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三章 我可能要换个身份了/我真是练气期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辈,倒是有几件事还需要告诉您。”鱼长歌端着茶杯,脸色有些复杂,“不过都不是什么大事、”

“什么事?”张风倒是颇有好奇。

不过既然不是什么大事。

估计也就是一些小麻烦而已,需要自己出手帮忙之类的。

也是,老鱼这种小门派的三流长老,怎么可能会接触到什么大事?

张风乐呵呵的看着鱼长歌。

鱼长歌淡淡道:“晚辈得到了一些消息,听说,神庭已经决定追杀您了。似乎是上古战神在仙界给他们传话。”

“嗯,的确不是什么大事,神庭……”张风点点头,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

下一刻,张风整个人都愣了。

我曹,神庭追杀我!

还是上古战神叶莫凡的吩咐?

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他了?哦,对了,是在魔门禁地里,自己虽然用特效吓走了他,但那小子也知道了自己在魔门。

张风遍体生寒,两眼迷茫。

但这模样,在特效的加持下,却变成了张风目光深邃,面不改色,纹丝未动稳如泰山。

仿佛早就知晓了一般。

“前辈果然也算到了!”鱼长歌心中愈发敬畏,连忙道:“不过前辈不要太过恼怒,神庭他们目前还不知晓前辈真实身份,他们只是要杀魔门老祖而已。”

“说起来,神庭对前辈仰慕不已。此外,歧天路就要开启了,神庭还要邀请麒麟子张风去往神州,入歧天路。”

张风原本正紧张恐惧呢。

结果听到这里忽然有些蒙逼。

什么意思……

一面追杀自己,一面仰慕自己,一面还要邀请自己……

这态度这么复杂的吗?

不过张风想了想,就明白过来,这是针对自己不同身份啊。

不得不说,如今张风的身份有点乱。

一方面是离州麒麟子,文道圣师,道门圣子,万佛之师等等等等……这些名头随便拿出一个来都让自己受无数修士的顶礼膜拜。

一方面,张风还是魔门老祖,受天下道门唾弃。

同时还是老鱼老贱等人眼中深藏不漏、游戏人间的前辈。

“这么说,神庭是要追杀我这个魔门老祖的身份?”张风心里了然,看来这魔门老祖最近不能再当了啊。

是时候换个身份了。

不然回头随便来个神庭的大佬,给自己直接灭了,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鱼长歌见张风面不变色,内心一动。

果然,前辈早就算到了。

这完全是一副谋划在胸、把握一切的模样。

“前辈,您觉得接下来,是否需要我和老贱他们挡下神庭……”鱼长歌恭敬地问道。

虽然他很不想和神庭对上。

但若是前辈的意思,他鱼长歌也只能咬着牙上了!

“你?就你?”张风看了看眼前这个一身黄金长袍的中年修士,皱眉苦笑:“你还是算了吧,就这点修为就别捣乱了。”

鱼长歌苦笑一声。

前辈果然是根本看不上自己这点修为啊。

也对,以前辈的无上修为,还需要自己出手吗?

张风摆了摆手,内心却是有些感动。

没想到这老鱼竟然对自己如此仗义。

一个小小三流宗门的小长老,撑死了也就是结丹金丹的修为,竟然主动要求帮自己挡下神庭。

但还是算了吧,这老头儿就这点修为,去了也没什么用,最多就是一招被秒杀的炮灰而已。

那可是神庭啊!

十八圣宗之一的存在!

“这次你做的不错,告诉我了这些。”张风看了看桌上刚刚写出的笔墨,“你把这个拿走吧,我这里也没什么宝贝,聊表心意。”

鱼长歌看着那卷轴,眼中顿时狂喜!

“前辈您这是谦虚了啊!”鱼长歌一把抱住卷轴,颤抖一拜:“这都不算宝贝的话,那还有什么算是宝贝!”

“晚辈多谢前辈赐宝!”

“晚辈告辞!”

鱼长歌一脸兴奋的抱着卷轴腾空而去,仿佛生怕张风反悔一般。

前辈真是太大方了!

自己不过是按照计划行事,前辈就赐给自己一副无上墨宝!

看来自己之前真的没猜错,前辈是要自己把画作拿给那个仙人看!

看着兴奋离去的鱼长歌的背影,张风叹了口气。

唉,因为一幅画就如此兴奋。

真是没见过世面啊。

张风有些同情这个老鱼了,也难怪只是个三流宗门的小长老,就这种整天沉迷书画的性子,修为怎么会高?

“不过神庭……接下来就有些麻烦了啊。”

张风搓了搓腮帮子。

他要想一个脱身之计。

…………

多宝圣阁之中。

剑心真君和狂刀真君相对而坐,手里捧着热茶,却没有一人说话,相反,两人的表情都格外凝重。

就像是在等着什么。

下一刻。

“回来了。”剑心真君轻轻开口。

与此同时,房间内空间扭曲,鱼长歌的身影顿时出现!

“怎么样,前辈怎么说?”剑心真君连忙起身,有些焦急的问道。

狂刀真君也连忙开口:“前辈要我们怎么做,要不要三宗联手,直接跟神庭干了!”

“那倒不需要。”鱼长歌捧着卷轴,摇摇头:“前辈应该是已经算到了,我把神庭的消息告诉前辈之后,前辈一动不动,脸色不变,一点都没有慌乱之色。”

“废话!”剑心真君冷哼一声:“以前辈算无遗策的谋划,当然会算到。我问你是前辈让我们做什么。”

狂刀真君也继续问道:“就算前辈不需要我们三宗联手,也应该对我们有所安排吧!”

“这……”鱼长歌一愣,想了想,“前辈还真没说要我们怎么做。”

“不可能,前辈定然对我们有所安排。”剑心真君摇摇头,“以前辈的性子,肯定会若有若无的给出我们暗示,告诉我们接下来的计划。”

“鱼长歌,你会不会是忽略了什么?”

鱼长歌想了半天,把张风说过的每句话都仔细推敲了一遍。

似乎确实没什么暗示啊。

“前辈他好像真的没说什么,临走前还赐了我一副笔墨。”鱼长歌说到这里,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手中卷轴。

这是前辈赐下的宝物。

难道里面真的有前辈对接下来的暗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