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用计假死/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238

这诚亲王府,诚亲王妃殁了,相比之下,这刘颖的死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刘颖明天的出殡,肯定也是要操持的,但是诚亲王妃的灵堂很快就布置起来了。

毕竟相对而言,刘颖只是一个晚辈,她的死,和诚亲王妃比起来,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诚亲王妃的灵堂很快就设立起来了。

可是这佳陵郡主却迟迟没有去对付向侧妃,只是让人把她给看管起来了。

诚亲王世子看着一直在灵堂上忙碌着的佳陵郡主,总想说些什么,可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其实依着诚亲王世子的想法,就看着佳陵郡主以前的样子,还不得直接把向侧妃给大卸八块啊。

可佳陵郡主却没搭理向侧妃,只是把向侧妃给看管起来了。

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这一直忙碌着,到了晚间,佳陵郡主去了诚亲王妃居住的佛堂。

佳陵郡主进了诚亲王妃的正房。

这佛堂,一切从简,布置的很是简单,桌子上还点着檀香,而这淡淡的檀香味,也是诚亲王妃身上的味道。

在这里,佳陵郡主格外的心安。

其实到现在,佳陵郡主还是不太能接受自己母妃的死。

可是这生死是最超越不了的。

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她改变不了这个解决,只能强迫自己接受。

佳陵郡主呆呆的坐着掉眼泪。

而诚亲王世子此刻也进来了。

“小妹,我想着你就在这里,妹夫来了,四处寻不到你。”诚亲王世子坐到了佳陵郡主对面。

“大哥,我为何总觉得母妃好像好在,其实我想了想,这些年,我并不是一个好女儿,我都很少回来陪伴母妃。”佳陵郡主伤心的说道。

其实这话也说到诚亲王世子心里去了。

他又何尝不是呢。

都是一样的罢了。

他其实比佳陵郡主还不如。

其实诚亲王世子从前心里是怪诚亲王妃的。

毕竟诚亲王妃这些年不问世事,一心向佛,基本就是住在佛堂的。

这让他们夫妻很被动啊。

所以他平日里也很少来看诚亲王妃。

说起来,也真不是个好儿子。

“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呢,这些年,我也对不起母妃,总以为以后会有机会好好萧景母妃的,可是却没想到母妃竟然离开我们了。”诚亲王世子也很懊恼。

“大哥,母妃死的太冤枉了。”到现在佳陵郡主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是啊,小妹,我还想问你,为何只是关着向侧妃,而没有让她赶紧给母妃陪葬呢?”诚亲王世子问道。

佳陵郡主闻言,冷笑了一下:“我是故意的,我就是故意这样折磨向氏那个贱人的。”

“你这话何意?”

“今日我看着向氏的样子,多半也是认命了,毕竟连向贵妃和父王都保不住她了,她除了认命还能怎样呢?可即便是认命了又如何,可人总是会害怕的,这人啊,最怕的不是面对生死,而是等待死亡。”佳陵郡主一字一句的说道:“她知道自己的死期不远了,可偏偏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现在活着的每一刻,对向氏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诚亲王世子一脸惊悚,没想到佳陵郡主竟然是这样想的。

这的确也是够残忍的啊。

在精神上这般折磨向氏。

“你这到底打算何时要她的性命,虽然依着我说,让她去给母亲陪葬,都是便宜她了,可到底也不该一直留着她的性命,以免夜长梦多。”

“大哥为何这样说?”

“你虽然一心想要在精神上折磨向氏,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父王心里其实是不想向氏死的,你越是留着向氏的命时间越久,难保父王不会想出什么法子来保住向氏的性命。”诚亲王世子担忧的说道。

这人都是有自己的想法和算计的,诚亲王世子说的这话,倒也在情理之中。

果然这话也是提醒了佳陵郡主,因为佳陵郡主从一开始也没往那方便想啊。

现在想想,这话也有道理。

“你说的对,未眠夜长梦多,是该让这贱人赶紧上路了,我虽然意在折磨她,可是也不能让她逃脱了,父王看似现在什么都不管,可未必不是因为伤心的缘故所以想要逃避,大哥说的对,事不宜迟,我现在就送她去给母妃陪葬。”佳陵郡主说着就要起身离开。

