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初显威能/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仇被这群逆血卫士追杀了良久,险些被它们伤了性命,本就怒火中烧,再见到它们打伤了纪灵儿,越发怒不可遏,哪会容这些逆血卫士从容逃脱,高声大骂的同时纵身跃起,三昧真火聚于双臂,只待追上敌人便与它们致命一击。

不过可惜的是他此番跃起却未能痛击对手,不是没追上,而是追过头了,全力一跃之下彷如破天利箭一般疾飞高空,将那些位于树林上空的巨蝠和逆血卫士远远的甩在了下面,最要命的是上升之势毫无消减,已经离地几十丈了,还在继续攀升。

灵气修为的越阶提升本是天大的幸事,但是正因为短时间内的快速提升,缺失了循序渐进的过程,其情形彷如骑驴之人突然驾辕驷驸龙驹,一时之间难得适应。

待得回过神来,急忙反运灵气削减冲势,由于太过生疏,用力过猛,直冲云霄瞬间变为急坠下落,姬仇何曾跳过这么高,何曾落过这么急,惊慌之下灵气再提,想要止住落势。

由于不得娴熟控驭体内暴涨的灵气,此番提气竟然未能减缓落势,眼见就要坠落地面,唯恐摔倒狼狈,只得兵行险着,凌空转身,改直坠为俯冲,与此同时凝聚在双臂的三昧真火狂泻而出。

由于不是直接接触目标,三昧真火离体之后化作两道赤红火焰直冲地面,伴随着木屑飞溅,飞沙走石,巨大的反作用力将姬仇再度送上半空。

恰好此时一只无主巨蝠自近处惊慌飞过,姬仇急忙探手抓住铁链,反身站到了巨蝠的背上。

“好!”下方传来了纪灵儿的欢喜呼喊。

听得纪灵儿呼喊,姬仇既得意又后怕,此番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纯属侥幸,若是先前不曾以三昧真火反击地面,怕是要跌落林下,摔的灰头土脸。

姬仇本想追杀那群逆血卫士以消心头之恨,但纪灵儿还在林中,且有伤在身,担心她的安危便控驭巨蝠俯冲低空,不等他出言召唤,纪灵儿便提气拔高,来到半空,凌空探手,伸向姬仇。

姬仇侧身探手,与纪灵儿相握,将她拉到了自己身前。

“怎会如此?”纪灵儿满脸喜色。

“甚么?”姬仇随口反问。

“你气色青白,乃灵寂初阶之兆,”纪灵儿说道,“有此造化,可是得了之前所食怪鱼裨益?”

“我与你说过了,那不是普通的鲤鱼。”姬仇四顾左右,拉动铁链,控驭巨蝠向最近的战团飞去。

“那是何物?”纪灵儿追问。

“太极鱼,”姬仇说道,“此物是由黑白两条鲤鱼所化,又名阴阳鱼,我是自远处的瀑布里的山洞寻得的。”

听得姬仇言语,纪灵儿面露疑惑,很显然她没听说过这种事物,“你如何知道此物可补益灵气?”

“说来话长,稍后与你详说。”姬仇将别在后腰的几把刀剑拔了出来,递给纪灵儿,“帮我拿着。”

眼见这些刀剑不是凡品,纪灵儿越发疑惑,“这些刀剑又是自何处得来的?”

“也是在那瀑布后面的山洞里。”姬仇说道。

“包袱里又是何物?”纪灵儿再问。

“一些金银细软。”姬仇说话之时发现脚下巨蝠甚是听话,便低头细看,待得看到巨蝠背上有两处深红足印方才知道这只巨蝠就是自己此前驱使过的那只,那两个足印是被下行的火气烫伤的。

“你已能随心所欲催发三昧真火?”纪灵儿又问。

姬仇说道,“经络已经连通,可以催发三昧真火,却不得熟练。”

“你可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纪灵儿面有疑色。

姬仇不知道纪灵儿所指,愕然歪头,“你说什么?”

“既得灵寂修为,又得三昧真火,如此机缘怕不是运气所致,可是有人在暗中帮你?”纪灵儿问道。

姬仇连连摇头,“没有,没有,稍后我带你去那山洞,与你详说缘故,你伤势如何?”

