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无法释怀的悔恨(2)/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且不说成王状告赵驸马的事,这事儿反正沈锦乔是不管的,她手段没容君执那么狠,大家都觉得她好欺负,所以,还是让他们尝试一下容君执的狠,这些人才学得乖。

沈锦乔处理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也就把这事儿抛到脑后了,结果没想到成王竟然入宫了,还专门来见她的。

看着玉珠那一脸欲言又止,沈锦乔挑眉:“你想说什么?”

玉珠皱着眉:“成王曾经跟主子有婚约,他来找你,怕是不好吧?”

沈锦乔听完,表情冷了:“玉珠,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怎么越发倒退回去了?”

雨嬷嬷连忙拉了玉珠一下,解释道:“娘娘是皇后,不管谁来,都是拜见,这是尊重威严,不能以寻常人家的目光看待,成王又如何?来了也得恭恭敬敬。皇后娘娘母仪天下,没有谁见不得,谁敢乱嚼舌根子,那该乱棍打死,而不是皇后娘娘害怕他们乱说不见人,娘娘行的端做得正,有什么不好的?”

玉珠猛然回神,双膝跪地:“是奴婢想得太狭隘了,请主子责罚。”

沈锦乔也没真要罚她:“下不为例。”

“是。”

成王被传进来,他其实还担心沈锦乔不见他的,不过成王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再见沈锦乔的地方竟然是在御书房的偏殿,沈锦乔是君,他是臣。

沈锦乔刚刚还在批阅卷宗,身上除了熏香,还有纸墨的味道,行走间仪态款款却不失威仪,接过旁边宫女递来的手帕擦了手,这才走进来坐下。

成王看着而今的沈锦乔,一别三年,物是人非,她已经从被他退婚的沈家小姐成了而今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雍容华贵、风华万千,三年时间,她变得尊贵无比,而他,却只有一身萧瑟凄凉。

听闻沈锦乔总结了霍家的治国之策,开启了商盟革新,虽然不乏反对之声,可也有真正懂政事的人由衷称赞:治世之才,惊才绝艳。

现在的她更是参与朝政,手握大权,她的身上也不是后宫女子的妩媚风情,更多的是权力沉淀的威严和摄人气息。

成王就算再不情愿,却也不得不承认,当初是他眼瞎,珍珠当鱼目。

明明他们已经缔结了姻缘,赐婚,定亲,甚至她都已经为他穿上了嫁衣,只差一步,她就是他的妃子,结果他却拼了命,只为了错过她......

“拜见皇后娘娘。”

成王心口感慨万千,却一句说不出口,规矩见礼。

沈锦乔微微颔首:“平身。”

沈锦乔语气淡淡,比起成王,她可就淡得多了,曾经赐婚的男人又如何?说真的,成王对她没多大意义,更别提伤害,是以,她真没有多余的情绪给他。

“成王何时回来的?入宫有何要事?”

成王看着沈锦乔,眼中酸涩晦暗:“我已经回来好几日了,为了长姐,今日......特地入宫拜见皇后娘娘。”

成王本来对沈锦乔是有责怪的,因为荣悦把沈锦乔说得恶毒无比,说这段时日她回来,沈锦乔对她多么的无情多么的刻薄之类的,成王就想问问她,为什么当了皇后变成那样了?

当然,也因为心里那点儿隐秘的心思,他想见见她。

然而见到沈锦乔之后,什么责怪,什么怨气,都被他忘了。

且不说沈锦乔并非那么刻薄的样子,就算她真的对荣悦不客气了,那也是因为他。

是他退婚了沈锦乔,让她颜面尽失,她恨他也是应该的,他拿什么来责怪她?

沈锦乔若是知道他脑袋里想这些,怕是也会被深深震惊,这脑袋是被驴踢了还是进水了?谁给他的自信让他觉得她有那精力记恨他?她哪儿来那闲心?

成王敛眸,声音艰涩:“皇后在宫里过得可还好?”

沈锦乔点头:“挺好的。”

“挺好的......”她脸上容光焕发,贵气优雅,自然是挺好的,不过,与他没什么关系。

沈锦乔不解:“成王若是有重要的事情就直说,本宫还有事情需要处理。”

成王抿了抿唇,他跟沈锦乔之间真没什么好说的,无奈,还是把荣悦公主的事情拿出来说了:“长姐被驸马欺负虐待,你可知情?”

“不知,不过也不算意外。”沈锦乔端起茶杯:“荣悦公主那奸夫已经死了,这样的丑事朝堂是不会帮她做主的,至于赵驸马会因此对荣悦公主做什么,那可不关我的事儿。”

成王震惊:“什么奸夫?”

沈锦乔讶然:“你不知道?”

沈锦乔:“荣悦公主跟人有了私情,被赵大人发现,她怕赵家害她,所以跑回来找人做主,陛下不愿维护她这不耻的行为,放任赵驸马杀了那个奸夫,让赵驸马把公主带回家去,这事儿就算过了,怎么、公主没跟你说过?”

成王看到荣悦公主一身伤,气昏了头只想着救她,让人打了赵驸马,此刻想来,那赵驸马当时确实嚷嚷着荣悦公主不要脸通奸什么的。

他是被荣悦公主利用了?

沈锦乔看到成王这懵的表情,眯了眯眼:“王爷还有其他事情吗?”

不等成王说话,沈锦乔起身:“本宫要去处理政务,若没有要紧的事情,王爷自行退下吧。”

沈锦乔径自离开,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留给他,成王的目光追随着沈锦乔过去,看着她跨入正殿,正好容君执回来,沈锦乔迎上去,容君执对她伸手,她自然的靠过去,身子依偎进容君执的怀中,二人相携进去,边走边说着什么,亲昵又恩爱。

成王站在那里,从门缝里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一瞬间,如千万把刀子扎在身上,每一寸都疼。

成王为了退婚能挨那么多板子,那么坚决,当时他是真的铁了心的,也是真不喜欢沈锦乔,而现在......世人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而曾经得到了最后却被自己弄丢了,现在眼看着她越来越好却跟自己毫无干系,那不仅仅是求而不得,而是悔恨无限。

显然,现在的沈锦乔就成了成王的悔,一辈子都无法释怀的悔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