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好硬的屎!/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不知过了多久,钟文总算从难以描述的情绪之中恢复过来,忽然开口问道:“龙兄,你都已经这么久不拉了,要是再吃了咱们,岂非更加难受?”

“咱们龙族的龙生乐趣,就是美食与交欢。”地龙振振有辞道,“这里只剩下我一个龙族,已经没有了交欢的机会,又没吃没喝的,若是还不能拿偶尔进来的小虫子打打牙祭,活着还有什么滋味?”

听地龙这么随口说了一句,钟文心中忽然生出一股凄凉之感,愣了半晌才忽然说道:“龙兄所言极是,若是我处在你的位置,也绝对不会放过我自己。”

“你这小虫子,实在有意思。”地龙眼中的痛苦之色尚未散去,长长的尾巴不停拍打着地面,似乎在极力压抑着自身情绪,“我真是越来越舍不得杀你了。”

“龙兄,正如小弟刚才所说的那样,我是一名医师。”钟文朗声道,“让我替您看看罢,或许可以解决您的痛苦。”

地龙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迟疑之色,久久没有言语。

“龙兄,以您的实力,就算站在那里任由小弟攻击,也不会受到丝毫损伤。”钟文循循善诱道,“只是看看,又有何妨,万一被小弟治愈了,您以后都不用再承受这种痛苦,岂不是好?”

“你有什么条件?”地龙智慧极高,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瞬间领悟到钟文必有所图。

“只求龙兄能够放她一条生路。”钟文伸手一指不远处宁洁风姿绰约的身影,诚恳地说道,“小弟定当竭尽全力,帮助龙兄摆脱病痛之苦。”

地龙眼中光芒闪烁,似乎在做着激烈的心理斗争。

钟文凝视着地龙如同小山一般的庞大身躯,双手紧紧握拳,手心湿哒哒地直冒冷汗。

也不知过了多久,地龙仿佛想通了什么,突然用雷霆般的嗓音说道:“若是你能将我这**病祛除了,我就放你们两只虫子出谷。”

“龙兄此话当真?”钟文闻言,不禁大喜过望。

“若是你当真能够治好这毛病,我自然不会无所表示。”地龙怪笑着道,“你们这两只小虫子感情笃深,若是放一只杀一只,活着的那一只定要想尽办法寻我报仇,万一破坏了此地的环境,我岂非要大难临头?还不如都放了,你们记着我的情,或许会保守此处的秘密。”

这是真正的高智慧生物啊!

对于地龙所表现出来的情感和思维能力,钟文不禁大为叹服,完全不觉得自己是在和一头灵**流。

“龙兄请放心,此地的所见所闻,小弟定会守口如瓶。”他信誓旦旦道,“绝不让任何其他虫子来打扰您的清净。”

“别高兴得太早。”地龙眼中露出一丝凶狠之色,“若是治不好,你们两就在我肚子里度过余生吧。”

“为了活命,小弟自当尽力而为。”钟文哈哈一笑,纵身一跃,落在宁洁身旁。

“钟文,你们在说些什么?”看着不久前还穷凶极恶的巨兽忽然间和钟文有说有笑了起来,宁洁大感意外,忍不住好奇道。

“这位龙兄身体有些不舒服,便和小弟约定,只要能医好它的旧疾,它就放咱们离开山谷。”钟文一脸轻松地答道。

“你、你可有把握?”宁洁关切地问道。

“小弟可是天下第一神医。”钟文嘻嘻一笑,“姐姐且在这里稍等片刻,待我去替它诊断一番。”

说罢,他身形疾闪,倏忽间出现在地龙身旁,围着这个庞然大物四下打量。

立下约定之后,地龙似乎也十分放心,任由钟文对着自己的身体东摸一下,西敲一记,完全不担心这只弱小的虫子会做出什么不轨的举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钟文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先前有些盲目自信了,地龙的身体构造,完全超出了他对生物的认知,莫说医治,便是想要感知它体内的状况,也根本无从下手。

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悄无声息地涌上心头。

一通胡乱摸索之后,钟文终于来到了地龙菊门所在的位置。

“咦?”

强忍着心头不适,他朝向地龙身后定睛瞅去,这一看之下,不觉大感惊奇。

出口咧?

咋是实心的?

没有洞洞,排泄物该从哪里出去?

眼前景象与他心中的预期大相径庭,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钟文一时间忘却了恶心,忍不住走上两步,凑近了仔细观察起来。

出乎意料的是,地龙的**之处,并没有想象中的异味,就如同地坑中的龙岩铁一般,竟然给人一种十分干净的感觉。

对着本该存在“洞口”的部位打量了许久,钟文忽然有种豁然开朗,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个病,还真不需要什么医术啊!

