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已经不是小唐了!!/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蒙蒙亮,今天又是个雨天,唐俊起床洗漱之后,第一件事是出乡政|府大院到门口水果店买了八个香蕉和一串葡萄,黄土坪这里是土家族聚集地,老百姓对风俗很讲究。

就比如唐俊去医院看望谷潇,买水果得是偶数,最好是八个,如果只买七个那就是大不吉利,因为当地的风俗有句话“七死八活”,所以看病人一定要逢“八”才吉利。

这些唐俊以前都不知道,这都是他来黄土坪工作之后学到了风俗,所以基层真是处处留心皆学问,在这方面唐俊的心思比较细,他自己也比较用功。

买了水果去医院的路上,他心中就盘算书记说十点钟出发去红鱼村,现在刚过六点半,他吃早点过后?去医院待一个小时,八点左右他得去一下乡里的农电站找站长黄永刚。

红鱼村的农电改造迟迟落实不了,尤其是一组现在是老大难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能不解决,农电电网对电力系统来说是不赚钱的亏本买卖,所以县电力局对农电的投资一年是有固定限额的,额度用完了就没有了。

红鱼村海拔高,路途险,一组的线路长,施工难度大,就是这些原因导致这一条线的改造一直没有纳入规划,老百姓怨声载道,村干部束手无策。

乡里的领导倒是有心解决,可是黄土坪本来就是贫困乡,各村都是千疮百孔,一年乡里能够挣到的资源就那么三核桃两枣子,根本就不够分,所以这个工作一直就拖着没解决。

“唐俊!”冷不丁,唐俊忽然听到一声断喝,吓得他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哈哈!你小子就这么点鼠胆么?叫一声就被恐吓到了?”恶作剧的家伙说话粗犷而豪放,唐俊抬头看到了张红。

“你真要吓死人,大早上的!派出所长怎么没有正形啊!”唐俊道。

张红冷笑一声,道:“谁规定派出所长就该一天板着个脸?现在是新时代,文明执法,尤其是在农村,要和老百姓打成一片,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

“行了!别说那么多大道理,就问你一句,吃了早餐没?”

“走起,走起!唐俊,你这话问到我心坎上了,泽彬餐馆,牛肉米粉!”

张红一只手搭在了唐俊的肩膀上,两人联袂到了镇上唯一一家餐馆里面过早,雍平人喜欢吃米粉,一般县城的米粉店都是吃的鲜米粉。

然而黄土坪离县城太过遥远,所以这里只有干米粉用热水泡发胀的“干粉”,口味要差一些,不过餐馆覃老板的浇头很好,麻辣牛肉的浇头再加上一个卤鸡蛋,那味道特别的带劲。

张红大口吃粉,边吃边道:“唐俊,看走了眼啊!没想到你这摇身一变成了村支书了,不错啊,一把手!”

唐俊愣了一下,没想到张红嘴里冒出这么一句话来?,他刚才见张红那么大喊一声,以为这小子要找他报昨天的仇呢!

“张所,我这个一把手比不得你这个一把手!黄土坪那是什么地方你还不清楚?一团乱糟的地方,穷得只剩下老人和留守儿童了,村里连村部都没有,所以这个担子谁担谁知道!

不过有一点,张所不是喜欢钓鱼吗?黄站长可是经常在我们红鱼水库搞到大鱼,回头欢迎你去钓鱼,顺带着给咱们红鱼村带去一些和谐,好不好?”

张红皱皱眉头,瞟了一眼唐俊,本来他准备了一肚子奚落打击唐俊的话。就像昨天在车上那样,唐俊当村支部书记今天在乡政|府传得厉害,可在张红眼中一个村支部书记那算个什么玩意儿啊。

别说是村支部书记了,就算张红自己这个派出所长,如果不是家里逼着,他张红早就不伺候了。黄土坪这地方就不是人待的,派出所五个人,辖区大得吓人,天天都是鸡毛蒜皮的案子,有时候忙起来周末都没有休息时间……

可是唐俊这几句话一说,张红什么话都不好说了,唐俊的年纪不大,性子稳得惊人,不骄不躁,不卑不亢,从从容容,这让张红感觉别扭,酝酿的很久的一拳打不出去,那多难受?

“行了,张所!就这样吧,我先去医院看病人!回头休息时间咱们再聊……”

“你急什么,今天不是周六吗?”

“周六那是你们的周六,对我来说天天都是工作日,地球不爆炸我们不放假!”

唐俊给老板结账了,转身匆匆走了,张红从背后看着唐俊,嘿一声:“这小子,有点意思啊!老子看他比看张华顺眼多了!”

