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和所长角力!!/阳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彭大家是去年刚刚修的房子,裸的水泥砖堆垒起来的三大间屋子,屋子里面一股羊骚味儿,采光不好,因为这个位置刚好在水库大堤南边的最高处,守堤的干部都喜欢在这里落脚,因而唐俊对他家是比较熟悉。

彭大是个五旬左右的汉子,国字脸,八字胡,脾气很躁很凶,很多人都说他是刁民,其实唐俊觉得这个人还不错。

第一个他勤劳,家里养了一百多只马头山羊,家里还有一个年过八旬的老父亲,这都靠他一个人搞定所有事情。

在红鱼村这种环境,能够自己修新房,能够送娃上完大学,能够伺候好老父亲,能够把三件事都干好,他就算是很能干。

第二,彭大这个人外冷内热,唐俊刚刚下村的那会儿,他看着唐俊一外来娃子,经常很热心的给唐俊介绍村里的情况,所以这个杜祖学眼中的刁民,唐俊对他的印象其实蛮好。

根据村里的说法,彭大和杜祖学矛盾由来已久,有一年杜祖学和彭大矛盾激化,彭大硬是狠狠的甩了杜祖学一羊鞭子,然后两人彻底结怨,那个时候杜祖学已经是村支部书记了,彭大的凶狠从这件事也能看出来。

“彭叔!”唐俊进屋子,看到彭大坐在火炕边,手上果然带了铐子。

看他的模样,眼睛通红,头发爆炸,穿着一件破棉袄,古铜色的脸上尽是桀骜和不服,他那如鹰隼一般的目光落在了唐俊的脸上,迅速挪开,不发一言。

坐在他旁边的是派出所的干警陈博,唐俊对他道:“张所呢?”

陈博朝隔壁堂屋努努嘴,杨青云掀开布门帘,在堂屋里看到了张红还有村里的文书王贤平,另外还有五组一帮参会的村民,唐俊道:

“谷村长呢?”

“送乡卫生院了,鼻子打破了!”

“什么情况?”唐俊眼睛盯着王贤平。

王贤平目光有些闪烁,旁边一人道:“谷潇骂人在先,说咱都是穷疯的狗,说彭大穷得跑了老婆……”

说话的人是五组村民邓开灯,也是“刁民”,曾经在县民政局撒泼耍赖,出过大洋相,这一次林权的事情就是他和彭大两人领头搞起来的……

“老邓,你少说两句吧,打了人还有理了?打了人还有冤情?”王贤平道。

“王贤平,你狗日的我看也是欠打……?”邓开灯双眼一瞪,也不管什么公安局啥的了,庄稼汉子的彪悍劲儿又上来了。

唐俊忙道:“好了,好了,王叔,灯叔,你们先别吵!你们这样吧,我和张所先说点事,你们去隔壁座,这个事儿咱们慢慢来,好不好?”

唐俊很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儿,他对处理这一类事情有经验,那就是反正就是满脸推笑,不断的打圆场。

黄土坪高山上的老百姓性子爆,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像是山里的野猪似的,一惹毛就炸。所以和他们打交道,就是顺着毛摸,三句话不离一个“好”字,果然唐俊这一番圆场,局面缓和了很多,堂屋里王贤平带头,大家都散了。

唐俊从兜里掏出一支烟,扔给张红,张红点上烟,道:

“今天我都收拾行李准备回城了,突然又是你们这里出事,我老婆晚上估计又得骂人!”

“哎呀,今天到周五了,妮玛日子混得太快了!”唐俊笑道,他凑上前一步,道:“张所,你放心,嫂子能体会咱们干基层的苦,什么妈的鸡毛蒜皮的事儿我们都得管……”

张红眯眼盯着唐俊,唐俊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张红一个派出所的所长在乡里还是有点面子的,相比起来唐俊一个普通驻村干部两人差距还是有点大。

但是张红从唐俊身上看不到这种差距,唐俊的意思是想要放人?门都没有!

张红心中下定了决心,便等着想看唐俊怎么说话,而唐俊呢,他当然不会相信张红什么收拾好了行李准备进城这些鬼话了。

乡ZF到红鱼村有20多公里路基只有4.5米宽的山路,张红就算是开快车也得半个多小时才能赶过来,但实际上从王贤平报警到张红赶过来,满打满算也就20分钟的样子。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张红接电话的时候,人已经在靠近红鱼村的方向了,因为进城是相反的方向,很显然张红撒谎了!

彭大爱冲动,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性格谁都知道,今天这个会唐俊没有参加是因为他觉得这事儿已经板上钉钉,他不需要掺和了。

但就是这么一次组一级的会议,事情搞这么大,一出事张红马上赶过来铐人,唐俊想到这一点心中就明白,他如果直接让放人,恐怕得碰钉子。

然而彭大不放,五组待会儿邓开灯他们肯定要闹,老百姓一闹起来,村里又没有人镇场子,回头怎么办?

