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大丰收4/田园悍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得不说,这壳真的很大。

哪怕是合起来,里面也有四五个立方的空间。

“你上哪整的这么大一个壳?”秦伯庄跑过去帮她把壳拖了回去。

“海底下,这里盛产珍珠,底下全是珍珠蚌。这个都不是最大的,最大的比这个还要大好多倍,只是我敢没去,感觉它们不太好惹。”余夏儿说道。

“你捡这壳干嘛?”秦伯庄问道。

“大金飞太快了,风大到能把咱们都挂成傻逼,我想着到时候把它合起来,咱们藏在里头,是不是能挡着点风。”余夏儿说道。

秦伯庄闻言,顿时来了精神,跑到蚌壳上敲敲打打。

发现这蚌壳还挺硬的。

“这么沉,行吗?”秦伯庄有点怀疑。

“不行。”余夏儿嘴角微抽,“我是拖上岸以后,才发现它好沉的。”

秦伯庄顿时翻了个白眼。

得,浪费表情。

不过秦伯庄眼珠子一转,打起了别的主意来。

盛产珍珠啊?

那是不是底下有好多的珍珠,他是不是能去捡一点?珍珠这玩意,雪飞霜应该会很喜欢。

就算雪飞霜不喜欢,他不还有闺女么?

虽然他还是不能确定,那个丑丫头是不是他的亲闺女,但只要是雪飞霜生的,他捏着鼻子认了就是。

连卫焰这个便宜儿子,他都能认,不差一个小丫头。

于是吃饱喝足,秦伯庄下海了。

他没余夏儿那么厉害,能游到水深的地方,只在靠海边的地方捡。

就是如此,他也捡了一麻袋的珍珠。

不得不说,这里真的是盛产珍珠。

只是由于他们带的东西太多,不可能带这么大一麻袋的回去,因此秦伯庄只能挑挑捡捡,把成色好的拿上,差的就只能扔了。

“你都挑这么大的,能干啥?”

余夏儿知道他是要送雪飞霜与雪樱的,好心提醒了他一下,这一个个至少也有鹌鹑蛋大,总不能往脖子上挂這么粗的吧。

那样会不会……不太好看?

秦伯庄想了下,还真是,人家和尚的大念珠都没这么大的。

于是秦伯庄又挑了包小一点的,大概有五六斤,大的却一个都没丢。

看着感觉太好了,他觉得雪飞霜肯定会喜欢,实在舍不得啊。

再说了,就算雪飞霜不喜欢,也能卖不少钱。

他都快要穷死了。

没钱连买个金簪子都买不起,怎么去哄媳妇?有了这一袋珍珠,还怕没有钱么?

秦伯庄一脸傻笑:“小鱼,回头哥把珍珠卖了,就把欠你的钱还了。”

余夏儿:……

才想起来这家伙还欠她的钱没还。

大爷的,都欠好几年了。

行吧,你赢了。

再次启程时,为了防止自己被吹成傻子,余夏儿做了几个面具,眼睛处用了一种十分透明虾壳挡着。

虽然不如玻璃般透明,但效果还是很不错。

一连飞了好几天,换了好几个方向,这才回到北照国。

几人倒不是很累,累的是两只鸟,毕竟连人带东西很沉。

要不是除了人以外都是宝贝,大金怕是要发脾气。

不得不说,这壳真的很大。

哪怕是合起来,里面也有四五个立方的空间。

“你上哪整的这么大一个壳?”秦伯庄跑过去帮她把壳拖了回去。

“海底下,这里盛产珍珠,底下全是珍珠蚌。这个都不是最大的,最大的比这个还要大好多倍,只是我敢没去,感觉它们不太好惹。”余夏儿说道。

“你捡这壳干嘛?”秦伯庄问道。

“大金飞太快了,风大到能把咱们都挂成傻逼,我想着到时候把它合起来,咱们藏在里头,是不是能挡着点风。”余夏儿说道。

秦伯庄闻言,顿时来了精神,跑到蚌壳上敲敲打打。

发现这蚌壳还挺硬的。

“这么沉,行吗?”秦伯庄有点怀疑。

“不行。”余夏儿嘴角微抽,“我是拖上岸以后,才发现它好沉的。”

秦伯庄顿时翻了个白眼。

得,浪费表情。

不过秦伯庄眼珠子一转,打起了别的主意来。

盛产珍珠啊?

那是不是底下有好多的珍珠,他是不是能去捡一点?珍珠这玩意,雪飞霜应该会很喜欢。

就算雪飞霜不喜欢,他不还有闺女么?

虽然他还是不能确定,那个丑丫头是不是他的亲闺女,但只要是雪飞霜生的,他捏着鼻子认了就是。

连卫焰这个便宜儿子,他都能认,不差一个小丫头。

于是吃饱喝足,秦伯庄下海了。

他没余夏儿那么厉害,能游到水深的地方,只在靠海边的地方捡。

就是如此,他也捡了一麻袋的珍珠。

不得不说,这里真的是盛产珍珠。

只是由于他们带的东西太多,不可能带这么大一麻袋的回去,因此秦伯庄只能挑挑捡捡,把成色好的拿上,差的就只能扔了。

“你都挑这么大的,能干啥?”

余夏儿知道他是要送雪飞霜与雪樱的,好心提醒了他一下,这一个个至少也有鹌鹑蛋大,总不能往脖子上挂這么粗的吧。

那样会不会……不太好看?

秦伯庄想了下,还真是,人家和尚的大念珠都没这么大的。

于是秦伯庄又挑了包小一点的,大概有五六斤,大的却一个都没丢。

看着感觉太好了,他觉得雪飞霜肯定会喜欢,实在舍不得啊。

再说了,就算雪飞霜不喜欢,也能卖不少钱。

他都快要穷死了。

没钱连买个金簪子都买不起,怎么去哄媳妇?有了这一袋珍珠,还怕没有钱么?

秦伯庄一脸傻笑:“小鱼,回头哥把珍珠卖了,就把欠你的钱还了。”

余夏儿:……

才想起来这家伙还欠她的钱没还。

大爷的,都欠好几年了。

行吧,你赢了。

再次启程时,为了防止自己被吹成傻子,余夏儿做了几个面具,眼睛处用了一种十分透明虾壳挡着。

虽然不如玻璃般透明,但效果还是很不错。

一连飞了好几天,换了好几个方向,这才回到北照国。

几人倒不是很累,累的是两只鸟,毕竟连人带东西很沉。

要不是除了人以外都是宝贝,大金怕是要发脾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