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舍己为人/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姬仇主动伸出手臂,李林羽急忙捏了石碗前来承接,纪灵儿本欲出面制止,但是犹豫过后还是强行忍住了,此事关系到姬浩然的安危,而姬浩然是感应五行玄灵之人,是他日重新封印天诛的关键。

姬仇歪头看了姬浩然一眼,姬浩然正在炎箭宗众人的搀扶之下倚着一块青石坐了,不知是心虚还是怎地,坐下之后垂眉低头,并不往他所在的方向看。

由于之前滴血太多,此时姬仇已经到了耐受的极限,晋身灵寂修为之后不止耳目清明,对外界事物明察秋毫,对内亦是如此,对包括肺腑血气等自身的情况了如指掌,似他这般大量失血,换做其他人早就气绝身亡了,便是他身拥灵寂修为也耐受不住,倘若继续滴血,当真会有丧命之虞。

纪灵儿一直在紧张的盯着姬仇,见他面色越来越苍白,终于按捺不住开口阻止,“师叔,姬浩然中毒不深,接了这些应该够了。”

“嗯嗯嗯。”李林羽将石碗递给炎箭宗弟子,自己则自怀中摸出一枚丹药递给了纪灵儿,“这是本宗三阳丹,有回气安神之效。”

纪灵儿随手接过,闻嗅过后塞到了姬仇嘴里,然后继续帮他包扎伤口。

此时其他各宗也回过神来,各宗领队纷纷拿出各种丹丸前来递送,纪灵儿逐一检视,全部喂给了姬仇。

失血过多,姬仇口干舌燥,也咽不下这些丹丸,见他吞咽困难,便有同门修士递来清水。

按理说大量失血之后是不可以大量饮水的,姬仇也知道这一点,但他实在渴的厉害,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单手接过水囊,鲸吞牛饮。

由于灵气修为精纯,虽然大量失血却不曾晕厥,见他没有生命危险,众修士便围聚到了感应五行玄灵的五个人周围,但纪灵儿没有离开姬仇,一直陪护在他的身旁。

失血过多会导致人的意识混沌,姬仇强自支撑,急促呼吸,努力保持头脑清醒。

见纪灵儿不时回头看向姬浩然所在方向,姬仇低声说道,“没事的,我小叔儿死不了。”

听得姬仇言语,纪灵儿回过头来,贴耳低语,“我并非关心他的生死,我只是看他无有中毒征兆。”

姬仇没有接话。

纪灵儿又道,“他可能并未中毒,只是佯装中毒试图放你鲜血,害你性命。”

“不会的,你误会他了。”姬仇摇头说道,姬浩然的确是佯装中毒,但目的并不是在他极度虚弱之时雪上加霜,害他送命,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不想让众人怀疑他的身份,毕竟其他四位感应五行玄灵之人尽数中毒,唯独他幸免于难,换成任何人都会起疑。

“你且坐着,我前去试他一试。”纪灵儿站起身来。

姬仇本想出言阻止,却又担心纪灵儿心思聪慧,更加起疑,为了阻止纪灵儿前去探查,只得松懈心神,歪身躺倒。

纪灵儿此时已经走出了几步,见姬仇萎靡倒地,急忙回身搀扶,关切询问,“你一定要撑住,千万不要睡着。”

姬仇默然点头,伸手握住了纪灵儿的手。

姬仇比纪灵儿小几岁,面皮薄,此前很少主动去牵纪灵儿的手,见他虚弱之际主动握着自己的手,纪灵儿多有伤怀,姬仇的情况她是知道的,在云阳城本就不受待见,福伯死后他更是成了孤家寡人,自己若是再待他不好,姬仇就更加可怜了。

姬仇并不知道纪灵儿在想什么,他此时想的是要不要继续帮助姬浩然隐瞒此事,俗话说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雪地里埋尸迟早是要露馅的,无非是早一天迟一天的区别,但此前在云阳城纪灵儿和笑雷子已经让姬浩然很没面子了,此时若是再拆穿姬浩然,姬浩然定然颜面扫地,不止自己会遭受世人耻笑,便是云阳城怕是都要受到世人的非议和指点。

纠结良久,还是决定暂且不说,留待合适的时候再婉转的提醒姬浩然,如果姬浩然知道感应五行玄灵之人在封印天诛时都会丧命,或许会主动打退堂鼓,届时再设法周旋,尽量保全他的颜面。

饮下了他的鲜血没多久,白妍等人开始呕吐,吐出来的是漆黑如墨的黑血,有精通歧黄之术的修士检试过他们吐出的黑血之后得出了一个令众人后怕不已的结果,白妍等人所中之毒与逆血卫士所受的天诛阴毒戾气极为相似,若是没有得到及时救治,白妍等人便会失去神志,变成如逆血卫士一般的天诛傀儡。

好在吐出黑血之后,白妍等人很快恢复清醒,而当她们得知是姬仇救了她们之后,纷纷过来冲姬仇郑重道谢,最先过来的是幽云宗的白妍,白妍来自流光城,有北狄族血统,性格开朗,热情奔放,心中感激,便大胆的给了姬仇一个大大的拥抱,此举令得众修士多有惊愕,纪灵儿倒是并不在意,而姬仇原本苍白的脸色瞬间就浮现了红晕,紧张的看向纪灵儿,见纪灵儿并不介意,这才放下心来。

白妍之后是拜入神道宗的姬辉,姬辉来自落寒城,由于同为姬姓,便为本家,姬辉不苟言笑,不善言辞,只是冲姬仇郑重拱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明珠城的姜熙与姬仇同为截教门人,较为熟稔,三言两语,表达谢意。

三人之后是阐教的青玄子,阐教是镇魂盟五大宗派里最为中正守礼的,道谢言辞也最为郑重恳切,搞的姬仇好生别扭。

姬仇别扭,随后上前的姬浩然更别扭,“咱们本是同宗血亲,俗家我高你一辈儿,宗门你又高我一辈儿,这辈分以后怎么……”

不等姬浩然说完,姬仇就打断了他的话,“叔儿,咱就别计较这些了,之前怎样,以后还怎样。”

“好好好,如你所言,”姬浩然尴尬点头,转身想走,想到还没有冲姬仇道谢,急忙回身干笑,“此番真是多谢你了。”

姬仇闻言连连摆手,“叔儿,说这些就生分了。”

“是啊,是啊。”姬浩然别扭应着,退往别处。

尘埃落定,几位领队凑在一起急切商议,众人此番出来是为了降服坐骑,结果遭到了逆血卫士的偷袭,出了这样的事情,接下来是撤回镇魂盟还是继续自聚窟州寻找并降服坐骑,需要谨慎推议。

众议过后,领队们拿定了主意,就此退走有怯战之嫌,但留在聚窟州也可能再度遭到逆血卫士的偷袭,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五位感应五行玄灵之人由各宗领队贴身保护,其他众人不是逆血卫士攻击的目标,仍然留在聚窟州自行寻找坐骑。

担心发生意外,便由两人一组改为五人一队,纪灵儿虽然是炎箭宗的修士,却没有与本宗修士同行,而是留在了姬仇身边,她是盟主千金,众人也知道她和姬仇的关系,谁也不会提出非议。

姜熙和另外两位来自明珠城的修士也留了下来,与姬仇组成了一队。

待得组队完成,众人先后离开,分赴各处。

此时太阳已经偏西,由于姬仇有伤在身,五人便没有急于动身,而是暂留河谷,生火露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