一旦遇到那种情况,唐俊是不是要去找已经暂停书记职务的杜祖学来控制局面?如果事情到那一步,乡里钱书记面子就丢尽了。

钱书记来黄土坪时间本就不长,还未完全站稳脚跟,如果他在红鱼村的问题上翻车,他在班子中还有威信?

“张所,刚才我给钱书记打电话汇报这件事情,书记的意思是让你按规矩办,该抓人就抓人!现在有些人传谣,说钱书记和马乡长是对头。

我看这些人就是嘴欠,至少在今天这个事情上,他们的意见就是一致的!你把人带走,村里的事情我来摆平,你放心撤吧!”唐俊道,他手中夹着烟,说话不紧不慢,就像是一杯温吞水。

张红愣了一下,忍不住道:“真抓人?”

“那可不真抓吗?书记和乡长都让你抓,你不抓能成?”唐俊淡淡的道。

两人说话间,陈博掀开门帘走了进来,道:“张所,妮玛,这帮人在外面越聚越多,我看到有人抄了扁担,不……不……不会有事吧?”

张红豁然站起身来,大门是虚掩着的,他站在大门口看了一下外面的晒坪,好家伙,这才一会儿功夫,晒坪上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黄土坪是土家族乡,汉子们有些还穿着民族服饰,土家的民族服饰大抵就是湘西剿匪记里面田大榜那装束,普普通通的一后生,一穿上这种服饰便有一股彪悍桀骜之气。

彭大在红鱼村可是出了名的“刁民”,杜祖学都敢打的人,那能是一般的暴脾气?打了杜祖学在前,今天又打了村长谷潇,张红心中转过这些念头,下意识心里就有点打鼓。

“就这么把人带走,会不会搞出事来?”他心中忍不住犯嘀咕。

“唐俊,书记真是跟你那么说,让我抓人?”

唐俊掏出手机道:“我拨书记的电话吧,你自己跟他讲,好不好?”

“不用,不用,老弟!”张红打了一个哈哈,道:“这样吧,你是驻村干部,你出面跟大伙把今天这事儿做个说明,告诉大家真相,让大伙都散了,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干什么?他们是挑战公安局派出所的权威么?他们这种行为已经严重干扰办案了!”

唐俊一笑,道:“张所,你是不知道红鱼村最近的情况!?为了林权确权的事情,红鱼村早就闹得不可开交了!老百姓都盯着这件事,村书记杜祖学被停了职,谷潇也算是有点威望的吧,你看今天出了多大洋相。

高山出狠人,你还不了解黄土坪的人吗?你跟他们关系搞得好,他们掏心窝子给你,可是谁要惹毛了他们,那是什么事情他们都敢干。

你还真别跟他们讲什么《治安管理条例》,你跟他们讲道理那是对牛弹琴,他们反而觉得你是在耍官腔,那是要出大事的,这帮人真横的,我们先前就是怕搞出群体事件来,这不才报案让你们派出所来维持秩序嘛!”

张红一听,脸一下就变了,道:“你们报案怎么就不把事情说清楚?我们来两个人怎么维持秩序?”

“王贤平报的案,他也真是的,估计是慌了神,没把事情说清楚,今天我在大堤上值班呢,也是刚刚才听到消息说出了事,这样吧,要不张所你打电话让朱指导员把所里的人都叫过来?”

唐俊这一说,一旁的陈博吓得一哆嗦,道:“叫不得,这时候叫人过来,那不是火上浇油吗?我们所里一共也就五六个人,没有能力处理群体事件,?关键是一旦出了差错,谁……谁能担责?”

张红瞪了陈博一眼,自己的脸一下就红了,陈博作为派出所的干警,怂成了这样,真是丢人现眼!

“咳,咳!”张红清了清嗓子,对唐俊道:

“唐俊,红鱼村现在是多事之秋,在这时候我们办案子也不能完全固执死板,一方面我们要尊重法律,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考虑实际情况!

现在的情况是我倘若把彭大给带走,你们村可能真要生乱子,现在谷潇去了医院,一个王贤平能够压住这么多人?

还有你唐俊,年纪轻轻,因为这件事影响了仕途也就罢了,真要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哪怕是牙被人打掉一颗,那也一辈子遗憾,是不是?”

“张所,你是个明白人!我们基层干部就是苦命,有些事情是没办法!反正今天这事儿你自己拿主意,不管你怎么办,我都代表红鱼村支持你的决定!”唐俊拍着胸脯,这几句话说得铿锵有力。

张红摆摆手对陈博道:“去把铐子打开,这事儿先回乡里再从长计议,事情究竟怎么解决,乡里也要开会研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