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同学聚会!/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俊虽然有几年的工作经验,但是混迹官场他的确还是一个新人,相比钱朝阳的老练成熟,他要走的路还很多。

钱朝阳能够毫无保留的这样叮嘱他,其实也是在教他如何去沟通改善,平衡各种关系,就唐俊这一次下来跑项目的这点小事,就牵扯到了烟草局姚昌辉,武勇,政协丁主席,尤主席,另外还有马乡长,张华,后续可能还有电力局孙局长,农电站黄永刚。

如果再考虑到在这个过程中,唐俊还接触了金地公司的人,陈道军,司楠这也要算在里面,唐俊要在这些人里面平衡关系,方方面面都要俱到,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这只是一件事,随着唐俊不断的往前走,后续还会有很多件事,这些事情背后都是一个个的人,这些人有的是领导,有的是利益方,有的是商人,有的是一般科员,总之接触的人形形色|色,很难用一句话概括。

怎么和人打交道,怎么维系各种关系,平衡各种利益,这是一门非常深的学问,钱朝阳能够有今天的这点成绩,可以说是吃亏吃过来的,很多都是摔了跟头才领悟到的。

现在唐俊能够得他的指点,机会难能可贵,唐俊也非常的虚心,一通电话下来,他觉得收获很大。

结束了和钱朝阳的通话,他想给马建国汇报,这个时候胡意的电话来了:

“唐俊,你什么意思啊?我们都已经酒过三巡了,你到底过不过来?你究竟是什么工作就这么放不下,搞得比县里的书记还忙?”

唐俊这才想起来晚上是同学聚会,妮玛真是坑爹,唐俊立马打车去三江土菜馆,到了地方唐俊进了包房里面,看到包房里面已经坐了一帮子同学。

班长贺林,这是核心组织者,现在也自己经商,是个八面玲珑的人,另外一中教书的同学王云,杨恒,人民医院的医生杜丹,何佳,这都是唐俊认识的人。

还有几个人脸有点生,应该是当年一届的同学,但是没有同过班,所以唐俊也叫不出名字来,只有一个陈锋他能挂上号,?因为陈锋也是体制内的人,而且是什么“党校六君子”之一,现在在同云山乡担任党委副书记,据说马上要提正科了。

二十六岁的正科级干部,这在小县城来说绝对是佼佼者,相比起来唐俊混得就差多了。

“唐俊!哎呀呀,你终于来了啊,罚酒啊!你迟到了,你得认罚!”班长贺林嚷嚷道,胡意跟着起哄,看架势应该喝了一会儿了,胡意脸红脖子粗的,倒了一杯白酒便凑了过来。

唐俊环顾四周,苦笑道:“你们不能这样啊,你们这是搞逼迫啊!”

贺林道:“唐俊,你不要有侥幸心理,一杯酒是一定要罚的!各位啊,那个啥,陈锋,易亚,宋婷,你们可能不认识啊,这是我们121班班草之一,唐俊啊。

白面小生,奶油小生,当初高一的时候就有女同学给他递情书……”

贺林不愧是组织者,很能搞气氛,在搞气氛的同时,他也给唐俊把陈锋,易亚,宋婷这几个同届不同班的同学彼此介绍了。

陈锋道:“唐俊,就一杯酒的事儿,我听胡意说你也考了公务员,在我们体制内,你不能喝可不行啊,这杯酒干下去要落座!”

“听陈书记的,陈书记发话了,唐俊,要有上下级观念!”胡意嚷嚷道。

唐俊恨不得给胡意一腿,不过考虑到今天胡意在自己的女神面前正在表现,唐俊还是决定给个面子,当即便把酒直接干了!

一杯53度的二锅头下肚,火辣辣的烫,妮玛三两一杯的酒,实在是坑爹。唐俊坐下之后吃了几夹菜,何佳道:“唐俊,你可不要只顾着吃啊!咱们这么多女同胞你怎么不互动一下呢?”

唐俊哈一笑,道:“我互动什么?你们要么结婚生娃了,要么名花有主了,我妮玛还怎么互动?喝个交杯酒吗?我怕挨打啊!”

“哄!”大家哄笑,何佳骂道:“女同胞们,你说唐俊是不是该罚啊!我们这中间都结婚了吗?也就王云,杜丹结婚了!我和宋婷可……”

“你们不是名花有主?跟我一样是单身狗?”

何佳扬起手来就打唐俊道:“你真是找打!宋婷当年可也是班花呢,人家现在在临港发展,这一次也是等她我们聚会才推迟的!”

