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5 瓜皮舅舅,热搜风波(二更)/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一下!”韩恒突然开口。

江扶月:“?”

“嘿嘿……我拍个照。”说着,掏出手机,对着房间咔嚓一声。

回到客厅,韩启山还坐在原来的位子上,表情一改焦虑,变得从容淡定。

江扶月挑眉:“下一步怎么走您想好了?”

“嘿嘿,想好了。”

她坐下,视线扫过棋盘,突然一顿。

老爷子已经执棋落子,“我走这儿!然后吃掉你这一片。”

江扶月抬眼。

“咳!你这么看我干嘛?”

“没事。”江扶月收回目光,问他:“您确定走这步?”

“确定啊。”

“好。”江扶月点点头,“那我走这里。”

韩启山一懵。

女孩儿微笑勾唇:“我赢了。”

“不对不对!我走错了!我没想走这里的!捡回来重新下……”

江扶月也没阻止,好脾气地看他把原本落定的黑子又抠起来,放到另一处。

嘴上还念念有词:“是的,该走这步,我刚才看错了……嗯,没错,就是这样!”

说着,为了表示肯定,还重重点了两下头。

江扶月:“这回没看错了吧?”

“没有没有。”

“确定不会再反悔?”

“不会不会。”

“也没眼花手抖?”

“完全不存在嘛!清醒着呢!”

“行,”江扶月点点头,捡回刚才的棋,换了个地方落下去,嘴角上扬,“怎么办?我还是赢了。”

韩启山:“!”

不远处,韩慎默默别过头,真的,没眼看。

韩恪则用笔记本电脑挡住脸,心中默念:这不是我亲爹,不是不是……

韩恒最莽,冲过来就开始咋呼:“哦!爸你耍赖!欺负月月!”

韩启山:“……”这已经不是西不西瓜皮的问题了,这就是个“瓜皮”!

“姥爷,”就在这时,江扶月悠悠开口,“还来吗?”

“不来了!”再来也是输。

今天他就没赢过,呜呜……

“我要睡了!”说完,气哼哼上楼。

韩恒悄悄跟江扶月说:“别信,他肯定到书房翻他压箱底儿的棋谱去了。”

“……哦。”

韩慎走过来,对江扶月道:“你别介意,老小老小,越老越小。已经很久没人像这样陪他下过棋了,就算输,他心里肯定也是高兴的。”

“嗯,”江扶月点头,伸手调整了三颗白棋的位置,刚好就是被老爷子调换过的那三颗,“我都明白。”

韩慎低头一看,顿时哑然。

老爷子换棋的时候,他坐在沙发上,余光是瞄见的,只不过他没说。

当场抓包这种事,咳……还是要给老头留点面子的。

之后江扶月回来,也没说什么,韩慎以为她不知道呢,结果……

此刻,悄咪咪趴在二楼栏杆上偷看的老爷子:“?”

原来小丑是我自己?

没脸见人了,他要把所有棋谱都翻出来,必须重振雄风!

楼下。

韩慎眉眼一动:“陪舅舅下一把如何?”

江扶月抬眼:“好啊。”

两人面对面坐下,韩恪立马放下电脑,围上来。

大哥的棋艺可是“国手”带出来的,轻易不下场,还从来没见他这么主动地发出邀请。

这下有好戏看了!

韩恒对这玩意儿没什么兴趣,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拿出手机,开始用美图软件修刚才的照片。

修完,他拿远拿近、左看右看,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打开微博,上传,配文道:

我要是有女儿,一定送她一个这样的房间[心]

韩恒作为国内最年轻的三金影帝,又包揽七项国际电影大奖,是圈里少见的既有作品又有流量的影视明星。

虽然年过四十,眼看就要奔五了,但依然是无数少女、妇女、老太太眼里的梦中情人。

微博粉丝数量早在十年前就破亿了。

这条动态一发,威力可想而知。

【一楼!一楼!我从小学开始抢,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终于让我抢到了!此生无憾系列。】

