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宣布任命!/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钱朝阳本来心事重重,但是现在受到了唐俊的感染,他的心情一下就开朗了,说句实话,他的压力也非常的大。

他到黄土坪之后,工作一直干得不顺利,班子里面龃龉多,乡长马建国有些摆不正位置,两人工作上缺乏沟通,行事风格上也大不相同,搭档起来很累。

红鱼村的支部建设方面,可以认为是两人的一次明显的冲突,钱朝阳十分清楚,在这个问题上他必须要撑住,要不然以后他的工作更难开展,意志更难贯彻。

所以他施展一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策,表面上他看好谷潇,准备在红鱼村培养谷潇来接替杜祖学,实际上他早就在红鱼村安排了一个唐俊。

唐俊第一次引起他的主意,是钱朝阳下村的时候看到唐俊帮老乡赶羊,小伙子穿着草鞋,戴着斗笠,拿着鞭子,嘴里“吁~”的喊着,那架势还真有几分老乡的味道。

钱朝阳看到这一幕,就觉得这小伙子下了功夫,而不像乡政|府其他几个小年轻,下村之后老乡斟的茶都不敢喝,嫌茶杯脏,唐俊是沉下去干工作的。

另外,唐俊在乡政|府的年轻干部中,不显山不露水,他是唯一一个被安排下乡蹲点的干部,也没见他有多少怨言,年轻人沉稳有担当,不急不躁,这难得。

当然,饶是如此,钱朝阳这一次把唐俊提拔到红鱼村书记的位子上,也是冒险之举。没有办法,他已经没有退路了,谷潇过早的暴露了自己能力的弱点,彭大的一拳打掉了他的威信,同时也打掉了钱朝阳手中的一张拖延底牌。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钱朝阳硬着头皮把唐俊放在了红鱼村支部书记的位子上,其实昨天晚上他一宿没睡觉,就是担心红鱼村情况那么复杂,唐俊干不好,如果是那样,他的工作也跟着会十分被动。

但是今天钱朝阳和唐俊坐在车上一细聊,发现这小伙子远远比他想的要成熟啊,这让他很欣慰,觉得红鱼村这块心病应该能在唐俊手里解决好,他的心境自然就好了。

“唐俊,你这一次去县城,我没有什么其他的资源给你。但是这一次县委开会,县领导决定要对我们全县一百多个自然村中的一部分重点贫困村进行县领导对点帮扶。

我们黄土坪乡有两个名额,红鱼村我已经报上去了,这个资源我给你挣了,这一次你自己跑一跑,看能不能把这件事跑定下来!”钱朝阳道。

“啊……有这个好事么?那最好,我今天进城重点就放在这件事上面!”

钱朝阳点点头,道:“县政协丁主席在90年代初期的时候,在我们黄土坪乡干过乡长,后来又干过书记,对我们乡的情况非常的了解。

红鱼村雷打岩林场改制,当初就是他搞的!应该说他对我们乡是有感情的!但是,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丁老已经很久没有来过我们黄土坪了,他能给你们带来什么,这就不知道了,这需要你们沟通,实际上也是你唐俊显本事的时候……”

钱朝阳说到了丁主席,唐俊马上想到了这个人,这个人在雍平县政坛还是挺有名气的,也是基层出身,最早在企业里面干工作,后来从国企出来之后就下乡,从副乡长干到乡长,然后干党委书记,干局长,最后进了县委班子。

去年四大班子调整的时候,他担任政协主席,唐俊听过这个领导,但是没有见过面,他就琢磨自己进城之后怎么去见领导?

“书记,您放心,红鱼村的工作我一定能干好,我一定不辜负您的信任和期待!”唐俊道,他尽管心中也不是完全有底,但是这话说出来铿锵有力。

这就是他在外面打工三年的历练,人的信心是需要相互鼓舞的,唐俊现在工作压力大,困难多,钱朝阳面临的也是一样的情况,黄土坪这么一个全县的贫困乡,钱朝阳作为这个乡的一把手,面临多少困难?

唐俊说这话不止是拍胸脯表决心,同时也是给钱朝阳增加信心,果然钱朝阳心情更好,他用力拍了一下唐俊的肩膀,道:

“好!我们共同努力,都要下功夫!”

……

红鱼村,村部是临时租的钟小燕家里的房子,村部外面,今天聚集了很多人。

一大清早文书王贤平就发广播通知,要求全村的党员到村部开党员会,其实这个会议就是要宣布红鱼村新书记的人选。

其实这个消息昨天晚上就传到了红鱼村来了,杜祖学是最先知道的,这几天杜祖学被免职的事情在村里被热议,大家都想乡政|府会怎么调整村里的班子呢!

