有什么困难,或者是遇到了难题,就找唐主席!知道吗?”钱朝阳道。

唐俊愣了一下,连忙道:“那太好了!唐主席,我本来心里忐忑得很,就怕当不好这个书记,有您给我做后盾,我心里一下就有底了!”

“主席您放心,回头我少不得要烦你,我知道您是酒国高手,你要真是恨我了,我们就一顿酒抿恩仇,好不好?”

唐建平呵呵一笑,道:“你少来,?我知道你也能喝,别指望打着赔罪的名号,馋我家里的几坛好酒,哈哈!”

唐俊见这个阵仗,知道不用给钱朝阳汇报什么了,可以直接回村了。

回村的路上,他就琢磨马建国在县里跑项目,跑事情,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之外,可能还和他个人仕途问题相关联。

毕竟丁德华主席的话绝对不可能是空穴来风,县里已经再吹干部调整的风,马建国是肯定不会再错失机会的!

而马建国去了县城,钱朝阳在乡里干事情就甩开了膀子,这个乡干部包村的举措就说明他在班子里贯彻意志的能力已经十分可靠了。

钱朝阳没有包红鱼村,其用意也很明确,现在说闲话的很多,说什么唐俊是钱朝阳拔苗助长提起来的,如果钱朝阳还和红鱼村保持紧密的关系,那势必会有更多的闲话出来。

但是唐俊在村里遇到了问题,肯定要找乡里解决,这不,唐建平就是一个很好的桥梁。

在这个人员安排上面,钱朝阳用意比较深,同时也说明,他对唐建平的团结做得非常成功,要不然如果让张华那种人去包红鱼村,?唐俊只怕天天都要头大了。

一念及此,?唐俊心情忽然觉得畅快了很多,黄土坪的乡一级党委在闹了这么久的别扭之后,现在终于算是告一段落了,钱朝阳对班子的掌控力已经形成,而马建国则是在准备淡出黄土坪了。

这样一来最大的好处就是下面人干事情不用再担心书记和乡长两个人意见相左了。唐俊是真的高兴,为自己高兴,也是为钱书记高兴,同时也是为马建国高兴。

“陈辉师傅,这个包村的事情我不知道,书记包哪个村啊?”唐俊问开车的陈辉。

陈辉咧嘴一笑,道:“野竹溪村啊!就和红鱼村相邻的,野竹溪比红鱼村好不了多少,也是一块不好啃的骨头。”

唐俊道:“是啊,就没有一个轻松的!这年头最苦逼的就是我们这帮人,呵呵……”

“为人民服务嘛!”陈辉道。

唐俊哈哈大笑,他知道陈辉是拍马屁,?但是难得有人说这话这么自然?,不过唐俊想一想自己,似乎真的有一种使命感。

“哇,唐俊,小唐……你……你可回来了!”钟小燕见到唐俊的时候,睁大了眼睛,满脸都是笑,看得出来,她很高兴。

她老爸钟伟民敲了一下她的脑袋,道:“你瞎叫什么?该叫唐书记,没大没小的,一点规矩都没有!”

钟小燕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道:“唐书记!”

唐俊哈哈大笑,现在村部就在钟家,唐俊的宿舍也在这里,钟小燕搬着唐俊拎行李,然后倒茶做饭,忙碌得很。

钟伟民是村里的村医,赤脚郎中出身,算是村里比较有名望的人?,所以家里的条件是最好的,唐俊把行李放好,简单的扒了一口饭之后,立马给谷潇,王贤平打电话,另外还有妇女主任陈淑霞,晚上开会,发昏当不了死,村里的事情他得逐一理顺解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