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皇城大殿奏对/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啸缓步走在通往皇城的大道上。

这里的建筑与后世那极其简约的样式不同,也不是无极观那种极尽奢靡。

大楚的皇城宫殿,高大、庄重,到处都彰显着人族共主的威严。

一路上,他能感受到无数神念在他身上飘过。

然后又若有若无的离开。

人皇召见,谁也不敢真的细细探查。

九层白玉高台之上,重楼高檐的议事大殿外,韩啸抬头而立。

“你就是韩啸?”

许诸看着面前年轻到可怕的青年,双目中透着精光。

就是这个青年,让人皇陛下数百年不曾变化的心境有了不同。

也是这个年轻人,让古井不惊的人皇行事越发张扬。

虽然早各种画面中见过韩啸的样子,许诸还是不禁开口询问。

“昌宁学子韩啸,见过大人。”

在没有了官身与仙卫营暗卫身份后,韩啸在官方,只剩下学子身份。

残缺之身,修为境界无法探查,立在大楚皇宫之前,这位定是大楚大内总管,许诸。

看着躬身而立,一身气息沉稳的韩啸,许诸微微点头。

如此年龄,能到宗师境界,在这皇城大殿前,能不卑不亢,很是难得。

而且,人皇可是说过,要让他继承衣钵。

这样人物,不可轻待。

“你可知人皇为何召见?”

许诸再次开口。

“因为我对大楚有用。”

韩啸抬头道。

许诸微微一愣。

这个答案,是真的。

但这样的回答,实在是,实在。

“呵呵,你是我见到的少有的有些情趣的读书人。”

许诸轻笑一声,抬手道:“人皇在等你,进来吧。”

韩啸抬步走上九层高台。

一进大殿,一股无边压力陡然降临。

这是强大到极点的大能自身无形散发的威能。

后世,当年在未成为圣者之前,韩啸也不能控制自身的威能。

“韩啸,拜见人皇。”

立在门口处,他抬手躬身。

“嗯。”

大殿中传来一声回应,然后就许久没有声息。

韩啸一直躬身低首。

“你说说,为何要将那青条山扔出天外?”

人皇低沉的声音传来。

“回陛下,因为义愤。”

韩啸的话说完,大殿中又是沉默。

“你已是儒道宗师境界,义愤,来于何处?”

“此义愤来自天地道义,来自万民良知!”

“万民,良知……何来?”

人皇的声音似乎有些犹豫。

韩啸躬身道:“良知来自教化。”

“便如,徐焕甲?”

“是。”

“那花船之上所有人,能教化?”

“能。”

“那白乐宗呢?”

“能。”

“为何不教?”

“花船之上人不过将心底欲念扩大,只需回到满是阳光的世界,他们便会回归本来面目,不用教化。”

韩啸顿了顿,然后又道:“至于白乐宗,他们需要的是规矩。”

“规矩……”

片刻之后,人皇的声音再起:“去吧,等你在书院得到陶浩然的认可,再来说规矩之事。”

“韩啸告退。”

韩啸说完,一步步退后,然后径直离开。

自始至终,人皇并未与韩啸相见。

就算如此,以白衣之身,得人皇召见,也是千年来第一殊荣。

“许诸,你觉得此子如何?”

等许诸走进,人皇低头问道。

“陛下,此子不管是修为还是神魂气度,都是一时翘楚,其沉稳务实之态,同龄人中,老奴仅见。”

许诸躬身道。

“嗯,朕近些时候要忙九天外之事,你记得多看顾些此子。”

人皇的声音传来。

“陛下,以这韩啸的性子,怕是什么都算计到了,根本用不着老奴看顾吧?”

许诸微微一愣,忙出声回道。

“就是因为他都算到了,才说你要看顾。”

人皇的声音缓缓消散。

许诸低着头,神情一凝。

这韩啸,竟是连人皇和自己都算在其中?

这等胆大包天人物,怪不得人皇要自己看顾。

说不定这小子真会在皇城之中闹出什么事情来。

——————

“三叔,你说这韩啸,到底有什么本事,竟是能得人皇召见?”

“叫十六哥。”

徐徐行进的马车之上,闭目盘坐的韩木申淡淡道。

“哦。”

他对面跪坐的蓝衣少女不情愿的应道。

韩木申是永宁侯韩再春三子,虽然暂时没有领什么差事,但曾在皇城书院求学,很有些才华。

今日他带着侄女韩尚悦来接韩啸,是自家父亲的意思。

按照父亲所说,韩家人大多是武夫,难得有两个能多少有些文名的,该亲近亲近。

可是他们来到,韩啸已经被接走。

人皇亲自召见。

当韩啸的随从将消息说出来,韩木申整个人都是蒙的。

人皇威盖天下,竟然有闲情接见一个从昌宁来的学子?

因为信息的不对等,世上知道韩啸已是宗师境界的人不多。

如陶浩然等人也不会逮着人说韩啸如何。

而韩啸在昌宁与边关处的名声,传到中州,也已经淡了。

若不是他沿途所为,所作的诗文,天下间知道韩啸之名的,真不多。

“三叔,这十六哥据说很会作诗,我能不能让他给我写几首?”

“还有啊,他还和紫萱姐姐同行,我能不能让他帮我引荐一下?”

“刚才那车马,是不是灵焰宫的,灵焰公主也想见十六哥?”

“三叔,你说十六哥有没有机会入皇城书院?”

……

韩木申睁开眼,看一眼面前好奇的侄女。

“尚悦啊,你十七了吧?”

韩尚悦一愣,点点头。

“人家姑娘十七都在家相夫教子了,可知道你为何没有?”

“那是爹爹疼我,舍不得我啊?再说,这满皇城的男子,没一个是我瞧得上的。”

韩尚悦娇笑一声道。

“错了,二哥一直都是头疼,说你这般疯疯癫癫的怎么嫁的出去。”

韩木申哈哈大笑。

“三叔,你欺负人!”

韩尚悦脸一红,气的抬腿将面前的小案踢飞。

等她闹够了,韩木申坐直身躯道:“尚悦,须知道盛名之下无虚士,韩啸能名满中州,定有其过人之处。”

说到这,他低声道:“陛下怎么也不会召见无才之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