唐俊到医院见了谷潇,还别说昨天彭大打得还有点厉害,谷潇脸肿了半边,看到了唐俊拎着东西过来了,谷潇咧嘴道:

“哎呀,小唐过来了啊,这怎么好意思哟!”

“谷叔,一点心意啊!那个啥,你好好在这里休息几天,刚才我和医生聊过了,说你最好再打几天针,我觉得遵医嘱好,你不要急着出去……”

谷潇微微愣了一下,从唐俊的语气中,他感到了一丝和寻常不同的味道,他沉吟了一下:“小唐……”

“谷老叔,唐俊现在可不是小唐了,他是你们村书记了!这事儿乡里大家都知道了!”

正在给谷潇换药的护士王蓉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小小的乡镇就是这么没有秘密,昨天晚上乡政|府发生的事情,今天满大街人都知道,连医院里的护士大姐都知道唐俊担任红鱼村支部书记的消息了。

谷潇一下愣了,盯着唐俊,唐俊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他用手摸了一下鼻子,道:

“谷叔,钱书记的意思是让我先暂代一段时间,村里多事之秋,昨天还出了这样的事情,哎……”

谷潇脸色一变数变,内心真是五味杂陈,一时都不知道怎么说话。

想着昨天的事情,再想着杜祖学,还有村里那一团乱麻的问题,谷潇内心真的感到无力,乡里之前有意让他担任书记,钱朝阳也找他谈过话,他自己也有那个意思。

但是昨天的事情真的让他心灰意冷,没有想到今天一大早,乡里就有了新消息,唐俊担任了红鱼村的支部书记。

谷潇对唐俊没有成见,相反他还比较喜欢这个谦虚懂礼貌的年轻人,只是他想村里那么多事情,那么一团乱麻的人际关系,唐俊能够捋顺?他能有杜祖学那样的八面玲珑好手段?

而且这一次杜祖学可能还在背后搞鬼,想到这些种种,谷潇真是有一肚子话想说,可是这些话他都不好怎么开口……

“来,谷叔,抽烟!”

唐俊自己不抽烟,但是兜里一直放一盒芙蓉王,因为村里的男人不论老少基本都抽烟,所以和人见面递烟便是基本的礼貌。

谷潇将烟点上了,果然气氛就比刚才舒服了一点,唐俊才道:“谷叔,昨天是什么情况?怎么彭叔就动手了呢?”

“彭大那个死羊倌是个什么货色你不知道?他就是个老恶棍,老东西!”谷潇气不打一处来的道。

唐俊皱皱眉头,他刚来村里的那会儿很不适应这种交流,因为老百姓思考问题很多时候不是有条理的,更不是理性的,他们就是直来直去的,看什么不爽,不服就干的类型。

谷潇能够当村干部情商算是比较高的了,但是还是忍不住会说这些话,唐俊不做声,谷潇发了牢骚之后,道:

“事情的起因是林权确定了,但是之前不还有一年多的公益林补偿款么?这个事情村里开会没有说,杜祖学也没说,彭大,邓开灯他们之前也没说。

可是昨天开会的时候,邓开灯忽然开口要这笔钱!你说村里哪里有这笔钱?村里没有这资金,我怎么给他们钱?

好家伙,我跟他们讲道理,邓开灯就说我是贪污,彭大跟着起哄,我气不过就骂了彭大一句,没想到这羊倌竟然抬手就打人,我大意了,没闪……”

“嗤!”

唐俊一笑,旋即收敛笑容,道:“谷叔,这是有人掺沙子!没有人在背后怂恿,怎么会十三个户那么一致?

你和彭大不对付大抵也是被人利用了,嘿!”

谷潇脸色一阴,道:“五组这帮家伙就是得寸进尺!关键村里没有这笔款子啊!他们要钱没有,要命一条,那还能怎么着?”

唐俊一听谷潇这话,心想幸亏乡里没让他担任村支书,?要不然红鱼村肯定要炸。

谷潇干事爽利,人很聪明,精力旺盛这是优点,但是干工作缺少方法,和人沟通情商不在线这是弱点,相比优点来说,弱点更致命,所以让他独当一面肯定不行。

唐俊想到这一点,下意识就想到了钱朝阳,自己能看出的问题,钱书记看不出来?但是钱书记之前还是想把谷潇推上去,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钱书记也是无奈,不得已而为之,因为无人可用。

然后唐俊想到了自己,钱书记对我的任用是不是也是一样的?不得已而为之?

一念及此,唐俊心中便生出一股傲然之意来,不被看好我就偏要干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