“也不差这一时半刻的。”诚亲王世子拉着佳陵郡主重新坐了下来,这个脾气,也当真是有些太急了。

“大哥,你还有话对我说吗?”佳陵郡主问道。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今日见到妹夫,总觉得他怪怪的,你们是不是吵架了?”诚亲王世子问道。

要说这些年也起来,佳陵郡主和郡马爷感情甚笃,琴瑟和鸣,成为了盛京城的一段佳话了。

“你瞧出来了。”佳陵郡主问道。

“是啊,我看着他虽然着急来找你,可是从眼神中似乎透着一股子畏惧,只是情势所迫的感觉,所以你们到底怎么了?”诚亲王世子也是善于察言观色的。

“陈子峰,他睡了府里的一个丫鬟,被我抓了个正着。”佳陵郡主皱着眉说道。

“就这事儿?”诚亲王世子问道。

“那丫头有了身孕。”

“那也不是什么大事啊,他到底是男人,虽然我朝没有明文规定,宗室女出嫁后夫君的纳妾问题,可是驸马爷,郡马爷有妾室的也不在少数,这陈子峰也算是很不错了,这些年,你们一直都琴瑟和鸣,夫妻和顺,你就为了这点小事,至于把他吓成那个样子吗?”诚亲王世子质问道。

“大哥,其实他不是第一次这样了,而且我怀孕生子的时候,不也给他纳了通房,他也去了,后来这些女人,都是他主动要打发走的,可既然做出一副深情的模样,为何又要做这么恶心的事情呢,而且都这个年纪了,想想就觉得恶心。”佳陵郡主一脸厌恶。

“那你们夫妻这么多年,难道为了这点小事,就要恩断情绝吗?”

“当初我嫁给他,就是觉得他人老实憨厚,会一辈子对我好,否则依着我的身份,会选一个这样的人做夫婿吗?当初父王和母妃都是反对的,是我坚持选他做郡马的,可是如今他却······”佳陵郡主总归还是很伤心的。

“如今这般,你就被太较真了,这床头打架床尾和,你们也是儿女双全的人,为了孩子,也不能太过于任性了。”诚亲王世子劝道。

“是,大哥,我知道了,我这如今也没心情管他的事情,先料理好母妃的后事吧。”佳陵郡主直接说道。

诚亲王世子对此也表示赞同。

佳陵郡主却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倒是真的很羡慕杨璨啊,她是个多潇洒的人啊,竟然和夫家义绝,带着三个孩子毅然决然的离开侯府了,我却要陷在这种泥潭里不能自拔。”

“这倒是,杨璨这个勇气不是人人都有的,而能把日子过成她那个样子的,也着实不多啊,她的三个孩子都争气,顾轻舟就不必说了吧,顾千凝也是巾帼不让须眉,就是小女儿性子柔弱了些,可这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可你确定你跟妹夫和离之后,孩子不受影响吗?所以小妹啊,有的时候,也要根据自身的情况来做出选择的。”诚亲王世子劝说道。

佳陵郡主其实也知道杨璨那样果决的性格,她也做不到,当然,心里也对陈子峰,她的夫君,还有期待。

虽然有的时候,心里也会恨他,可是却也还在乎。

并不想离开。

所以她也就只是说说而已,发泄一下自己的负面情绪罢了。

“哥,我都明白的。”佳陵郡主说完,就起身走了。

这一次,诚亲王世子没阻拦。

因为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让人准备了几样东西,剧毒鹤顶红,匕首,还有白绫。

这应该让向氏自己选择吧。

她带着人端着这些东西,来到了向侧妃的院子。

向侧妃被关在自己的正房里了。

她身边的人也都被控制起来了。

如今她正在房间里坐着。

佳陵郡主直接推门进去了,因为两边是有守卫的。

所以门也没上锁。

天已经黑了,房间里却没有点灯,是漆黑一片的。

向侧妃听到动静,也没动弹。

佳陵郡主让人点了灯,这才看清楚向侧妃一个人呆坐在贵妃榻上。

她的身量做的笔直。

眼睛正一瞬不瞬的看着佳陵郡主。

“怎么,在等我吗?”佳陵郡主笑着问道。

向侧妃看着佳陵郡主,冷笑了一下:“你是来送我上路的吗?”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佳陵郡主对手下人摆了摆手。

