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滴血/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仇说完,纪灵儿摆手说道,“我知道你不会推辞,我担心的是不知道为他们解毒需要用去你多少鲜血。”

“用多少就放多少。”姬仇倒是干脆。

“失血过多你会没命的。”纪灵儿说道。

“我倒不担心这个,”姬仇摇头说道,“我只担心每个人的五行所属不同,他们服下了我的血会不会有什么不适。”

“那倒不会,”纪灵儿说道,“人的五行所属由生辰八字决定,与血气无关。”

听纪灵儿这般说,姬仇放下心来,“那你去与他们说吧,我愿意救人。”

“一起去。”纪灵儿将姬仇拉了起来。

此时五位领队正凑在一处愁眉不展,见纪灵儿带了姬仇过来,众人脸上多有尴尬亏欠神情,笑雷子笑的很是勉强,“小师弟,你先前所吞服的当真是传说中的阴阳鱼?”

不等姬仇接话,幽云宗领队赵云曦自一旁说道,“突晋灵寂,定是阴阳鱼无疑。”

神道宗领队昔阳子说道,“你将之前遭遇详细说与我们知道,事无巨细,不要遗漏。”

姬仇此前曾经向神道宗众人求援,结果被昔阳子当成感染戾气失了心性而拒之门外,再见他语气之中多有质疑,心中难免有气,但情况紧急,耽搁不得,于是便将如何被巨蛇追赶,如何失足坠入悬崖,如何被那四足石龙卷入山洞,种种种种,详细说出。

笑雷子唯恐姬仇自竹雉一节说起,见他省略了这一环节,便冲其会意一笑,以示感谢。

听完姬仇的讲述,众人尽皆点头,唯有神道宗的昔阳子面有疑色,出言追问,“你是如何知道那四足怪蛇乃是传说中的石龙?你又如何知道那水潭里的黑白双鱼乃是阴阳鱼?”

姬仇不愿暴露那个暗中指点和帮助他的神秘巫族人,只得随口说道,“早些年曾经听人说起过,当时也没有当真,未曾想世间真有此物。”

对于姬仇的回答,昔阳子并不满意,“听谁说起过?你如何知道阴阳双鱼需要合并服之?控驭巨蝠又是怎么回事?”

对于昔阳子的质疑和追问,笑雷子率先表现出了厌烦,但同为镇魂盟的修士,又都是各宗长辈,他也不便让昔阳子过分难堪,于是便冲姬仇说道,“小师弟,你且带我们去那山洞走上一遭,看过那里的情形,见过那石龙的尸身再做计较。”

姬仇点头答应,但赵云曦自一旁严词反对,“不成,他们危在旦夕,岂能耽搁蹉跎?”

笑雷子等的就是这句话,但是见炎箭宗领队和阐教领队不与声援,便再度以退为进,“我们早去早回,查明真相,一个时辰足以回返。”

“一个时辰?”赵云曦挑眉瞪眼,手指躺倒在地的白妍等人,“你看她们等得了一个时辰吗?”

此事关系重大,万一服下姬仇血液几人毒发殒命,作出决定之人难辞其咎,由于炎箭宗的姬浩然未曾中毒,领队李林羽便未曾表态,但青玄子还躺在地上,阐教领队朱云子忧心着急,“是啊,是啊,救人要紧,耽搁不得。”

笑雷子随手抓过一块鹅卵石,催动灵气,徒手将那鹅卵石剜成石碗一只,递给姬仇,“委屈你了,受些苦楚吧。”

姬仇伸手接过石碗,自腰间拔出之前自山洞捡到的那把短刀,划开左手手腕,握拳滴血。

笑雷子蘸了少许,闭目尝试,“阴阳鱼可解百毒,血中有药性余留,确是阴阳鱼无疑,只是为何火气如此浓烈?”

姬仇闻言心中一凛,糟糕,怕是要露馅了。

但他只是“做贼心虚”,己方众人却并未多想,赵云曦出言说道,“火雷师弟已然练成了三昧真火,血气之中火气盈盛亦在情理之中。”

听得赵云曦言语,笑雷子缓缓点头。

但姬仇仍然心虚,小心问道,“他们皆为感应五行玄灵之人,我鲜血之中火气过旺,会不会乱了他们的玄灵气血?”

“应该不会,”赵云曦说道,“救人要紧,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不等那石碗滴满,笑雷子便将其端走,截教众人见状急忙将姜熙扶起,协助喂药。

对于各宗领队来说,揉捏石碗易如反掌,赵云曦第二个前来承接。

事实证明此法的确可行,在赵云曦承接之时,服下鲜血的姜熙脸上的黑气正在快速消退,呼吸也顺畅了许多。

虽然石碗比寻常饭碗要小上不少,但滴到最后一碗时姬仇还是感觉有些晕眩,而鲜血滴沥的速度也明显变慢。

“小师弟,你还撑得住不?”笑雷子紧张问道。

“没事。”姬仇摇头说道,见笑雷子手中仍然端着石碗,又见姜熙脸上的黑气尚未完全褪去,便知道滴血不够,药效不足,待得为神道宗滴满一碗,又将手臂移向笑雷子所持石碗。

姬仇倒是坦然,但一旁的纪灵儿心疼不已,但事关众人的生死,她也不便出面阻止,关切之下也顾不得避嫌,伸手握住了姬仇的右手。

亦不知道是纪灵儿过于紧张,还是姬仇失血虚弱,二手相握的右手全是汗水。

见姬仇面色惨白,笑雷子担心失血过多殃及他的性命,便紧张的说道,“血气发于骨髓,生于肝脾,不管是受伤失血还是献血救人都会损髓伤脾,大伤元气,支撑不住你就说话,莫要死撑。”

“嗯。”姬仇缓缓点头,与此同时催动灵气,加速体内血气运行,令得滴血的速度可以稍快一些。

待得石碗接满,笑雷子急忙捧了石碗前去为姜熙解毒。

其他各宗领队虽然心疼姬仇,但本宗感应五行玄灵之人危在旦夕,除了接血解毒别无他法,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再度伸碗承接。

姬仇强自支撑,为幽云宗,神道宗,阐教再度滴血一碗,至此已近承受极限,面如白纸,满头大汗,若不是有灵气支撑,怕是早已瘫软晕厥。

就在纪灵儿撕下布条准备为姬仇包扎伤口之时,姬浩然突然打了个踉跄,炎箭宗众人见状急忙出手搀扶。

“浩然,你怎么了?”李林羽关切询问。

“师叔,我没事,只是有些疲惫。”姬浩然说话之时身形摇摆。

“定是中毒了,”有炎箭宗修士出言说道,“逆血卫士此番前来偷袭我们,旨在下毒谋害感应五行玄灵之人,其他四人尽皆中毒,浩然师弟如何能够幸免?”

姬仇原本也以为姬浩然是中毒了,听得此人言语突然恍然大悟,姬浩然并没有中毒,之所以佯装中毒是为了掩饰自己并非感应五行玄灵一事,正如那炎箭宗的修士所说,其他四人尽皆中毒,如果姬浩然真是感应五行玄灵之人,不应该幸免。

李林羽关心则乱,也不辨真假,紧张的看向姬仇,

见李林羽神情,纪灵儿好生气恼,“他流了这么多血,如果继续滴血救人,怕是会性命不保。”

“这……”李林羽尴尬踌躇。

姬仇苦笑摇头,再伸左臂,“没事的,我撑得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