唐俊冲着宋婷笑了一下,道:“美女,您不要见怪啊,我们121班当年就是这么一个作风,我们互怼习惯了!”

宋婷的确是有些矜持,虽然在笑,但是可以明显看出来她的骄傲和矜持。唐俊便不再看她,而是对何佳道:“我们不扯人家宋美女,何佳,有人让我帮着问一下,你现在个人问题是什么情况?你给我一个准信好吧?”

唐俊这话一说,一旁的胡意脸紧张得通红,几乎要竖着耳朵听。

何佳皱眉,瘪嘴,王云在一旁道:“唐俊,我听说你现在当村长去了,咋回事啊?是不是你们村的首富要招压寨夫人啊?”

“哄!”大家又是笑。

“跟你们没有办法沟通,我打赌这事儿只有杜丹美女知道,是不是?”

杜丹口无遮拦的道:“你问我算问对人了,我很遗憾的告诉你,你们村首富别惦记了!人家何佳现在正在热恋……”

杜丹这话一说,唐俊明显身边坐的胡意晃了一下,唐俊用眼睛的余光看到,这小子的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苍白得很。

唐俊叹了一口气,他就知道胡意注定悲剧,同学之间生恋情这种戏码没那么容易。两人真要是有感觉,当年估计就能好上,现在过去这么多年了,胡意苦逼的单相思,这哪里能是个头?

唐俊这么做有点残忍,其实也是为了兄弟好。

唐俊低头扒饭,这当口话题已经起来了,大家都开始八卦关于何佳男朋友的事儿呢!

一桌子都是同学,看上去其乐融融,但是这其中还是有很多猫腻,相对单纯的是王云几个,而班长贺林则是频繁的向陈锋敬酒?,两人互动很频繁。

很显然,贺林搞工程,搞建材生意,陈锋很快就可能成为管一方的诸侯,这中间当然有利益的纠葛。另外,宋婷一身行头价值不菲,手中拎的包也是LV,手表也是卡地亚,应该在临港混得相当不错。

所以,她周围包括陈锋在内,大家都会巧妙的凑趣,说是什么同学会本来是某日,因为知道宋婷回来,所以推到今天云云。

给人的感觉就是宋婷在这一桌是另外一个中心,男同学这边,陈锋混得最好,女同学那边当然就是宋婷了。

同学们的友谊是很纯真的,那是指当年那个年代?,现在大家都厮混在社会上,这种纯粹不自然的就会掺杂很多东西,这都很正常……

唐俊扭头看胡意,这小子像霜打的茄子似的,刚开始的那股子激情早已经烟消云散,唐俊看向他,他故意不往唐俊这边看,低头喝闷酒呢!

就在这种气氛之中,大家都喝了不少酒了,陈锋道:

“同学们啊,?我是真诚的欢迎你们有时间去同云山走一走,那里山很漂亮,空气一级棒,是个疗养的好去处。

不是我陈锋吹牛啊!只要你们去,?在那个一亩三分地,吃住安排那都算在我的头上,我陈锋混了那么些年,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陈书记威武,?我们一定要结伴去同云山!”贺林立刻凑上去捧哏。

何佳冷不丁的道:“唐俊,你能不能表个态?你是当村长还是啥?”

唐俊愣了一下,呵呵一笑,道:“你们去黄土坪我也欢迎啊,只是报我的名字可能会被打骨折,哈哈……”

“哄!”大家大笑。

陈锋道:“唐俊,你啊,太迟了!现在你这个处境就比较被动。在体制内工作,半路出家难,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沉下去做事,有时候困难你可以找我,我们同学一场,我能帮一定帮!”

唐俊愣了一下,忙道:“好,好,谢谢你了!我回头可能少不得要向你请教!”

唐俊这话说得很真诚,实际上他向陈锋请教什么呢?现在雍平的年轻干部中“党校六君子”名气非常大,张华就是其中之一,这六君子恰恰和唐俊是同龄人,如果换做心态不好的人,恐怕内心会很自卑。

但是唐俊不存在这种心思,?承认人家优秀算个什么事儿?唐俊只想干好自己的事儿,种好一亩三分地,其他的根本顾不上。

这个时候,贺林从外面走进来,应该是刚刚接了一个电话,只听他拍了拍手,道:

“同学们,同学们!大家安静一下啊,是这样,刚刚陈楠打电话来了,说她马上过来!那个啥,同学们现在咱们怎么开玩笑都无所谓,但是陈楠过来了咱们还是那个啥一点好不好?

毕竟现在咱们这群同学中,陈楠现在走得最好,我们同学一场,她能够在百忙之中给咱们这个面子,其实蛮难能可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