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蛇鼠一窝/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竟然还会医术。

皇帝恍然,难怪那日姑母说,卢姑娘采药去了,原来不是搪塞之词。

皇帝点了点头,像陷入了某种缅怀的情绪中去,直到高德茂进来压低了声音同皇帝说,秋贵人亲手做了枣泥芙蓉糕请皇帝品尝,皇帝这才摆了摆手示意白卿言岀去。

白卿言行礼告退从殿内出来时,等在大殿门口的除了户部尚书楚忠兴之外,竟然还有太子殿下。

太子大概也想知道白卿言同楚忠兴说什么,所以在这里等着。

白卿言同太子行礼之后,对楚忠兴道:“楚尚书,听说尚书府想要我身边的贴身婢女做良妾?”

楚忠兴一怔,没想到白卿言竟然会当着太子的面儿将这事儿挑出来,他藏在官服里的手轻微收紧,装傻:“郡主可是误会了?荆妻是同我提过……有想为我那庶子娶一房良妾之事,可怎么娶……也不能抢郡主的贴身女婢啊!”

白卿言也装作惊讶的模样:“可我那女婢同我说,尚书府要抬她做良妾,求我给了恩典赐身契,我想着尚书府也是个好去处,就准了!”

“谁知道那丫头偷拿了我一支放在柜子里没有用过宝石簪子,她以为我偏爱素净首饰忘了这支簪子,想偷了给自己做嫁妆!可这簪子却是先皇后遗物,先皇后赐给我祖母,祖母又赐给我的!”

白卿言朝着太子看了眼:“我是念着楚大人看中了这婢女,才在我祖母回来之前放了那丫头回家,给她一条生路,晌午还派人将身契送了过去,为此还让祖母好一阵不愉快。”

楚忠兴忙抱拳告罪:“此事下官的确不知,待下官回去问过荆妻之后,若真有此事,这般手脚不干净的人,决计不能让进我尚书府,多谢郡主告知!”

“那丫头平时倒是很本分的,这一次大概也是觉得要去尚书府,想左了!若是尚书夫人真的喜欢这丫头,以后叮嘱了不再犯就是了。”

太子摇了摇头? 示意白卿言跟她走? 一边走一边道:“你行军打仗倒是雷厉风行,怎么对身边的奴婢这么心慈手软? 这等贱奴竟然敢偷先皇后的遗物? 就该直接打死,你还还她身契。”

“这不是……顾忌着楚尚书的面子。”白卿言笑着看向跟在太子右侧的楚忠兴。

楚忠兴忙停下步子又副手告罪? 称自己实在不知。

白卿言从宫内回来,一进门就被大长公主叫了过去。

大长公主以为皇帝叫白卿言过去是为了问卢姑娘之事。

“孙女觉得今上虽然还没有见过卢姑娘? 但是还是有几分相信卢姑娘是姑姑转世之事? 否则……一道圣旨宣进宫就是了,何苦相见还自己挨着。”

皇帝是晋国的天,他想要作什么不行?

大长公主点了点头,用银针拨了拨香炉里的香灰? 点头:“阿宝说的有理。”

“宫中那位秋贵人也是厉害? 今日我从大殿出来之前,听高公公对今上说,秋贵人做了枣泥芙蓉糕。”

大长公主眸色一沉。

“祖母……这枣泥芙蓉糕可是您体虚之时,姑姑专门为您做的。这事儿……知道的人不多,且当初姑姑过世之后? 祖父下了令不允许这道点心再上白家的桌,怎么这位秋贵人就连这个都知道呢?”

大长公主拿起放在黑漆方几上的沉香木佛珠? 闭着眼拨动起来。

“祖母,孙女儿想……这位秋贵人大约是知道卢姑娘的存在? 着急了,她太刻意模仿姑姑反倒是显得匠气!所以卢姑娘? 长相和气韵上像姑姑就够了? 怕是得让卢姑娘做一些姑姑曾经想做而未曾做过? 或者是……您和祖父不允许做的事情,才能让皇帝相信,这就是姑姑的转世。”

大长公主拨动佛珠的手一顿。

阳光从窗棂照射进来,雕花随黄澄澄的光线映在地板上,满室只剩下袅袅轻烟,静得出奇。

她听到外头传来佟嬷嬷和蒋嬷嬷说话的声音,起身对大长公主行礼后道:“若无其他事,孙女就先退下了,祖母好好歇息。”

说完,她恭敬向后退了两步,饶过屏风出了长寿院的上房。

白卿言走后,大长公主才缓缓睁开眼,想做……她和白威霆不允许做的,太多了!

佟嬷嬷正和蒋嬷嬷说着去春杏家的事情,见白卿言出来忙行礼。

看到佟嬷嬷喜气洋洋的模样,白卿言就知道,佟嬷嬷的事情应该是办的非常顺利。

佟嬷嬷上前对白卿言行礼,笑着道:“大姑娘,事情都办妥了。”

她对蒋嬷嬷颔首后,带着佟嬷嬷往长寿院外走。

“老奴一到春杏家里,正巧遇到春杏的母亲正在和四周邻居吹他们家春杏得了郡主和户部尚书府的青眼,要去尚书府做良妾了……”

佟嬷嬷当即就让马车停了下来,气势摆的足足的从马车上下来,用帕子沾了沾唇角,鼻孔朝天说她是郡主身边的管事嬷嬷,问春杏娘是哪个。

春杏娘约莫是怕了没敢吱声,却有好事者讨好的给佟嬷嬷指了指春杏的娘。

佟嬷嬷绷着脸着打量了春杏娘一番,春杏娘连忙鞠躬哈腰称佟嬷嬷是贵客,请佟嬷嬷屋里坐。

佟嬷嬷冷笑一声,便说:“都说蛇鼠一窝,你们那蛇鼠窝我可不敢进,春杏连大长公主赏给我们郡主的先皇后遗物都敢动,我要是进了你们家,身上的金银首饰还不得被你们扒光了!”

春杏娘就嚷着让佟嬷嬷空口白牙的别胡说。

佟嬷嬷一点儿都不怵,拿出春杏的卖身契冷笑:“大长公主可是生气的很呢!你若是不承认,那我就只管拿了身契,按照大长公主吩咐将春杏打死了事!”

佟嬷嬷话音一落,就命跟来的白家护卫去春杏家里拿人,将春杏娘吓得半死,堵着门直喊他们家春杏是要去尚书府当良妾的,镇国郡主就不怕开罪了尚书大人。

佟嬷嬷这才上前,将身契丢给春杏她娘,说:“看在尚书府的面子上,我们郡主放了春妍一马,但从今天起,镇国郡主府绝不用和春妍沾亲带故的任何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