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靠忽悠??/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连绵秋雨之后,终于有了一个好天气,唐俊早上起来推开窗户,看到整个雍平小县城都笼罩在白皑皑的晨雾中。

一轮旭日东升,阳光化作万缕细丝从薄雾中穿过,天空无比的明亮,空气非常的清新,深深的吸一口冷空气,整个人都觉得心旷神怡。

唐俊出门的时候大街上已经熙熙攘攘人流如织了,忙碌的人们在大街上穿梭,街边摆摊的小贩吆喝着,擦皮鞋的大婶们已经严阵以待,人流中的每一双脚都是他们盯的目标。

菜市口外面的牛肉米粉店外面排着一条队伍,唐俊从热气腾腾的消毒锅里面拿了一个大碗跟着队伍往前走,终于轮到他了,热气腾腾的出锅米粉用牛肉汤一浇,然后再加上香菜,花生米,小葱,还有大块的麻辣牛肉,这一碗粉的香味便扑鼻而来。

忙碌的大叔将大碗粉递给唐俊,唐俊将钱递过去,大叔一抬头:“咦,阿俊咋回来了?”

“万叔好!我昨天回的,看你忙,打招呼怕干扰你!”

大叔一笑,立马用筷子挑了一个虎皮鸡蛋塞到了唐俊的碗里:“快去吃,趁热乎的吃下去才舒服,哈哈……”

粉店老板万叔和唐俊的老爸唐大海以前是一个单位的,下岗之后他和老婆经营雍平传统的牛肉粉,算是天赋异禀,他的牛肉粉做得算是雍平一绝,生意好得要排队,也算是下岗大潮之后自创业的标杆。

唐俊吃了一碗米粉加鸡蛋,看了一眼手机,给万叔打了一个招呼便去找打印店,花了二十多块钱打印了一叠昨天准备的资料,用文件夹夹起来,心中就琢磨下一步怎么走。

丁主席高高在上,人家是县政协的一把手,唐俊一个支部书记怎么才能见到他?不仅要见到他,还要能和他老人家说上话,这实在是有挑战性。

这种挑战性就如同唐俊做业务的时候,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公司的名字,然后要凭此见到这家公司的老板一般,唐俊完成过这种挑战没有?他当然完成过!但是更多的情况是事与愿违……

“他妈的,要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

唐俊买了一包芙蓉王,夹着文件夹就往政协大院那边跑,雍平是个小县城,但是四套班子各有院子,最大最气派的当然是县委大院。

不过四套班子的院子都不远,政协的院子在雍平完小的附近,窄马路旁边立着一个大门,门口守着一个年龄约莫四五十岁的保安大叔。

这个地方唐俊来过几次,所以很轻车熟路,他故意不看大叔,夹着文件就往里面钻。

“哎,小伙子,小伙子……”保安大叔眼睛尖得很,政协上班的几十号人他都铭记于心,唐俊是生面孔,他立马叫住他。

“小伙子,请问你找谁?”看这大叔,年龄虽然不小了,但是腰杆挺得笔直,双眼炯炯有神,看上去就有军人风范。

一般的人碰到这种情况恐怕立刻就要怂,不过唐俊久经考验,面皮很厚,面对大叔的审视,他气定神闲的凑过去,道:

“找丁主席!我黄土坪乡的!”

“找丁主席?”保安大叔双眼一瞪,很显然是惊得掉眼珠子。啥小伙子,一进门直接找主席的,闹着玩么?

“怎么了?大叔,是不是现在找主席的人挺多啊?”唐俊依旧稳得住。

“呃!”保安大叔心中不由得有些狐疑,政协最近考勤管得严厉了,进出登基严格了,这都是丁主席上任之后的改变。

丁主席任政协一把手之后,走马上任第一把火就提出要大力加强人民政协的机关建设,切实做到“两提高一造就”,即提高全局观念、服务意识和政策水平,提高工作水平和效率,努力造就高素质的政协工作者队伍。

以前政协被认为是退居二线养老,或者是干部边缘化的一个机构,可现在丁主席来了,气象不一样了。

主席要求严格,下面的人岂能掉以轻心,所以搞得上上下下压力很大,工作作风也转变了,保安涂大叔在这里干了十多年门卫,最近也是打起精神,严管考勤。

文主任开会的时候说了,一定要搞好进出考勤工作,要把政协上下班以及来往登记搞正规化,不要让丁主席把政协的机关工作人员给看扁了。

涂大叔的压力真很大,因为丁主席是从县常委退下来的领导,他又刚到了政协这边工作,所以每天访客真的很多,有下面乡镇的,有县里科局办的,还有一些企业界的人,总之一天院子里进出的人多,热闹得很,相比以前的政协机关,不可同日而语。

