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左右/表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珞深深地望着王晞,没有说话。

王晞的心却跳得越发厉害了。

难道,难道……像阎家婆媳俩那样?长公主曾经无意间见过她?觉得她好,就想给陈珞提亲?

那,那她在长公主眼里应该还算是可以的吧?

不,应该说是很可以。

不然也不会主动说要她做儿媳妇了。

王晞这么一想,顿时心花怒放,不仅脸上带着三分甜蜜的笑,就是脊背都比平时要挺得直了。当然,脸上火辣辣的,也比平时更觉得羞赧了。

她不禁有些不自在地轻轻地咳了一声。

陈珞亲眼目睹她白玉般的面孔一点点染上朝霞般的红晕,觉得有趣极了。

而且还非常的漂亮。

她应该明白了他的心意吧?

既然没有拒绝,那就是同意了。

儿女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根本不需要问王晞的意思,但他能感觉到王晞对他的印象很好,不仅救过他的命,还愿意让他来蹭饭吃。可这样意会,到底不如明确表示。

就像现在,王晞轻咳一声,强作镇定地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就非常的可爱,让他忍不住想逗逗她才好。

“那你记得要在我母亲面前乖巧一些才是。”陈珞道,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住雀跃,“我母亲这个人,吃软不吃硬。我当时提起你的时候,口气很硬,她要是在你面前做了什么不如你心意的事,或者是说了什么不合你心意的话,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多多包涵,别和她在其他人面前直接怼上就行了。事后我会跟我母亲说的……”

王晞听着,一下子变了脸色。

“等等,”她道,“你的意思是,提亲,是你提出来的?”

不是他难道还有别人吗?

王晞以为是谁?

陈珞的脸色瞬间也有些不好看了。

王晞看着,在心里把自己骂了八百遍。

她就说,长公主怎么会突然要她做儿媳妇,原来是陈珞的意思。还是陈珞强行要求的。那她和那些引着别人不要宗亲不要前途和长辈作对的女子有什么区别?长辈怎么可能喜欢她?

她可没准备嫁个人,还要和他们家的三姑六舅斗智斗勇。

她要嫁给谁家,这家人得从上到下都喜欢她才行。

王晞看了陈珞一眼。

生气的陈珞眼神犀利,脸绷得紧紧的,五官却显得更分明,更英气,如出鞘的剑,有夺人心魄的美。

王晞不由鄙视了自己一下。

却也禁不住想,这么英俊的男子做自己的夫婿,生个小宝宝肯定也很漂亮吧!

她一胡思乱想,脑子就止不住地浮想联翩。

夫妻,两个人以后要一起生活,吃住都在一起。如果长得不合眼缘,那得多难受。

要是和陈珞在一起,至少舒心顺眼,那日子都过得快一点。

他在长公主面前很强硬,肯定是因为长公主觉得她不是良配。

那为了陈珞和长公主作对,划算吗?

王晞很纠结。

陈珞气得不行。

敢情他主动向他母亲提起了亲事于王晞来说居然是令她为难的事?

有了夫婿的喜欢,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陈珞想着,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王晞吓了一大跳,矢口道:“你这是怎么了?”

陈珞很想拂袖而去,却又觉得自己这样也太没有风度和胸襟了,可让他继续对王晞和颜悦色,也有点难。

他只好冷冰冰地道:“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吗?”

王晞奇怪地望着他,道:“难道这件事不重要吗?”

对于王晞来说,的确很重要,但对于陈珞来说,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陈珞明白她的意思,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澄清的。不会让那些人议论你的。”

但他还是有点难堪地想:求亲的是他,被拒绝的也是他,他母亲知道了肯定会笑掉大牙的。他要怎么跟他母亲讲呢?

陈珞烦躁地皱起了眉。

王晞点头,觉得这样最好。

谁干的就由谁来收拾残局,这很公平合理。

陈珞生硬地说了声“我走了”,然后看也没看王晞一眼,也没像往常那样让王晞送他,就匆匆地离开了正院。

王晞一头雾水。

她到底哪里惹着陈珞了?

他干嘛那么生气?

王晞想到祖父教导她的话,有什么觉得不对劲的,最好及时讲清楚,不然很容易产生误会,而且会让这个误会越来越大,最后失去一个好伙计、好掌柜或者是一个好的合伙人。

她和陈珞也算是合伙人吧?

王晞问过自己,又想了想,追了出去。

陈珞则是一走出正院就后悔了。

如果他不能娶了王晞,以后肯定也不能来蹭饭了吧?

最最重要的是,王晞会回蜀中,会在他看不到地方,嫁给别人。会对着别人欢声笑语,会为别人四处收集食物做羹汤……还会为别人筹谋划策奔前程。

陈珞想想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停住了脚步。

王晞为什么不愿意?

