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平安回家/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些日子,周县令的请罪折子送上去,还以为这一次免不了被降级了!

谁能想到,上面只罚了半年月俸……

他猜测大约是白卿言在太子面前说了好话的缘故,这才贬职,故而周县令最近心情十分好。

半年月俸对周县令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镇国公主肯为他说话,将他当成自己人,这才重要。

远远看到骑着高马的护卫身后跟着车队缓缓而来,太守站起身走出油布棚子,理了理身上的衣裳立在原地恭候。

骑着马的白锦稚远远看到太守和周大人,眉头抬了抬,弯腰对着马车内说了一声:“长姐,太守和周大人两个人又在城门口相迎了,他们俩还真是……次次都不落啊!”

马车内白卿言放下手中古竹简,看了眼已经睡着还未醒来的董葶珍,抬手微微将马车帘帐挑开一条缝隙,对白锦稚道:“一会儿略做停留打个招呼就是了。”

“知道了!”

“叫平叔过来!”白卿言道。

很快白锦稚将卢平叫了过来,卢平骑马跟在马车旁,唤道:“大姑娘……”

白卿言视线从还未醒来的董葶珍身上挪开,挑开帘帐对卢平道:“一会儿回去安顿妥当,辛苦平叔去问一问纪庭瑜,他可知道我们回来沿途听说的匪徒劫走孩子,是怎么回事儿?”

“是!大姑娘放心,我一定问清楚!”卢平颔首。

朔阳匪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白卿言心里清楚得很!

纪庭瑜怎么可能下山劫孩子?

这回来的一路上,最开始是听说孩子是莫名其妙就丢了,今儿个快要到朔阳前又听说……是匪徒骑马下山,光明正大的抢孩子。

那些被抢了孩子的父母追上山去,就被山匪一刀了结在了山上。

白卿言思来想去,还是让卢平去问一趟妥善。

眼看着车队走到朔阳城门前,周大人忙转身从仆人手中接过一个锦盒,快步跟在太守身后,朝着马车的方向走去。

见白锦稚坐于高马之上未下马,抬手和周大人先向白锦稚行了礼。

太守道:“还未恭贺郡主!”

“这是下官给镇国公主和高义郡主准备的贺礼,虽然不值钱,可却是下官的心意,还请郡主收下!”周县令笑盈盈上前,举起手中的锦盒。

“周大人的好意心领了,礼还是拿回去吧!”白卿言的声音从马车内传来。

太守见白卿言玉管似的手指挑开马车帘帐,隐隐露出半张脸来,忙长揖行礼:“见过镇国公主。”

“在回朔阳沿途经过几个县时,听说最近匪徒猖獗,掳掠了好多人家的孩子,我们朔阳可曾也出过这样的事?”白卿言问。

周县令上前一步,忙道:“回镇国公主,除了山上那些匪徒时常下山烧杀抢掠之外,倒没有人来府衙上报丢孩子的!”

太守看了眼周大人,徐徐同白卿言开口:“朔阳虽然目下还未曾出现丢孩子的情况,可有消息称……那些丢了的孩子,都是被山匪掠走的!那些匪徒可当真是日渐猖獗了。”

白卿言点了点头,视线落在周县令身上:“虽未上报,周大人身为父母官,还是要多留心,好好体察民情才是!”

“公主放心,下官……一会儿就去体察民情!绝对不会让咱们朔阳有一户人家丢孩子!”周县令打包票。

“如此甚好!”白卿言撒开帘帐,道,“多谢两位大人前来相迎,这一路疲累,便先回白府了,两位大人自便!”

马车车轮转动,董葶珍也转醒,她揉了揉红肿的眼睛坐起身来问白卿言:“表姐,到朔阳了吗?”

“嗯,到朔阳了!一会儿回家就能见到母亲!”白卿言对董葶珍笑了笑,“一会儿我让春桃煮几个鸡蛋,给你滚一滚眼睛。”

董葶珍摸了摸发烫肿胀的眼皮,愧疚的鼻头泛酸:“表姐……”

“好了,你可是答应了我,到了朔阳可不许再哭鼻子了,别让我母亲担心,嗯?”白卿言从马车小抽屉内拿出一方帕子递给董葶珍。

董葶珍紧紧攥着帕子擦了擦还未流出来的眼泪,郑重对白卿言道:“表姐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姑母担心的!”

“嗯……”白卿言点头。

董葶珍来朔阳的事情,董氏知道,可董氏不知道董葶珍是因何来朔阳,白卿言更不想同董氏说了让董氏白白担心。

娘家侄女要来陪她,董氏自然喜不自胜,命秦嬷嬷将一处雅致的小院落收拾了出来,又给安排了几个临时伺候的丫鬟婆子。

三夫人李氏一得到白卿言一行人进城的消息,匆忙来唤了董氏要出门相迎。

白卿言一行人的马车在白府门前停下时,董氏、三夫人李氏、四夫人王氏和抱着小八白婉卿的五夫人齐氏,都赶来门前相迎。

“娘!大伯母……四婶!五婶!”白锦稚一跃下马,抱拳跪地行礼,“白锦稚,平安回家!”

春桃早就立在白府台阶下,一见白卿言的马车听闻,便上前去扶白卿言下马车,看到紧随白卿言下马车的董葶珍,春桃欢欢喜喜行礼唤道:“表姑娘好!”

董葶珍眉目间都是笑意,对春桃颔首,转头朝着白府高阶之上看去,福身行礼:“姑母、三夫人、四夫人、五夫人!”

“母亲……三婶,四婶,五婶!”白卿言跪地行礼道,“白卿言,平安回家!”

董葶珍忙去扶白卿言。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董氏走下高阶,摸了摸白卿言的脸,又牵起董葶珍的手,“怎么眼睛如此红?”

“母亲,路上同葶珍讲起军中之事,葶珍哭的……”白卿言笑道。

“可不是!表姐这可真真儿是水做的!”白锦稚搭腔。

“你这手怎么了?”董氏抓起白锦稚的手看。

“没事儿伯母!”白锦稚忙将手缩回去,谁知还没来得及李氏就已经一把抓住了白锦稚的手,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

“没事儿娘!小伤!”白锦稚被母亲凶惯了,突然看到母亲这样掉眼泪,略不习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