涂大叔当了十多年门卫当然有经验,他最大的经验就是察言观色,他的常用招数就是用洪亮的声音和访客说话,用眼睛盯着对方。

如果对方底气不足,基本都是要露馅的,只要对方神色不对,基本可以判断这人可能是上访的,或者是其他什么来路不正的人,可以考虑将其拒之门外,十有八九不会错。

正因为涂大叔有这一手,政协办公室文主任才信任他,这个时候文主任压力非常的大,每天就是担心出乱子,捅篓子……

涂大叔打量唐俊,觉得这小伙子不一般,应该不是瞎闯的人。不过太年轻了,这么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直接要找主席,他是什么身份?

“小伙子,你有没有预约?还有,你找主席有什么事?”涂大叔的语气缓和了一点。

唐俊心中暗暗好笑,听门卫的口气,大抵丁主席应该在院子里,这让他心中一喜。他昨天就想过了,政协丁主席一天工作繁忙,可能很多时候都要下去调研,能待在办公室的时间可能不多。

但是星期一上午一个单位一般会有个统筹会,丁主席在单位的几率最高,再加上政协换届也没有多久,丁主席走马上任才几个月,工作的事情不一定完全理顺了,在这种情况下,每周周一上午唐俊更有可能找到人。

丁主席在,事情就的几率就提高了不少,唐俊不慌不忙的掏出芙蓉王来,递给涂大叔一支,自己也点了一支。

他其实不抽烟,但是这个时候他得给自己点上,要不然递烟的动作太刻意不好。

“大叔,我请教你一个小事啊!”唐俊凑到涂大叔边上,压低声音,装出神神秘秘的样子:“丁主席是不是很严厉啊,是不是特别凶啊?”

涂大叔盯着唐俊,一脸的懵逼。

唐俊道:“不是,大叔你别误会!我是从下面来的干部,是来找对口扶贫领导的!你说咱就这么和领导见面,心里哪里有不紧张的?

可是领导又不给咱缓冲时间,这万一要是汇报不能让领导满意,妮玛……这罪过就大了呀!”

涂大叔终于听明白了,唐俊是怕见领导,可是又不得不见,年轻干部都有这个毛病,见领导的时候心虚害怕,别说是黄土坪来的干部了,就算是政协内部的几个小年轻见领导的时候那也是忐忑紧张,老涂在机关待的时间很长,这种情形见得比较多。

一念及此,老涂会心一笑,道:“你紧张什么?紧张也解决不了问题啊!”

“你快进去吧!趁着九点四十之前看能不能找主席把事情汇报完,要不然待会儿要开会,等文主任汇报工作自后,主席可能心情又不好了,那个时候你再去可能撞枪口上……”

“啊……好,好!谢谢大叔,太谢谢你了!你看我这烟掐了,掐了……”

“对了,叔,主席办公室是在什么位置?”

“办公楼三楼,东边挂着牌子呢!”

唐俊掐了烟,心中无比的愉悦,大踏步的就进了政协院子,直接上了办公楼第三层,这一层比较安静,东头只有一间办公室开着门,门虚掩着。

唐俊慢慢的凑过去,通过门缝外里面看,看到一个五十出头的老者正背对着门,他站着身子,双手举高,教用力的往上提起来,像是在做早操一般。

这就是丁主席?

唐俊看不到他的面容,但是从背面看年龄应该是,另外办公室外面有铭牌,当时领导无疑。

唐俊看了一下手机,现在九点一刻了,九点四十要开会,时间很短了。自己过来一没预约,二没找人给领导通气,完全就是像无头苍蝇一样撞过来的,走到了这一步,哪里还能退?

当即他一咬牙就用手敲门。

“咚,咚,咚……”敲门的动作很轻,但是又要保证对方能听到。

老者依旧没有回头,过了好大一会儿,他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道:“进来吧!小文啊,今天会议的议程要加一条,要常委们一起讨论一下政协的人才优势的议题……”

“呃……”唐俊知道老者把自己当成了是秘书,他酝酿了一下,道:

“丁主席,我是黄土坪乡红鱼村的村支部书记唐俊,今天特意来拜访主席,给您汇报我村脱贫攻坚工作的一些情况……”

“嗯?”

老者“咦……”了一声,迅速扭头,脸上明显一脸的惊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