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全靠一张嘴!!/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德华盯着唐俊,心中非常的吃惊,看眼前这小伙,二十出头的年纪,他是怎么摸到自己办公室来的?

难道是门卫失职?或者是文斌主任疏忽?丁德华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关键应该是眼前这小伙有手段,要不然现在的政协门禁可没那么宽松。

“你是黄土坪乡的?是公务员吗?”丁德华道。

唐俊道:“是的,主席!我的编制现在在黄土坪乡党政办,不过现在的职务是在红鱼村任支部书记!我这一次进城来,钱书记给我讲,说现在县领导都在联系贫困村,我们红鱼村是当年丁主席您工作过的地方!

所以我也就不顾冒昧,反正现在我们村也是一穷二白,这不就直接来找您了……”

丁德华哼了一声,道:“你倒是光棍得很,但是你知不知道,我并不一定是联系你们村,联系扶贫村现在还是征求意见阶段,最终这个名单怎么分配,还得等县常委会会后才有具体的安排,你可能来早了!”

唐俊道:“不早,不早,丁主席!您别担心,我今天来找您,一不找您要钱,二不找您要批条子。我就是给您汇报一下我们红鱼村脱贫攻坚战的战略和战术的问题!

红鱼村的情况您老清楚,那是个什么地方?全村的平均海拔都在八九百米,山高路远,交通闭塞,庄稼地大都是死黄土,贫瘠难种。

老百姓年轻一辈的基本都出去了,家里全是老人小孩,空心化特别严重,劳动力非常的缺失。”

“主席,您说就这样的村,组织交给我来担任支部书记,我们怎么才能打赢这一场脱贫攻坚战?我们以前的打法很简单,那就是找上级党委政*府,要项目,要资金,要对口帮扶。总之一句话,就是要钱解决问题……

这个方法很好,如果全国就咱们一个贫困村,全国人民每个人给咱一块钱,红鱼村都要富得流油!但是现实情况不是如此,现实情况是大家都穷,黄土坪就是个穷地方!我们的资源有限……”

唐俊非常清楚,他必须快速的切入正题,而且要让丁德华感兴趣,要不然他就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所以他几乎不喘气,顿了一下,立马道:“刚才我一进来,主席您就挺紧张的!为啥呢?因为就是怕我哭穷,怕我找您开口子!

您是咱们黄土坪乡的老领导,我这哭哭啼啼的过来找您了,您能忍心啥都不给点?但是要是开了口子,四面八方都来找您开口子,您也有您的难处!

所以我想啊,咱们不开那个口,因为脱贫致富这个事儿,政策资源固然重要,但是真要打赢这场仗,那还得咱们村老百姓自力更生,奋发图强,我们村干部的责任是要给老百姓找到一条正确的路子,让人心归拢,拧成一股绳的去干。

脱贫还是要努力干才能实现,丁主席您现在是政协的领导,政协最集中的就是人才的优势,我今天上门找您,就是想主席您能在这方面给我支持!”

唐俊这一番说话想是演讲一样,其实这都是他即兴的发挥,尤其是最后说政协的人才优势,他也是灵机一动,因为刚刚进来的时候,丁主席以为他是秘书,?说在会上要加一条议题,就是人才优势的议题。唐俊就正好把这个点加入进来,这就是投领导所好,让领导有共鸣。

果然,丁德华双眼倏然睁大,很明显兴趣一下就来了,道:

“哦?看来你是有备而来啊!好,那你跟我说一说,你是怎么想的?我听一听你对红鱼村的发展有什么思路!”

来了!唐俊一听丁德华这话,喜出望外,当即就把手中的文件夹拿出来。

文件夹的第一页就是打印的一张黄土坪的鸟瞰图,蓝天白云,风和日丽的天气,站在天空之中的某个高处,俯瞰黄土坪乡,但见群山绵延,下面的风景真的秀丽之极。

在图片中两个地方最显眼,一是红鱼水库,另外一个就是森林最茂密的雷打岩以及雷打岩上面的平台山。

尤其是平台山,因为海拔在一千二百米左右,这里并没有森林,而是一望无际的高山草场,另外还有从雷打岩拾阶而上的茅草梯田,这在航拍图上都可以清楚的看见。

丁德华盯着这个俯瞰图,眼睛就一动不动了,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指着雷打岩的一片茂密的杉树林道:“看到这一片林子没有?当初这里也是茅草山,后来我们一个村把茅草山全部清理干净之后,飞机播种育林的!

