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谁更厉害/第一风水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啊,老板呢?怎么还不出来?”张帅紧跟着追问,语气带了讥讽和嘲弄,“或许,老板还在路上?那要不咱们等等?不过,贾大师也得说个时间啊,我们得等多久老板才能到?”

我和张帅一唱一和,刚刚被吓的一片慌乱的众人这才蓦然反应了过来:

“对啊,都这么长时间了,俱乐部老板怎么还没出现?”

“我一直好奇这个俱乐部的老板是谁呢?正好趁机见见,或许还能认识认识呢!”

“对对对,要等多久?好歹有个时间,咱们也看看能不能等得起……”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追问着贾大师。

刚开始贾大师还十分淡然,倨傲解释,“俱乐部的老板又不是坊间摆摊的,说来就能来。他肯定百事缠身,就算要过来也得一段时间才能过来,大家耐心等着就是!”

韩少也跟着叫嚣,“就是,你们着什么急?你们是不相信贾大师的实力还是觉得这家俱乐部的老板很闲?”

“那好,我们就耐心等等再说。”

我微微一笑,也不逼问。

既然要让对方输,就得让对方输的心服口服。

不给贾大师足够的时间,怎么能让他知道他找到的风水局,并不是俱乐部老板在意的风水局?

回头看了看宋向前,宋向前一脸的意味深长,却没追问。

显然,他跟我一样,也在等待这个结果。

又整整等了半个小时。

“贾大师,这老板到底来不来了?这不能就这么一直等下去吧?”张帅故意催问道。

众人本来就等的有些焦灼了,见张帅开口,立刻就跟着追问了起来。

这时,贾大师和韩少也有些着急了,但却依旧强装镇定安抚众人,“再等等,应该快来了!”

“对,应该快来了。”

韩少也跟着附和。

只是,两人的语气都没之前那么笃定了。

就连一向倨傲笃定的贾大师脸上,也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总是不动声色的看看电梯,眼中焦灼一闪而过。

我笑了笑,扬声开口,“好,我们再等等看!”

“这个小伙子倒是挺有耐心的,都等这么长时间了,他居然还有耐心等待。”这时,已经有人对我改观了,啧啧称赞道:“不急不躁、不慌不忙,甚至愿意给对手时间,不逼对手于死地,倒有大家风范!”

这人一开口,其他人也注意到了我。

虽然没像这个人一样对我改观,但看我的眼神多少都有些改变了。

见有人夸我,秦雪骄傲抬起下巴道:“大师本来就有大家风范,是这位假大师不仅喜欢指手画脚、倚老卖老,还一直咄咄逼人而已,大师虽然年轻,可不像他这么没品。”

“你……”

贾大师堂堂一个风水大师,被秦雪这么当众指责,一张老脸顿时臊的满脸通红,尴尬到了极点。但当着众人的面,他一个长辈又偏偏没有办法跟秦雪计较,只能气恼作罢。

一眨眼,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

这次,宋向前意外开口了,“贾大师,我们足足等了将近两个小时时间,想必这俱乐部的老板不会来了吧?”

他的声音不大,语气也很平淡,却带着一股难言的压迫感。

“这……”

贾大师面色一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跟之前他和韩少在宋向前的趾高气昂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就连刚刚一直十分硬气的韩少都别过脸去,不敢多看宋向前。

“贾大师。”宋向前依旧客客气气开口问道:“既然您这边已经结束了,那是不是该这位小兄弟出手了?”

一句话,就断了贾大师的生死。

不管我赢没赢,贾大师都输了。

至少,他在宋向前这里输了……

“这,是……”

贾大师垂下头,不敢看宋向前的眼睛——虽然有百般不甘心,但他也只能认了。

“开始就开始呗,贾大师找的风水局不对,不一定这小子就能找对,就能请来这俱乐部的老板!”韩少厚着脸皮叫嚣了一句,“让这小子试试,说不定这小子还不如贾大师呢!”

这是硬给贾大师找面子了。

不过,他这句话还挺管用,刚刚已经对贾大师失望的众人又再次低低议论了起来:

“韩少说的没错,贾大师不行,不代表这个小风水师就行啊。”

“我觉得这个小风水师没什么希望,那几盆破花,还能惊动俱乐部背后的大老板?我可听说,这俱乐部的老板来头不小,刚刚连黄袍加身那样的风水局都没有被惊动,他怎么可能被几盆破花惊动?”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都不大看好我。

韩少听了,脸上闪出了一抹狡诈,指着我嚷嚷道:“好了,现在该你了,你快开始吧!”

“好。”

我点点头。

然后,我折身走到了那几盆蝴蝶兰跟前。

因为这几盆蝴蝶兰位于十二层楼的两盏吊灯之间,刚刚吊灯坠落的时候,这几盆蝴蝶兰都幸免于难了,并没有受到什么破损。

在看到四周一片狼藉,这几盆蝴蝶兰却依旧欣欣向荣的时候,我心中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或许,当初布置这个风水局的风水师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故意将两盏吊灯之间的距离设计的比较远,这才让这几盆蝴蝶兰幸免于难了。

本来我心里还没底,但在看到这种状况时,我悬着的一颗星忽然落回了肚子里。

我走到那几盆蝴蝶兰之前时,众人也紧跟着走过来了。

张帅和秦雪紧张盯着我,比我还要紧张。

我冲他们两笃定笑了笑,然后蹲下身,将几盆蝴蝶兰的位置调换了一下——这叫逆风水。

逆风水就是随便改动风水局中几样东西,或者调动几样东西的位置,使其效果减弱或者完全相反。

“现在好了。”将几盆蝴蝶兰的位置该动作之后,我站起身,轻轻拍了拍手上的尘土,淡淡冲贾大师和韩少笑了笑。

贾大师和韩少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韩少鄙夷道:“土包子,你骗谁呢?就动了几盆破花,就能把俱乐部的老板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