现在尘埃落定了,乡党委会决定让唐俊担任红鱼村支部书记,不得不说这个消息让人很意外,但是仔细想想又在情理之中。

而对杜家人来说,则是大跌眼镜,尤其是杜祖学,他做梦都没想到红鱼村村支部书记会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年轻给占了去,他心中那个气啊。

他儿子杜平道:“马乡长看来这一次又吃亏了,昨天我和张华还吃了饭,张华还说村书记的事情乡里还是得让您上,没想到这一天的功夫就……”

杜祖学是个年逾五旬的大汉,他身材魁梧,双目炯炯,听了儿子的话,他哼了一声,道:“红鱼村支部书记又不是香饽饽,谁爱当就能当?谷潇不是盯上了吗?结果书记没当上,还被老羊倌彭大一拳头砸得鼻青脸肿,丢人现眼……”

杜平道:“是啊,谷潇干不了,唐俊比我还小一岁,他能干得了?回头可能下场更惨!今天不是开会么?回头我就让一组和三组闹一闹,我看村里的事情他姓唐的能摆平几样!”

杜祖学微微蹙眉,不置可否的道:“刚刚村里喇叭喊的几点开会?”

“这个……好像是十点吧!”

杜祖学嘴角微微翘起,道:“十点开会好!我过去看一看这个会怎么开!”

村里临时的会议室就在钟小燕家的堂屋里面,平常如果开全村的大会,就要去红鱼村以前的老小学的晒谷场,红鱼村的党员有一百人左右,但是能参会的超过三分之一就不错了。

都是乡里乡亲,钟小燕家里又是开药铺的,所以大家来了斟茶递水少不了,钟小燕忙前忙后的给长辈们斟茶递烟,劲头十足,可以看得出来,她的心情非常的好。

唐俊和钱朝阳一起下了车,到了堂屋里面,钱朝阳掏出一盒烟来散:

“各位老哥,今天我轮班守水库大堤,同时顺便参加你们支部会议!今天支部会议的内容只有一个,那就是乡党委任命我们唐俊同志担任红鱼村支部书记!”

没有办法,村里条件有限,开会很难做到摆讲台,用麦克风正襟危坐的讲话,刚开始钱朝阳也不习惯这种方式,但是现在半年过去了,他已经完全融入到了基层新会议形式了。

堂屋里党旗还是准备了,来的都是党员,但是大家说话聊天就如同拉家常,喝着茶,抽着烟,乡党委会的精神就顺利的传达下去。

屋子里大部分党员都是老人,听了钱朝阳的介绍,大家都比较认同,其中彭三叔是老党员,他呵呵一笑,道:

“唐俊这孩子我早就觉得他能行,他来我们村的第一天就帮我们老大家赶羊,现在年轻人中这种苗子少了!

组织任命他来咱们村干书记,我彭三坚决拥护!”说话是彭三叔,老彭家的唯一党员,家里也是茶叶的种植大户,算是比较富裕的家庭。

彭三叔这一说,大家都表态,唐俊在村里蹲点有了半年,为人勤快,喜欢帮助人,没有架子,老百姓对他的印象都很好,这一次他当上书记虽然让人意外,但是大家都不怎么排斥。

看到这一幕,唐俊挺感动的,钱朝阳则是松了一口气,他今天之所以亲自过来,就怕出乱子,现在看来在觉悟比较高的党员会议上,唐俊还是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同。

“老杜来了!”

不知谁嘀咕了一声,现场的气氛立马变得有些怪怪的了。

钟小燕这时候正站在堂屋外面呢,看到杜祖学大步流星的走过来,她一下愣住,好大一会儿才道:“杜……杜叔好!”

“哈哈!小燕你这妮子,今天糊涂了,我比你把大三月呢?,能叫叔吗?”

钟小燕闹了一个大红脸,她才意识到之前自己都是叫人家书记,今天村里书记换了,她……她怎么还能叫书记?

杜祖学看不出有什么异样,进了堂屋之后,周围的党员们下意识都站起身来,他毕竟当了十年的支部书记,在老百姓中的威信不是一日可以扫除的?……

唐俊悄无声息的站在了前面,让钱书记坐在了领导的位置上,他心中清楚,今天不能让钱书记和杜祖学说上话,如果今天这局面需要钱书记出面,他唐俊走马上任第一天就算是出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