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古怪/逢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腊月的夜晚冷得刺骨,金水河畔却灯火通明,热闹不减。

冯橙紧了紧衣领,不由感慨:“男人真是有毅力啊。”

这么冷的天,要是她一步都不想踏出家门。不,她都不想离开被窝。

陆玄微微抽了抽嘴角。

这和毅力有什么关系,冯橙不懂就爱乱说。

“冷么?”他伸手揽住她。

冯橙一把推开,扫一眼左右小声道:“我穿着男装呢。”

让人看到两个男人搂搂抱抱,岂不惊掉下巴。

看她脸冻得发红,陆玄有些后悔:“应该我一个人来。”

冯橙睨他一眼:“想得美。”

陆玄摸了摸鼻尖。

刚刚还觉得冯橙什么都不懂,现在看来好像懂一些。

“那走快些。”借着夜色掩映,他握住冯橙的手。

冯橙轻轻挣脱:“还是小心些吧。”

红杏阁的招牌被灯光点缀,在寒冷的夜里显得温暖暧昧,揽客的花娘倚在门外甩着手帕娇笑。

这样的天儿花娘衣衫轻薄,引得冯橙看了好几眼。

花娘以为眉清目秀的公子哥对她感兴趣,挺着胸脯凑上来:“公子是头一次来吗?”

香香的帕子拂过面颊,冯橙鼻子动了动,险些打个大喷嚏。

陆玄脸色冷下来,没等开口就见冯橙轻轻巧巧握住花娘的手,笑吟吟道:“不是呢,之前来过的。”

“哟,原来是熟客,那是奴家眼拙了,二位公子快里面请。”花娘一听是来过的,举止越发随意,热情拉着冯橙进了红杏阁。

陆玄落在后面,看着冯橙与花娘自然说笑,心情无比复杂。

带着未婚妻逛青楼,突然他就被撇下了……

进了大厅,热浪扑面而来,一扫身上寒气。

花娘笑着喊鸨母:“妈妈,来了两位熟客。”

鸨母走过来,看着花娘领进来的两位公子,目光下意识落在陆玄身上。

两个少年一高一矮,高个子的一看就年长些,像是会常来的样子。

冯橙笑道:“妈妈不记得我啦,我以前来过的。”

鸨母这才仔细打量冯橙,笑着道:“记得,记得,怎么会不记得,两位公子可有想找的小姐?”

冯橙看一眼陆玄,神色自然:“我这位兄弟第一次来,没什么相熟的小姐,我们先赏一赏歌舞,若有中意的再与妈妈说。”

“那二位公子先看着,有什么需要就说。”鸨母客气一番,去招待别的客人。

歌舞已经开始了。

陆玄目光随意落在起舞的花娘身上,压低声音道:“你还挺驾轻就熟。”

“这不是一回生二回熟嘛。”冯橙理直气壮回了一句,打量着厅中的人。

陆陆续续有人进来,鸨母八面玲珑招呼着。

冯橙摇了摇头:“这个鸨母压根就忘了我来过,面上倒是沉得住气。”

“你上次来是什么时候?”

“春天啊,不是和你说过么。”

陆玄暗松口气,笑道:“隔了这么久,人家忘了也正常。”

他还以为冯橙背着他隔三差五来逛金水河。

二人悄悄观察着厅中花娘,没有收获。

“要不以陪酒的名义把那些有头脸的花娘叫出来看看?”冯橙小声提议。

陆玄避开跳舞的花娘抛来的媚眼,否定了这个提议:“没必要。”

冯橙不解:“怎么没必要?”

陆玄又拿不准冯橙是懂还是不懂了。

见她还在等着解释,他只好以若无其事的语气道:“有头脸的花娘要接客,以这种身份为掩护不方便。”

冯橙似懂非懂点点头,有些遗憾:“那咱们先回去吗?”

陆玄余光留意四周,低声道:“既然来了,那就混进后边转转。比起迎来送往的花娘,英姑更可能选择管事、帮工之类的身份为掩护。”

厅中气氛正好,二人避开红杏阁的人注意,溜到了后院。

红杏阁临河建了四层小楼,后边院中是三排矮房,这些屋舍有厨房、柴房、杂物房,更多的是打杂之人的住处。

比起小楼的灯火通明,这里光线就暗多了,除了厨房那边忙忙碌碌有人进出,其他地方望过去影影绰绰,有着夜晚该有的样子。

这无疑很方便二人掩护身形。

陆玄拉着冯橙的手向厨房靠近,躲在暗处观察进出的人。

厨房是数间大屋相连,闻着交织的香味就能推测正在掌勺的厨子不止一个,至于帮工与端菜的那就更多了。

一个画舫要想留住客人,除了美貌解语的花娘,当然少不了美食美酒。

二人观察了一会儿便发现负责端菜的都是眉目清秀的小丫头,而在厨房中忙碌的则是男人。

“看着都不大可能。”吃着寒风,冯橙声音有些抖。

陆玄心疼紧了紧她的手:“先回去吧,改日再来。”

到时候就不带冯橙来了。

冯橙不甘心抿了抿唇,还是点了头:“嗯。”

下次就不带陆玄来了,一个人更方便混上四楼一探究竟。

二人默默有了决定,打算离开。

这时传来说话声。

“云姑真厉害,贵客上次吃了你做的菜念念不忘,这次点名还要吃呢。”

说话的是个圆脸少女,手里提着一盏灯照亮。

走在她身边的女子一时看不出年纪,作妇人打扮。

冯橙紧紧盯着妇人看,直到妇人由小丫头陪着走进厨房,才收回目光看向陆玄。

“陆玄,你说她会不会是英姑?”

“看年纪有可能。根据令叔所说,英姑十分美貌,若是乔装打扮的话伪装成同样美貌的女子要比扮丑容易许多。”

冯橙赞同点点头。

美人之美,不只看一张脸,还有仪态气质。一个美人扮成另一个美人,要比扮成平庸女子看着协调。

“真是奇怪了。”冯橙盯着女子背影消失的厨房门口,黛眉微蹙。

“哪里奇怪?”

冯橙下意识揉着陆玄衣袖:“三叔说一看到英姑就能看出他们的相似之处,可看云姑一点都看不出像啊。”

陆玄当作没发现被揉成腌菜的衣袖,笑道:“既然易容过,不像才是正常,这有什么奇怪的?”

冯橙抿了抿唇:“就是这样才奇怪,云姑既然没有给我像三叔的感觉,为何我瞧着她有些熟悉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