想通了问题所在,他不禁暗暗感慨道。

原来,地龙身后并非没有菊门,而是出口处被一块大得看不见边际的龙岩铁由内而外牢牢堵住,远远看去,根本无法辨认出洞口的存在。

许是这块“屎”实在太大,体积远远超过了洞口的面积,造成了严重的交通堵塞,以至于后面的“屎”都无法排出,经年累月之下,对地龙体内通道造成了越来越大的压力,且龙岩铁的质地太过坚硬,每一次发作都如同生龙崽一般,痛得撕心裂肺,无论地龙如何使力,都无法做到“巨屎强生”,直令它苦不堪言,几欲崩溃。

“龙兄,你这毛病倒也简单。”钟文右手一伸,掌中凭空多出一柄乌黑色的长刀,口中轻描淡写地说道,“不过是有些渠道不畅,待小弟替你打通了,便能恢复如初。”

“哦?”地龙心中一喜,连忙问道,“你可以做到么?”

“龙兄,小弟可能需要使用一些蛮力。”钟文挥舞着手中的屠龙刀,“不过您勿须担心,小弟手法娴熟,绝对不会伤到您的身体。”

“你尽管施为。”地龙不以为意地说道,“只要能够解决我这毛病,就算伤到一些皮肉,也没有关系。”

“我来了!”

钟文点了点头,举起手中的屠龙刀,运转“五元神功”,大喝一声,猛地捅向堵在地龙**口的巨大龙岩铁。

“噹!”

屠龙刀扎在龙岩铁表面,发出一声惊天巨响,钟文只觉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自刀上传来,右臂一麻,险些连屠龙刀都要脱手而去。

定睛一看,堵在地龙身后的龙岩铁却完好如初,表面连一丝裂纹都没有。

好硬的屎!

见自己手中最为锋利的屠龙刀都奈何不了这块龙岩铁,钟文不由得大吃一惊。

“如何了?”地龙满含期待地问道。

“这个……”钟文挠了挠头,颇为尴尬地解释道,“小弟刚才只是小试牛刀,接下来才要开始真正的治疗。”

“不急,慢慢来便是。”地龙表现出了超凡的耐心,“这毛病都折磨我半纪了,也不差这么一时半会的。”

钟文定了定神,重新举起屠龙刀,身上气势大盛,冒出腾腾紫烟,恍如仙人。

一股恐怖而独特的气息自刀刃散发出来,迅速朝着四周扩散。

这股气息无色无形,却又玄奥霸道,就连远处的宁洁都隐隐感到心神一颤,莫名生出一种危险的感觉。

他竟然已经成长到了这般地步!

想到初遇之时,钟文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地轮菜鸟,后来在闻道学宫重逢之际,他已经晋阶天轮,如今再次相遇,更是一跃成为灵尊大佬,能够和暗神殿三殿主这样的顶尖强者打得有来有往,进步之快,简直闻所未闻,宁洁惊叹之余,不禁生出一种如梦似幻的不真实感。

她的剪水双眸痴痴凝视着钟文高举宝刀、傲然挺立的威武身姿,心中泛起丝丝涟漪,钦佩之余,竟莫名生出一丝自豪的感觉。

“破碎虚空!”

面对坚硬到没朋友的龙岩铁,钟文终于不再留手,同时催动“五元神功”和“紫气东来”,并施展出圣灵品级的绝世刀法“破碎虚空”,挟着无可匹敌的空间神力,狠狠砍向堵在地龙菊门口的巨大龙岩铁。

为了治好便秘,可能会让你“菊花残”一段时日。

长痛不如短痛,有些事情,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对不住了,龙兄!

钟文心中暗暗说道,手上毫不留力,将这一式“破碎虚空”施展得淋漓尽致,庞大的空间之力并未显化于空气之中,而是被他凝聚在了刀面上,以期将灵技的杀伤力发挥到极致。

“噹!”

伴随着金铁相击之声而来的,是钟文难以置信的表情和深深的绝望。

令世人闻风丧胆的空间之力才触及到龙岩铁,便如同泥牛入海,消失得无影无踪,完全没有发挥出半分威能。

而失去了空间之力加持,这一招“破碎虚空”与平砍并没有什么区别,刀身劈在龙岩铁上,依旧未能造成哪怕一丁点的损伤,倒是强大的反弹之力险些将钟文虎口震裂。

望着地龙身后那块纹丝不动的龙岩铁,钟文满脸失望之色,双目失神,欲哭无泪,陷入到了长时间的沉默之中。

连龙的屎都劈不开,你还好意思叫屠龙刀!

良久,他忽然狠狠将屠龙刀摔在地上,重重踹了一脚,随后又不甘心地掏出倚天剑,再次杀向那块无比顽强的龙岩铁。

“天外飞仙!”

“万剑!归宗!”

“星辰坠落!”

……

一场人与屎的拉锯战,就此打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