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314,汪氏不行了?/清穿之福晋一心想失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毕竟一个是自小就立的太子,一个是皇上宠爱的长子,那么四爷有什么呢,什么都没有,若是不暂收锋芒的话,除了输还能有什么?

“女儿知道了,会找机会和四爷说说的。”

乌林珠觉得四爷不会经不住诱惑,要不然也不会隐忍这么多年。

可是尽管心里这么想,可是乌林珠终究心底还算是担忧的。

生怕四爷一时错了主意。

“这事本也不该你去说,可是如今,也就你可以和四爷说得上话,再说了,要是因为此事,皇上震怒,那么你也逃脱不了。”

觉罗氏心疼的看着乌林珠,嫁给皇子,确实能享受至上的荣耀,但同时也伴随着赔上性命的危险。

因此在的知乌林珠被许给四爷的时候,觉罗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开心,更多的是担忧。

而此时这种担忧便显现出来了。

“女儿知道额娘在担心什么,想来四爷也不是那么不知轻重的。”

乌林珠安慰着觉罗氏,对于觉罗氏的提醒和担忧,乌林珠也能理解,毕竟四爷现在有这样的优势,那么他若是不心动,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只是就算心动,那也不是时候。

“那就好,你阿玛在皇上手下做事,对皇上的心思也能摸出一二。”

觉罗氏欣慰的点点头,随即给乌林珠分析起皇上的心思。

“就算太子不与索尔图联姻,也会得到索额图的支持,毕竟太子生母是孝诚仁皇后,是赫舍里氏的女子。只是现在太子羽翼丰满,皇上掌控起来已经渐渐吃力,因此才会抬四阿哥起来,好制衡太子。”

觉罗氏只是一介妇人,自然不可能看的如此透彻,这些话还是费扬古解释与她听的,就是为了,让觉罗氏来说给乌林珠听。

之前统领府的一段时间相处,费扬古也察觉出了乌林珠的不一样,对此他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应该是四爷宠爱乌林珠,所以才会让乌林珠有这种变化。

所以,才将这些事细细捋了一遍。

“这些都是阿玛与额娘说的?”

乌林珠深深锁紧眉头,费扬古是领侍卫内大臣,皇上的侍卫,所以有时候,知道的事情要比旁人知道的多。

那么觉罗氏现在说的这一切,肯定是费扬古说的喽。

“确实是你阿玛说的。”

觉罗氏点点头。

“阿玛有心了,只是现在这个时候,四爷也不能直接去找阿玛!”

这个时候,四爷可是在风口浪尖之上,最好的就是不与任何大臣来往。

“这事你知道就成了,你阿玛和额娘自然是不愿意看着你们出事的,有时候忍一时风平浪静。”

觉罗氏就是不喜欢乌林珠和她们见外,自己的女儿自己不疼,难道还等着别人情趣疼不成。

“嗯,只是额娘过来了呢,那阿楚辉怎么办?”

乌林珠这个时候才想起,觉罗氏现在可不是只有她一个女儿,还有一个儿子呢,费扬古为其取名阿楚辉。

再加上阿楚辉早产,又不会说话,那觉罗氏更应该照顾阿楚辉才是。

“你放心吧!那小子虽然早产,可是身子骨倒是极好的,心在倒是长的胖乎乎的,不比你小时候差。”

提起自己的儿子,觉罗氏眼里都是笑意。

在最初得知阿楚辉不会说话的时候,觉罗氏确实自责难受,可是时间久了,觉罗氏反到看淡了,就算不悔说话,那又能怎么样,只要阿楚辉一生平安就好。

“额娘出来的时候,将石嬷嬷和蒋妈妈留了下来,所以阿楚辉没有关系的。”

觉罗氏还是相信石嬷嬷的,石嬷嬷虽然现在不怎么理会府里的事,可是她的身份在哪里放着,府里的人,也不敢出什么幺蛾子。

在加上,西林觉罗氏现在怀孕了,才没有时间理会被她认为是个哑巴的阿楚辉。

“既然额娘都安排妥当,那么女儿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额娘的照顾。”

乌林珠撒娇的拽了拽觉罗氏的衣裳,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敲响。

“咚咚咚”

“主子!”

这声音是绿芽的,她不是去送小盛子的吗?泽呢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听着声音,像是跑着回来的,因为绿芽在说话的时候,喘着粗气。

“进来吧!”

乌林珠疑惑,绿芽不是小圆,所以,绿芽遇事,一本都很冷静,这么着急的情况,可是不常有的。

“咯吱!”

房们被打开,绿芽走了进来,随后还不忘关上房门。

“怎么了,瞧你的表情不太好!”

乌林珠心里更加疑惑了,这出去一趟,怎么绿芽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奴婢打扰福晋与主子谈话了。”

绿芽则是满脸歉意的看了一眼觉罗氏。

“没关戏,瞧着你的样子,怕是出事了。”

觉罗氏摆摆手,方正他和乌林珠的谈话已经结束,谈不上什么打扰不打扰的。

“回主子,府里确实出事了。”

绿芽紧跟着点点头,之前她们照顾乌林珠,所以整个正院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谁知道,她今天出去了一趟,这才听到下人们在议论纷纷,一问下才知道是汪氏出事了。

“西北小院的汪格格病重,怕是撑不了几日了。”

绿芽皱着眉头说到。

“碰”

乌林珠的手一抖,不小心碰到装着牛奶的杯子,还没有动口的一整杯牛奶就这么直接打翻了。

听到动静的小圆,赶紧进来查看,便看见撒了的牛乳顺着桌子流到桌沿上,眼看就要到乌林珠手边了。

吓得小圆紧张的喊到。

“主子小心些。”

同时拿起帕子仔细的擦干净洒在桌子上的牛乳。

这些牛乳都是烧滚了,直接端过来的,尽管凉了一会,可是还是烫的很,要是不小心烫伤乌林珠,那就不好了。

“奴婢该死,惊着主子了。”

绿芽满脸的歉意,别说乌林珠惊着了,就是自己刚刚知道的时候也被惊到了,都怪自己大意了。

“这汪氏被送去西北小院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还不到一个月的功夫怎么就不成了。可有请府医过去看看。”

乌林珠呆愣之后,便回神来,只是这结果,实在是没有想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