那个时候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飞机长什么样子,嘿嘿,一晃三十年过去了,这里的杉树已经长成参天大树了,嘿嘿……”

丁德华盯着这俯瞰图久久不往后翻,唐俊有些懵掉了,他当初的设想可不是这样啊,他是想用一幅图给丁德华红鱼村的直观印象,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幅图一出来,一下把丁德华拉入到了缅怀过去的思绪中。

这怎么办呢?

还有,三十年前丁德华就和红鱼村有关联?

偷偷的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九点五十了,唐俊咽了一口唾沫正要说话,办公室外面,一个看上去颇为干练利索的中年人敲门进来:

“主席……”

中年人看到了唐俊,明显有些惊讶,后面的话都不好怎么说了。

“哦……”丁德华似乎才从某种思绪中回过神来,“啊……文斌啊,人都到齐了吗?”

文斌就是政协办公室主任,今天开政协!常委会呢,丁德华没去主持会议,文斌想着是不是主席身体抱恙,一看丁主席赫然和和一个年轻人在说话,这年轻人什么来头?

“人都到齐了……”

“好!我马上过来!”

丁德华点头,唐俊心中暗叹一声,多好的机会啊,差一点点时间,看来要等到会后了……

“那个啥,小唐,你先坐一会儿,我先去开会,等我开了会咱们再聊!”

唐俊一听丁德华这么说,心中当然欢喜得很,忙道:“没事,没事,主席!您开会要紧,我等您……



丁德华去开会了,唐俊当然不能在主席办公室坐,他便跟着文斌到了政协的小会客厅,他找个地方落座之后,立马取出纸和笔来,然后用手机查资料,干什么呢?当然是完善自己的这个发展计划书。

昨天他搞了一天,晚上搞到半夜,他结合自己在红鱼村半年的工作经验,另外还结合红鱼村自身的特点,最后他还要考虑丁德华当年在黄土坪工作的时候,他对黄土坪的整个发展思路,以及丁老的行事风格。

应该说时间太短,另外一切都太仓促了,他这个计划搞得很简单,可能还存在很多的漏洞。现在丁德华对此有兴趣,那他自然得立马再仔细梳理,完善,一定要把最好的状态拿出来,机会太难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再说政协办公室主任文斌,他今天专门安排常委会的服务工作,会议正式开始之后,他心中不由得嘀咕,这个叫小唐的年轻人是哪里来的?怎么就不声不响的摸到了主席的办公室?提前有预约,还是有其他什么门路?

文斌思忖了一下,还是跑到门口问涂叔:“老涂,今天你考勤的时候,有个年轻小伙去找丁主席,这人什么来路?”

老涂心中“咯噔”一下,心想莫非这年轻人捅了篓子?他心中不由得紧张,道:

“主任,这小唐说是从黄土坪来的!说和主席有预约,文主任,是不是这娃捅了什么篓子啊?”

文斌皱皱眉头,心中大抵知道唐俊应该不是什么预约,应该就是不速之客。

黄土坪来的干部文斌事先什么都不知道,竟然就直接见了主席?他心中不由得有点怪老涂门禁管得不严,他嘴唇掀动,想就这个问题和老涂说几句。

但是他转念一想这小年轻现在还在会客室气定神闲的坐着呢!老涂这个火爆脾气如果知道自己被人诓了,可能真会赶人,回头万一闹起来,恐怕丁主席更会对文斌的工作有意见……

一念及此,他便忍住了冲动,他回去特意跑到会客厅瞟了一眼,却看到唐俊埋头疾书,似乎是在写什么东西,非常的投入。文斌特意轻咳了一声,对方竟然没听到。

文斌对唐俊的印象便更不好了,他踱步走进会客室,手中捧着一个杯子,坐在了唐俊的旁边,用力的咳嗽了一声。

唐俊这才抬头,看到了文斌正襟危坐,他有些尴尬,道:“您好!”

文斌道:“你是黄土坪的干部,你姓什么?”

“我姓唐,现在黄土坪红鱼村的支部书记!”

“支部书记?”文斌将杯子往桌上一放,道:“你能当支部书记,应该知道没有预约就溜到丁主席的办公室,这是很不恰当的行为,如果都像你这样做的话,那我政协领导的工作岂不是要乱套了?”

唐俊一听文斌这话,心里便大致判断出对方的身份,眼前这中年人应该是政协这边办公室的主任或者副主任。

他怎么知道自己是溜进来的?是丁主席生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