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真是个狠人/天命神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和火锅店。

钱总腿上绑着绷带,斜躺在沙发上,脸上的青肿还没有消退,此时,正愁眉苦脸,盯着门店外一群小混混。

报警也报了,可就是没人来。

他原本是来给员工发工资的,可突然闯进来一群人,一开口就说张魂一是骗子。本来这事跟他没多大关系,可他毕竟承了张大师的人情,总不能当作耳聋,于是就说了一句,张大师是有真本事的人,他不是骗子。

就这么一句,结果,小混混们一窝而上,将他给打残了。

打残后,人家小混混里面走出来一个医生,亲自给他又包扎上。

这事闹得!

钱大财满脑子郁闷,本想着自己做生意,也得罪过不少人。想想这事就这么算了,可人家小混混不同意啊。非要堵在门口,张魂一只要不出现,万和火锅店就别想再开张。

“钱老板,再过三分钟,要是张魂一那小子,还不现身,我们可就不客气了。”黄毛手里拿着球棒,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手上拍打着。

“你要找他,去君尚风水找啊,你们来我这儿,这叫什么事......!”钱大财是躺着中枪,一脸的憋屈。“王经理,电话打通了没有?”

“钱总,大师说二个小时后到。”王珂也是第一次碰到这么不讲里的流氓,其实她是不知道,流氓一般都不讲理,要是讲理,谁特么还做流氓。

“这也差不多了呀!”钱大财一声叹气。从包里掏出一叠红票。“各位小哥,鄙人这有些红利,你们拿去分了吧,一会警察来了,可就不好收场了。”

王珂一听,也是叹了口气。当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这些小混混给钱既然不要,钱总已经给过三次了。

连一百万都不行。

这特么到底什么个玩意!

钱大财心里那个堵啊 ,险些没把老血给气的咳出来。

“钱老板,我们虽然是小混混,是别人眼中的流氓地痞,无赖,但我们也是有职业道德的,俗话说,不拿二次钱,这是我们行里的规矩。你这动不动就拿出一叠红票,引诱我们犯罪,是在怀疑我们的办事能力,还是跟我们的雇主串通好,来考验我们的?”

黄毛越说越来气。嘴里唾沫满天飞。继续骂道:“我告诉你,钱大财,老子要是拿你一分钱,就是你养的。同样的,你要是再敢拿红票当我的面甩来甩去,我特么立马剁了你这只猪手。你信还是不信?恩?”黄毛这狗日的,脑袋可能被王大壮打坏了,还有这种逻辑。

此时,他特么的真拿出一把刀来,扬在手上,只要钱大财再敢抖动一下手里的红票,他就毫不犹豫的斩下去。

尼玛,也不知道这狗日的脑子是怎么想的。

钱大财撇了撇嘴,无奈之下,只好将手里的一叠红票放进了皮包里,干脆闭上眼睛,随他们折腾吧,只要别把老子的另一条腿打残,由你们来。

黄毛一见钱大财真把钱给收起来了,他眉头一紧,右手在嘴边抹了一把,脑门一皱,喝道:“我特么让你收起来没有?老子让你别特么在手里摇摆红票,可没让你放包里。你是想死,是不是。操,兄弟们,给老子上,打断他另一条腿。特么的,敢耍老子,老子跟你没完。”

钱大财哭的心都有了,特么,不是你让我收起来吗,不是说不要吗?老子都拿出来三次了,你们这群小混混还有没有一点良知,还有没有一点做混混的悟性。出来混可不就是为了红票吗!现在老子拿出一百万,你们居然假装清高,还装逼做孙子,这是想干嘛!

他很无语。

就在黄毛招呼着一群人,拿着铁锤冲进来的时候,门口突然出现一个人。

这人,当然就是我张魂一。

“住手。”

“呦呵,张魂一,你终于现身了。为了跑路,连自己家老宅都给挖走了,你还真是个狠人。我黄毛平生最佩服的就是你这种不要脸的狠毒之人。”黄毛把手一抬,制止了手下砸向钱大财的锤子。

“大师,你终于来了!”王珂居然哭着冲向我,一把将我抱住,哭的稀里哗啦。

钱大财用他那条没有断的腿想要站起来,可他过于肥胖,撑了几下,怎么也站不起来,只好抽泣道:“大师啊,你来了就好!来了就好!我钱大财这辈子没有真正的朋友,你是一个。”

我冲他轻轻点头,然后视线落到黄毛身上。“什么人让你来闹事的?”

“有人让我来请你去居香阁一会,不知道张大师有没有空啊!要是没空,你的公司名下的客户可是会死人的哦!”黄毛阴恻恻的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A4纸,展开后,上面是君尚风水这段时间给客户服务过的地方,以及客户的家庭地址。

“好,我跟你去。不过在去之前,我想先打断你们的腿。”我淡淡的说道。

黄毛脸色一变,往后退上三步,大手一招,门外冲进来二个人。这二个是屁大的孩子,也留着黄头发,可恨的事,他们的手里正合力举着一个一米多高的十字架。

十字架上散发着诡异的红色。

有股奇怪的力量在上面缠绕,令我眼睛有些发花。

就在我愣神的空档,黄毛突然右手作剑指,左手张开,一边跳一边口中念念有词。

嘭。

十字架居然飞了起来,朝我砸来。

我眉头一凛,右腿一抬,一个侧踢将此物踢飞。

然后,刚刚踢走,诡异红色的十字架又飞了回来,如同一支离弦之箭,朝我射来。

“大师,小心!”王珂在一旁紧张大叫。

我很奇怪,这个黄毛使的这叫什么邪术。

十字架虽然破风刺来,但在我眼里只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右指一弹,将十字架给击飞。

黄毛还想故技重施,我可没那功夫陪他继续玩下去。

一个侧移,将他抓在手上,上去就是两个大嘴巴子。

顿时鼻血直流,一张脸肿的连他妈都不认识。

“大师饶命,我就是个跑追腿的。你杀了我也没用啊!”黄毛没有一点骨气,当即跪下来求饶。

不等我说话,黄毛搬起一旁的盆景石槽,朝自己腿上狠狠砸下去。

咔嚓,他把自己的腿给砸断了。

真是个狠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