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长的跟妖怪一样/末日:小姐姐没了我怎么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帅心里很慌,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将唯一生还希望放在阴阳内劲上。

它进入体内,哪些被打乱平衡的阴阳气息却很排斥它们,相互撞在一起。

气爆声不断响起,嚣张的丧尸病毒却被余劲震到伤口处。

淡黄色液体流出,丧尸病毒已奈何不了柳帅。

知道捡回一条命后,赶紧将心法运转到极致,很多不稳定的气息已经被它们同化。

随着时间推移,被同化的气息越来越多,瓶颈上突然又多处道裂痕。

“这鬼玩意究竟要怎样才能突破啊?”

念头闪过,还没等你去想,丧尸们的攻击就已近在咫尺,只能快速规避。

白衣女子将一切都看在眼中,厉声喝道:“这样都杀不死你吗?”

话音一落,响指声传来。

丧尸们对身体一僵,然后快速列队。

“阵法?”刚得出判断,它们就开始进攻。

它们的配合实在太好,柳帅每躲掉一次攻击所消耗的力量,是以前的二到三倍。

本就不多的内力已所剩不多,身上又多了几条口子。

白衣女子将一切看在眼中,嘴角终于有淡淡笑意浮现。

同时,寄生兽已偷偷来到柳帅身后,尖利的触手刀突然刺向他大腿。

浓烈危机感传来,身体处于对危险的本能,向旁边移动了些。

骨头虽然避开,肌肉却被贯穿。

“啊,好疼!”话音未落,白衣女子的话就传来:“更疼的在后头!”

三个寄生兽已刺出触手刀,他的双臂和另一条腿被贯穿。

四肢被固定,他本想全力挣脱,丹田位置却突然传来很强的吸力。

寄生兽的力量被同化成他需要的阴阳气息。

柳帅现在都还有很不真实的感觉,可,丹田里的气息在变强,由不得他不信。

咔、咔咔!

瓶颈上又多了一道裂痕。

看到突破希望,赶紧加快了心法的运转速度,同化速度变得更快。

喝、哈!

挣脱寄生兽瞬间,他直接奔向了密集处。

用同样的方式同化着气息......

随着时间推移,瓶颈处已经裂痕密布,却始终没办法冲破。

“看来还需要更庞大的力量才行!”念头闪过,才发现寄生兽已所剩不多,丧尸也损失了一小部分。

呜呜......

白衣女子的叫声引起了丧尸们的共鸣。

更加伶俐的攻击落下,他再也没有机会靠近寄生兽。

柳帅现在已不需要它们,全力挥舞着唐刀。

丧尸成片、成片地被斩,残肢断臂已堆积成尸墙。

“你的小弟就快死光了,接下来就轮到你啦!”

“想激怒我?”

白衣女子双手合拢,还剩的丧尸和寄生兽同时冲来。

与此同时,她已化为一道白影藏在了丧尸的影子里。

柳帅并没有注意到她,直到左斜面传来很强的危机感,才瞄向哪边。

无比伶俐的爪击已逼近,正常闪躲根本避不开,只能连续挪移,勉强将其避开。

现在轮到白衣女子心惊,此人全身是伤也没死,力量还比进来时强很多,这究竟是个什么妖孽?

想法太多,顾忌就越多,好多次能重创柳帅的机会都被白白错过。

“老妖婆,你也不过如此嘛!”

白衣女子听到这个称呼,瞬间就暴走,长发如铁扫帚般袭来。

闪避时,余光正好瞄到她精致的瓜子脸。

“满脸皱纹的老妖婆,你不在家里安享晚年,非要出来找死吗?”

“啊......我杀了你!”

她的声音已经变成愤怒小姐姐的声音。

柳帅才没时间去欣赏蛇蝎美人,将所有力量都灌注在鱼肠剑上,准备一击必杀。

白衣女子仿佛能洞悉你的想法,就是不给你近身的机会。

时间一长,她的消耗就大于柳帅。

铮!

“我的头发,我的头发......”白衣女子失去长头发,绝世容颜已若隐若现。

“长得跟个妖怪一样,难怪需要用头发遮丑!哎,可怜,可悲啊!”

啊......

白衣女子已彻底暴走,连丧尸都不在控制,一心就想弄死柳帅。

“原来丧尸不攻击她就是靠这一袭白衣,得想办法先将其破坏掉!”

拿定主意后,不断在附近制造幻影。

呜呜、咕咕!

丧尸和寄生兽不停冲来,他们瞬间被包围。

活动空间变小,白衣女子也冷静了些,双手不断结印。

丧尸再次被控制,同时用同一种动作攻击。

别看它们动作生硬,一起出手后,躲闪都很困难。

被连续抓伤后,丧尸们也付出了大代价。

呜呜!

现在还活着的已不足一百。

“老妖婆,你就知道躲在它们后面吗?”

白衣女子都要被这可恶的小子气死,自己明明年轻漂亮、性感妖娆,他非说自己是老妖婆。

“不将你凌迟,难消我心头之恨!”

阴风爪!

微微阴风出现后,周围的气温在急速下降。

它下降到零度左右,一个庞大的爪影瞬间出现。

柳帅面色凝重,将能调动的力量都汇聚在麒麟纹上,心意拳瞬间轰出。

巨大爪影和拳影撞在一起。

轰、轰隆隆!

白衣女子身体摇晃得很厉害,最后还是没能站稳。

连续吐出两口逆血,她的气势变得很萎靡。

“就算死,我也要带着你!”

她连续结印后,附近顿时阴风大作,气温在急速变得寒冷。

温度还在下降,空中已有小雪花落下。

同时,白衣女子化为一道残影冲来。

嗤啦!

柳帅的胸膛被爪子贯穿。

嗤!白衣女子的心脏被鱼肠剑贯穿。

“你,你?”

“你去死吧!”鱼肠剑搅动,她的生命力在急速流失。

柳帅伤的很重,刚准备将爪子拔出,丹田内又再次冲出古怪吸力,白衣女子体内的劲力被强行拖拽到体内。

磅礴阴寒气息进入,他的血液都差点被冻结。

心法不断运转,阳面气息在不断让身体回温......

与此同时,还活着的丧尸刚靠近五米范围,就会被恐怖气劲震退。

寄生兽想用触手刀攻击,同样被震退。

柳帅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还在专心对抗着白衣女子的阴寒气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