几个下人立刻把东西给呈上去了。

向侧妃看着托盘里的东西,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逃不过了。

其实她也算是认命了,到了这个时候,应该也没人能救得了她了。

诚亲王是她的夫君,摒弃了她,而她的女儿也不在了。

其实她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其实事情到了现在这局面,活着对我来说,也只是无穷无尽的折磨,到不如死了的干净,谢谢你成全我。”向侧妃笑了笑说道。

佳陵郡主听的皱眉。

她其实没想到向侧妃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怎么听着向侧妃的意思,似乎是不想活了。

向侧妃站起身来吗,走到了几个下人面前。

她直接走到那个端着鹤顶红剧毒的托盘前。

快速的拿了起来,然后一仰脖就喝了下去。

这个过程没有半点的犹疑,足以证明,也是生无可恋了。

佳陵郡主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向侧妃还真的是不怕死了。

这也不太符合向侧妃的脾性啊。

“你当真不怕死了?”佳陵郡主问道。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我什么都没了,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到不如死了干净,人死了,就什么都不用管,也什么都不用问了,也不用在承受这人世间的疾苦了。”向侧妃说完,就回到了贵妃榻上,直接躺了下来。

似乎是在迎接死亡的到来。

佳陵郡主真的有些好奇,这向侧妃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子竟然有了这么大的变化了。

为何就这么不怕死了呢?

这人前后能有这么大的变化吗?

不过既然喝下毒药了,她也懒得追究了,总归向侧妃死了,她对母妃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她是不能让母妃白白死去的。

这鹤顶红是烈性服药,服下后,一个时辰也就死的透透的了。

过程也不会有多大的痛苦,也算是做到了诚亲王所说的那一点,体面的死了。

佳陵郡主自然没有等着向侧妃去死,毕竟这毒药喝下去,人肯定是没救了。

向侧妃死了,这件事也就完结了。

而就在这个死后,诚亲王却到了。

佳陵郡主一脸意外的看着诚亲王。

她真的没想到诚亲王会来。

诚亲王不是说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问了吗?

为何这向侧妃死到临头了,他又出现了了呢。

可见还是舍不得向侧妃的吧。

说到底,这向侧妃还是他的心头肉。

最起码,比她这个女儿,还有她母妃是重要的。

“父王不是不来吗?父王不是说,这府里所有的事情,父王都不想过问了吗?为何现在又来了呢?”佳陵郡主问道。

“侧妃跟了本王多年,本王来送他一程难道也不行吗?”诚亲王阴沉着脸说道。

佳陵郡主冷笑了一下:“那好,我就打扰父王了。”