【先占楼,再看内容……】

【震惊!哥,你什么时候有女儿了?!】

【看窗户玻璃和吊顶设计,这不是哥自己家吗?所以哥家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房间?】

【热搜预定:韩恒粉色房间】

【我觉得应该是:韩恒疑似生女】

【所以周三见预告里说要爆当红影帝隐婚生子,指的咱哥?】

【有女儿也好,哥这么好的基因没有下一代浪费了。】

【支持楼上,我是哥的催婚+催生粉,终于要实现梦想了吗?嘤嘤!】

【早该结了,也不看看自己多少岁】

【啊!以后情人节、七夕节终于不用在微博上听哥孤寡——孤寡——了】

【想康康小公举正面。】

【想知道那个能给哥生猴子的女儿是谁。我发誓,我不嫉妒,我只羡慕】

【嫂子辛苦了,感谢你结束我哥四十多年母单生涯】

……

网上八卦持续发酵,以惊人的速度扩散开。

不到十五分钟就爬上热搜。

彼时,韩恒已经丢开手机,屁颠屁颠凑到棋盘边,呃……不是看下棋,而是近距离欣赏自家大哥抓耳挠腮的样子。

“二哥,你说大哥这是装的,还是真的?”

月月第一次回家,韩慎手下留情,故意让她也不是不可能。

韩恪瞄了眼老大凝重的侧脸,又瞥见他紧皱不松的眉心:“百分之九十九,真。”

“嘶——不会吧?月月真能下赢老大?”

“我觉得……十拿九稳。”

韩恒咋舌。

果然,二十分钟后,韩慎弃子:“我输了。”

江扶月莞尔:“舅舅的棋路……很特别。”

韩慎苦笑:“你是想说我保守吧?”

“每个人下棋都有自己的风格,就像我喜欢剑走偏锋,而您是稳中求胜。”

韩慎听罢,竟然觉得自己有被安慰到。

他突发奇想:“你觉得白棋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吗?”

江扶月扫过棋盘,点头:“有。”

韩慎诧异,白棋已经被自己下成了绝路,根本没有逃出生天的可能:“那……我们交换继续?”

江扶月也来了兴致:“好啊。”

她喜欢挑战。

尤其是跟强者对阵。

两人换了座位,江扶月执白,韩慎拿黑。的

韩恪饶有兴味地看了眼小外甥女。

外貌跟曾经的小如非常相似,可这性子却……截然不同。

韩恒忍不住提醒江扶月:“这白棋都快要被大哥玩儿死了,你接这烂摊子做什么?”

江扶月:“玩玩嘛。”

韩恒撇嘴,必输局有什么好玩儿的……

“大舅舅,我落子了。”

“好。”

下一秒,韩慎倒抽凉气——

“你确定?!”这、完全是一步的死棋!毫无意义啊!

“嗯。”江扶月点头,“该你了。”

韩慎看得一头雾水,索性也不琢磨了,按自己的想法落下一子。

本就局势大好的黑棋这下愈发势不可挡,直接围断一片白子。

韩慎提醒:“月月,你要输了。”

“是吗?”江扶月勾唇,“不见得。”

说完,白子落定。

韩慎先是一愣,接着面色大变,最后只剩下对眼前小外甥女的惊诧和佩服。

“竟然是断尾求生!”

白子虽然损兵折将,却也在包抄中杀出一条血路,不说反败为胜,但至少化险为夷。

江扶月:“继续。”

韩慎:“……好。”

半小时后。

韩慎:“我输了。”

这下是彻彻底底的输了。

韩恪咂咂嘴,对江扶月的认识再一次刷新。

韩恒笑得幸灾乐祸,“大哥,你今天有点背哦~”

韩慎摇头:“不是背,是技不如人。”

所以,甘拜下风。

“月月,你跟谁学的棋?”这锋芒毕露的进攻路子,他还是第一次见,跟国内排得上名号的大师们也并无相似。

------题外话------

二更,三千字。

三更十二点。

注:“瓜皮”在重庆话里是“傻子”的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