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极限运动【33】比赛现场,突遇事故/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山之上,阳光甚远,寒风凛凛。

白术站在起点位置,踩着双板,手里捧着摄像机,正在细致地擦着镜头。

她一边拍摄一边介绍:“这里就是起点了,十分钟后,等两位选手做好准备就开始比赛。我全程负责跟拍,如果镜头里缺少了谁的镜头,就证明他表现得不尽人意……”

素来沉默寡言、张口就喷人的白术,此时喋喋不休,一厢情愿地为她的偏心找理由。

观众心里跟明镜似的。

不过,她偏心得如此光明正大,竟是不惹人反感,哪怕是埃米尔的粉丝,都规矩坐在屏幕前配合她。

这是一场大型直播,牵连到整个东亚的观众,本该是正式、严肃、公正的,可这样的定位多少会显得乏味。所以,白术这种接地气的方式,更让人觉得有趣。

何况——

直播间的主人公,本来就是她啊。

她又不是职业摄影师。

“白术小姐,你确定要跟拍吗?”埃米尔收拾妥了,踩着单板滑过来,轻巧地停在白术身边。

他眼睛笑弯了,似月牙,一头金发被吹得张牙舞爪的。没有平时的张扬、傲慢、臭屁,反而显得平易近人,极有耐心又满怀热情,落在他的粉丝眼里肯定就跟换了个人一样。

“嗯。”

“那你会拍我吗?”

“不会。”

“我的粉丝会很失望的——”

埃米尔装模作样的话还没说完,身后就蓦地伸出一只手,把他往后一拎,直接扔出了镜头。

顾野现身于镜头之前,气势不再收着,神情狷狂且自信,“不巧,我的粉丝会很高兴。”

“……有我多吗?”埃米尔揉了下腮帮子,挑衅地看过去。

微微侧首,顾野没正眼看埃米尔,而是看向白术和镜头。他轻挑眉,嘴角勾着似有若无的笑,字字顿顿地问:“你们说呢?”

【……】

直播间一秒给炸了,乌拉乌拉地给他声援。

沃日!

颜值+攻心,他们立马倒戈!

“当然,”白术手指蹭蹭鼻尖,配合地回答,“他不如你。”

“现在!马上!立刻!”埃米尔备受刺激,气呼呼地凑到镜头前,大喊道,“网上投票!投我!投我——”

他没喊完,又被顾野拽去一边。

顾野斜他,“何必自取其辱?”

“你等着!”

“知道我国多少人吗?”

愣怔半刻,埃米尔反应过来,神情微僵,没好气地骂:“……臭不要脸的,你们作弊!”

顾野淡淡道:“直播间能听到。”

“……”

埃米尔揉乱了短发,暴躁地离开了。

……

所有设备检查完毕,埃米尔和顾野站在了起点。

白术一手举着摄影机,一手拿着信号枪,在某一刻喊了声“开始”,同时信号枪发射。

登时,埃米尔和顾野一个起跳,踏着单板冲向了下坡。

白术用的是双板,比较方便、简单,她看了眼二人的身影,才扔下信号枪,拿着摄影机往下滑,有条不紊地跟在顾野后面,虽然在移动中摄影机不可避免地振动,但白术的手很稳,画面受损不大。

顾野的每一个动作,白术都拍得清晰可见。

跳跃,旋转,翻越……

这是一个表演场地,所有的障碍和空地都给他提供发挥空间。而他也没让人失望,任何动作和关卡都没掉链子,表现一点都不逊色于职业运动员。

至于——

跟埃米尔比,究竟如何……观众们只能通过无人机遥遥观看,完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赛程近半时,白术飞越过一截枯木,她将镜头对准顾野,拍得稳稳的,但是个人都会惊叹于她的技术。在空中翻转了三百六十度,白术一个花式落地,然后抄着小道来到顾野前面。

她手一抬。

顾野在距离她两米的地方起跳,在空中翻转着,倒立的一瞬正好掠过白术头顶,他伸出的手跟白术的拍了一下。

二人击掌。

这一幕,第一视觉的白术没有拍出来,但是头顶的无人机却拍到了。

引起一阵惊呼。

“哇喔~我也来~”

落后一步的埃米尔高喊一声,跟白术招手。

然而,在他刚准备动作的那一刻,白术就跟瞎了、聋了似的,直接转过身,再一次将镜头对准顾野,跟上。

埃米尔:“……”

风猎猎作响,白术的视线落到前方的下坡处。左右都是顺滑的坡道,中间有一处断裂,运动员有两种选择。白术估摸着顾野会选择中间的风险地带,而顾野的选择果真跟她所想的一致——

她加速跟上顾野。

顾野飞跃断崖时,有一大段空中表现的动作,她必须不能放过。

于是,她跟顾野一前一后起跳,自己虽未有花销的动作,但保持跟顾野差不多的水平线上,把顾野每一个动作都拍得清清楚楚。

比专业摄影师还要专业。

直播间一通“嗷嗷”的喊声。

可——

腾空的辽阔视野里,却让白术发现雪地里的一丝异样。

她挑了下眉。

她跟顾野一前一后落地。

并且,停了下来。二人对视了一眼。

“要认输了吗?”紧随其后的埃米尔跟他们招呼。

白术和顾野没有动。

埃米尔从他们身侧滑过,但是,没等到他们的反应,滑行十来米后,生生停住了,奇怪地回头看他们。

“去看看。”顾野低声跟白术说。

白术点头:“嗯。”

两人进行了没头没脑的对话,然后,就踏着雪板偏离了比赛轨道,朝不远处的杂木丛林而去。

埃米尔“哎”了一声,见他们没有反应,挠挠头,想了片刻后还是跟上他们。

然后——

比赛宣告结束。

在杂木丛林里,躺着一个穿着滑雪设备的男人,雪板断裂成两断,脑袋磕在石头上,雪被鲜血染得鲜红。

他躺在雪堆里,毫无知觉。

出事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