是因为长公主吗?

怕他母亲为难她?

但他也说了,有什么事,让她不要正面和他母亲起冲突,回来告诉他,他会解决的。

那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

她不是还偷窥自己舞剑吗?

那就是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陈珞开始一一回忆两人接触之后发生的事。

王晞见陈珞站在墙边的柳树下,半晌都没有动。

她耳边传来阵阵丝竹声,他却孑身而立。

今天可是陈璎娶妻的日子。

那热闹的喧嚣,更显得陈珞孤单又寂寥。

王晞鼻子发酸,觉得陈珞有点可怜。

她喊了陈珞一声。

陈珞转过身来。

王晞柳眉微蹙,清澈的眼眸里盛满了担忧。

她道:“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我总觉得你像是有话没有说完似的。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最怕别人说话留一半说一半的,我会抓耳挠腮半夜都睡不着的。你不能这样?太过分了?”

话说到最后,她嘟了嘟嘴,语气不自觉地带着几分撒娇般的抱怨。

陈珞忍俊不住低下了头。

是啊!他为何不高兴呢?王晞就是个这样的直爽又爱唠叨的性子,让她猜来猜去或者是想她不说话,恐怕都有点难吧?

这不就是他喜欢她的缘由吗?

陈珞骤然觉得他的天空又晴空万里了。

他慢慢地朝王晞走了过去,道:“你不愿意嫁给我吗?不愿意这门亲事吗?”

“啊!”王晞张大了嘴巴。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陈珞怎么能问得这样理直气壮?

谁说她不愿意这门亲事,不愿意嫁给他了?

可她也的确还没有想好要不要答应这门亲事,嫁不嫁给他啊!

王晞很想摸摸鼻子,又觉得这样在陈珞面前有失仪态,干脆又咳了一声,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站在了那里。

陈珞也不着急。

他被很多女孩子青睐过,那些女孩子不管心里怎么想,行为举止上却尽量地表现出一副风轻云淡没有这种事的样子。

王晞虽说性格爽利,但这种事她应该也不太好回答吧?

要不然她之前就不会脸红了。

陈珞想着,伫立在那里看着王晞没有动。

王晞在他的目光中很快地冷静下来,开始认真的考虑陈珞的提议。

她的婚事家里的人肯定会尊重她的意愿,也就不需要考虑了。主要是她自己,想嫁给陈珞吗?愿意和他同生共死,共度余生吗?

王晞觉得让她一下子回答有点难。

陈珞和她很合得来,且长得英俊漂亮,嫁给这样的人当然好。但他们之间隔着一个门第不说,还隔着一场夺嫡。

她不愿意委屈自己去将就别人。

更不想因为陈珞而连累家里人。

但让她就这样放弃……

只是这么一想,她心里就生出无限的委屈来。

她为什么觉得委屈?

王晞说不清楚,但家庭教育告诉她,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要做决定,越要冷静理智。

纠结中,她很真诚地对陈珞道:“能不能让我考虑几天。婚姻是结两姓之好,我不能现在就答复你。”

陈珞的理智回笼,觉得王晞说得很对,道:“那好!我等你的音讯。”

王晞颔首,能感觉到陈珞好像又恢复了心情似的。

陈珞从后门走了。

王晞坐在临窗的大炕上,望着庭院里郁郁葱葱的树木,姹紫嫣红的花草,在冬天却如春天般明媚的柳荫园,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选择的困难。

她晚饭都吃得很少。

王嬷嬷担忧地问她:“可是陈大人说了什么话?要不,我再去找找大掌柜的,让大爷早点来京城吧!”

在她的心里,王晨是无所不能的。

王晞摇了摇头,拉了王嬷嬷,把今天的事告诉了她。

王嬷嬷愕然,好一会儿都没有回过神来。等她确定这消息是真的之后,她立刻兴奋地站了起来,道:“这可真是件好事,大爷来了也不成,得跟老爷、老太爷、老安人说一声才是。”

然后又拉了王晞上下打量,欣慰之色溢于面上:“我们家大小姐长大了。一家有女百家求,就是镇国公府的二公子也亲自向他们家长辈提亲了,这可真是件好事啊!”

王晞比王嬷嬷还惊讶,道:“难道不是件坏事吗?”

王嬷嬷笑道:“傻丫头,有了陈大人提亲,谁还敢说您的不好!当初薄公子的事虽说被压了下去,可到底是落了人口实,被人看笑话,说不定哪个时候就被翻了出来。等到我们拒绝了陈大人,小姐,您就等着吧,不管您嫁给谁,未来的婆家都不敢马虎待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