佳陵郡主带人离开了,反正她的使命也完成了。

佳陵郡主走了之后。

诚亲王直接来到了向侧妃面前。

“爱妃,你没事吧,你都喝下去了吗?”诚亲王问道。

向侧妃重重点头:“王爷,妾身听王爷的话,都喝下去了,妾身不会真的就这样死了吧。”向侧妃一脸惊恐的问道。

“没事,这毒药是本王换的,这毒药虽然看起来跟鹤顶红很是相似,可是药性却差了好多,你赶紧把这瓶解药喝了,一定会保住性命的。”诚亲王说着把一个瓷瓶塞了过去。

向侧妃也顾不得了,连忙打开瓶子,然后尽数喝了下去。

向侧妃喝下去没多久,就开始腹痛不已。

“王爷,妾身是不是要死了?”向侧妃抓着诚亲王的胳膊问道。

诚亲王摇头:“这药会令你昏迷假死,否则如何骗过嘉陵他们啊,等你死了之后,本王会把你的尸体运出去,然后你就远走高飞吧,再也不要回来了。”诚亲王叮嘱道。

向侧妃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了,她真的在怀疑,这诚亲王是不是骗她的。

就是为了让她安心去死的。

可是她现在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了。

“没事的,爱妃,一定会没事的,颖儿走了,王妃也走了,本王如何舍得让你也失去性命呢,本王已经安排好一切了。”诚亲王安排着说道。

向侧妃觉得快要痛死过去了。

她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慢慢也听不到诚亲王说话了。

就失去了意识。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向侧妃的确是认命了。

既然诚亲王不打算救她了,而且所有人都救不了她,那她就只能等死了吧。

可是诚亲王却来见她。

对她说,有个计划能让她免除一死。

就是假死。

这一般让人自尽的方法就那几种罢了。

悬梁,匕首,和毒药。

而诚亲王却打算在这毒药上做文章。

这里是亲王府,也是他的地盘,他想在毒药上做手脚,还是很轻松的。

这一点也绝对不难。

他轻而易举的就调换了佳陵郡主的毒药鹤顶红。

因为诚亲王实在是不忍心看着向侧妃去死。

到也不是说对向侧妃就爱到了这个地步。

而是诚亲王府已经死了两个人了,都是诚亲王的亲人,他是在没办法在看着人死了。

所以,他打算拼尽全力,也要救下向侧妃。

哪怕是顶着欺君的幌子,他也一定要救下向侧妃。

看着向侧妃死过去了,嘴角还带着黑血,并且一丝气息也无了。

为了能让佳陵郡主和诚亲王世子完全相信。

他还特意让二人过来。

佳陵郡主和诚亲王世子也都来了。

“你们都看到了吧,这人已经死了。”诚亲王皱眉说道。

佳陵郡主皱眉头:“父王,你找我们过来看这个做什么?”

“让你们看看,你们做的孽,非得要把一个好好的人给逼死了,非得把事情闹到这种地步,真不知道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心态,你们母妃走了,本王这身边就这么一个知冷知热的人,你们却看不得她活着,本王这刚刚失去了一个女儿,失去了正妻,现在连侧妃也没了,你们还是本王的儿女吗,真是来讨债的。”诚亲王气的骂道。

“父王,她为什么会死,你心里没数吗?你心里是不是只有这个女人!”佳陵郡主跳着脚反驳道。

“好了,都别说了。”诚亲王世子开口说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什么也别说了,父王,既然向侧妃这人已经死了,那这尸首交给父王处理吧。”诚亲王世子说完这话,拉着佳陵郡主直接离开了。

佳陵郡主心有不甘,她其实真的很想把向侧妃给挫骨扬灰的。

“哥,你拦着我做什么,我还有好多话要说呢。”佳陵郡主气的说道。

“好了,有什么可说的啊,他到底是咱们父王,而且他接二连三失去了这么多穷人,你也理解一下父王吧。”

“我不理解他,但凡他若是把我们当做亲人,把母妃当做亲人,就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他为何要这样对待母妃啊,母妃到底哪里对不起他,母妃是谁害死的啊。”佳陵郡主气的吼道。

“好了,小妹,你别这样,向氏人已经死了,你在这样纠缠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到此为止吧。”诚亲王是在安慰着说道:“母妃的后事,还很忙,跟我走。”诚亲王世子直接拉着嘉陵郡主离开了。

此刻诚亲王才算是真的放了心。

他这才带走了向侧妃的尸首。

如今还早,等到了深夜的时候,在带着向侧妃离开。

到时候在给向侧妃服下一剂药,向侧妃就会醒过来了。

然后就让她远走高飞就是了。

再也别回来了。

到了深夜,王府也算是安静下来了。

今晚佳陵郡主在给诚亲王妃守灵。

这几日,想必王府也一定会很忙的。

所以诚亲王世子去休息了。

诚亲王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带着一行人,悄悄的从角门离开了。

这马车上,就是他和向侧妃。

诚亲王给向侧妃服了一剂药。

而过了没多久,向侧妃就醒过来了。

当向侧妃醒过来看着诚亲王的时候,其实向侧妃也是很惊讶的,她在临近昏迷之前,真的以为自己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她以为诚亲王一定是骗她安心赴死的。

结果没想到诚亲王真的没骗她,真的是让她假死逃过这一劫的。

她慢慢坐了起来,抓着诚亲王的胳膊,满脸惊喜:“我还活着?”真是喜极而泣啊,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