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没那么多讲究/如意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镇国公府内,许明意披着一件檀色罗衣,正坐在桌前对灯一遍遍地看着字条上的内容。

单看其上内容,只是一封简简单单的家书,是给滇州湘王府的管事的——大意是在京中遇到了些变故,回滇州的时间会延迟,因而临时交待了一些府中军中的事务。

若只是这样,这封信显然并没什么可以拿来做文章的。

可若当真这么简单,湘王又为何会选在深夜传信?

且选择用信鸽,而非直接使人去送信,显然是不欲被他人知晓。

所以,这封信……究竟有什么玄机?

到了最后,许明意干脆躺回到了床上,仔仔细细反反复复地看了一遍又一遍,却依旧无所得。

直到窗外天光泛亮,她方才将信纸放下。

却是直接唤了丫鬟进来伺候洗漱更衣。

收拾妥当之后,许明意拿着东西去找了许昀。

有些字里行间可能存在的蹊跷之类,她看不出来,二叔或许能看得出来也说不定。

此时天色不过初亮,下人正于院中洒扫,许昀则尚在梦中,呼呼大睡着。

小厮来到床边,将人晃醒:“二老爷,姑娘来了……”

若换作旁人,他大可一句“二老爷还没醒呢”给挡回去,但这是姑娘啊,在这家里,姑娘要见谁,何时受过时辰地点的限制约束?

许昀困得厉害,但听说是侄女,还是强迫自己坐起了身来,口中埋怨着:“这一大早的,到底是有什么要紧事……”

“二叔,我可以进来了吗?”女孩子询问的声音传进耳中。

许昀听得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究竟怎么回事,大好的年纪不知道好好睡觉,一大早的精神就这么好,像话吗?

“进来进来,你不进来,还想让我出去不成……”许昀边接过小厮递来的外衣披上,边无可奈何地说道。

许明意笑着走了进来:“特意等了天亮才过来,没太吵着您睡觉吧?”

许昀听得眉头一跳。

合着这还是侄女特意体贴过他的时辰吗?

“说吧,这么着急找二叔有什么事?”

“是想让您帮我看封信。”许明意在小厮搬来床边的鼓凳上坐下,将手中字条递了过去,不忘交待道:“您小心些,别给弄破弄皱了,拿着两端看便是。”

许昀边依言展开,边问道:“让我帮着看什么?”

侄女又不是街边不识字的阿婆,需要特地寻他来念信。

“您仔细看看,这信上字里行间,是否有什么特殊之处,譬如换一种读字顺序,会不会有其它含义或暗号?”

许昀会意点头,视线扫过落款印记时,不禁一怔,旋即转头看向侄女,印证地问道:“……这是湘王的家书?”

许明意点头。

许昀眉头一抖:“湘王的家书怎会在你手里?”

“当然是截来的。”

许昀的眼神顿时更为惊诧了:“……你截湘王的家书作何?!”

女孩子的神情依旧平静:“截来看看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许昀面颊抖了抖:……信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他暂时没看出来,但他侄女是真的太不对劲了!

“您快帮我看看。”许明意催促道:“您若看不出什么来,我好去问旁人。”

还要拿去问旁人?

侄女知道自己干的这件事是见不得光的吗?

许昀一肚子话不知道从何说起问起,但对上女孩子那双清醒明亮的眼睛,到底还是选择了沉默。

反正也管不住,不如少说点吧,毕竟惹急了侄女遭殃的还是自己。

这般想着,许昀再看手中的信纸时,莫名就觉得脖子上架了一把无形的刀,逼迫着他助纣为虐。

但他还是认认真真地看了几遍。

最终只是摇头:“倒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说着,将信纸拿远了些,又看了看,若有所思地道:“但有一点倒是有些奇怪……”

“哪里奇怪?”许明意忙问。

“你看这里。”许昀指向信纸,道:“这信上是不是留白太多了些?”

留白?

许明意微一点头,她先前也发现了,这张信纸上有一小半都是留白的,但并未过分留意。

许昀问道:“你这信纸,想来应是从竹筒中取出来的吧?”

其上除了折痕之外,还有卷起过的痕迹。

许明意眼神微动,点着头道:“没错……”

重点便在这竹筒上了——

信纸折叠起放于信封内,多些留白倒是无所谓,可若是要卷起放入竹筒中,如此大幅留白却多半是该裁去的才对……

“但也只是稍有些奇怪而已。”许昀道:“或许写信之人懒得裁罢了,毕竟真论起这处留白,似乎也没什么用处……”

许明意思索了片刻后,起身道:“多谢二叔,我先回去了。”

她这里应是短时间内摸不出什么端倪来了,不如先交给吴恙和王爷,由他们身边的那些高人们给瞧一瞧。

许明意回到熹园后,便让阿珠将东西送了出去。

阿珠前脚刚离开,后脚朱秀便寻了过来。

“姑娘——”

一身黑袍的朱秀在堂中行礼。

“如何?可找到动手的机会了?”许明意问道。

“回姑娘,还不曾。”朱秀答道:“如今纪尚书之案未了,占云竹因有从谋之嫌,如今亦是被严加看管,不时还要被大理寺传唤,且此人警惕性颇高,属下一时还没找到方便下手的机会。”

当然,他若想直接动手,对方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此事必须要悄无声息,干干净净,不可惊动大理寺的官差——如今将军不在京中,府内局势紧张,姑娘行事慎之又慎,不能为了区区一个占云竹给人借题发挥的机会。

许明意会意点头:“那便先使人盯紧了,一刻也不可放松,绝不可再让此人有任何逃脱的可能。”

她想要的,一直都是占云竹的命。

此番托国师办成此事,也并非是想让对方跌入泥潭,让他尝尝所谓身败名裂的滋味——这些虚无的东西对她而言是毫无意义的,他反倒认为多拖延一日,无辜之人受其害的可能便多一分。

她想杀人,历来没那么多累赘的讲究,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想让对方从宫中那只龟壳里滚出来,以便她动手罢了。

朱秀定声应下来:“姑娘放心,属下这次敢以人头担保,定不会再有丝毫差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