纪灵儿聪慧非常,察觉到姬仇想要岔开话题,便不予理会,“若是无人指点,你如何认得那太极鱼,又如何知道它可以补益灵气?”

就在姬仇急切思虑如何回答之时,纪灵儿再度追问,“还有,此番逆血卫士尾随偷袭,旨在刺杀感应五行玄灵之人,它们为何分出重兵追杀于你?”

姬仇不愿欺骗纪灵儿,却又不愿与她讲说实情,此时自己不但晋身灵寂,且三昧真火也已经练成,这时候如果与纪灵儿坦言此前曾经帮助姬浩然作弊,纪灵儿一定会气恼翻脸,姬浩然也一定会被撵出镇魂盟,这样的结果不是他想看到的。

好在纪灵儿见他一脸的愁恼,误认为他也不明所以,便又问出了另外一个问题,“你这座下血蝠又是怎么回事?它为何受你控驭?”

姬仇正在发愁不知如何岔开话题,听得纪灵儿发问,便指点她如何控制巨蝠,不多时,赶到近处战团,幽云宗领队赵云曦仍在与逆血卫士缠斗厮杀,她的兵器已经损毁,此时所用的是姬仇之前扔给她的长剑,也正是得了这般削铁如泥的长剑,赵云曦才能在身陷重围之下立于不败之地。

二人来到近前立刻出手援助,此时姬仇已经将如何控驭巨蝠的方法告知了纪灵儿,又将腰后的刀剑塞给了她,纪灵儿不得参战,只得控驭巨蝠协助姬仇,姬仇神功初成,有心检试,三昧真火全力施出,被击中的逆血卫士无不瞬间化为飞灰,连其座下巨蝠都惨遭殃及,随主人一起灰飞烟灭。

眼见姬仇所发三昧真火如此霸道,唯恐他误伤与敌缠斗的赵云曦,纪灵儿急忙高喊提醒,“无需全力施为,收敛三分。”

听得纪灵儿言语,姬仇反应过来,出手之时略有保留,只以七成功力催发三昧真火。

但是与全力催发相比,七成功力更加残忍,被击中的逆血卫士瞬间化为焦尸,恶臭扑鼻,惨不忍睹。

随即再收两成,仍然不妥,被三昧真火击中的逆血卫士会浑身着火,垂死挣扎,惨叫哀嚎。

就在姬仇愕然皱眉,不知道要不要补上一掌给那个逆血卫士一个痛快之时,赵云曦急切说道,“灵儿,我自保有余,白妍等人被困西南山中,你们速去施以援手。”

听得赵云曦言语,姬仇急忙转头看向西南方向,白妍来自流光城,是感应金属玄灵之人,而今已经拜入幽云宗,赵云曦是此行的幽云宗领队,保护好本宗门人是她的责任,奈何她一直被逆血卫士拖在这里,便是心急如焚也不得前往救援。

眼下控驭巨蝠的是纪灵儿,赵云曦言罢,纪灵儿急切答应,控驭巨蝠载着姬仇往西南方向飞去。

“三昧真火威力太大,你尚不能做到收发由心,又得灵寂修为,越发难以拿捏,一定要谨慎使用。”纪灵儿善意提醒。

即便纪灵儿不提醒,姬仇也不想再用三昧真火,故此纪灵儿话音刚落,他就拔出了纪灵儿先前所赠的逐月长刀。

见姬仇对自己言听计从,纪灵儿冲其展颜一笑。

纪灵儿笑,姬仇也笑。

“衣衫不整,成何体统。”纪灵儿嗔怪。

“我此番大难不死,实属侥幸,你有所不知,那笑雷……”

不等姬仇说完,远处山谷就传来了笑雷子的呼喊,“小师弟,是你吗?”

听得笑雷子呼喊,姬仇气不打一处来,待笑雷子骑着三足金蟾自山谷中飞掠而出,气急埋怨,“你跑哪里去了?为何将我独自一人扔在那凶险的紫竹林。”

“本宗弟子遇到意外,召我前去救助,”笑雷子上下打量姬仇,“你怎地这般模样?那筒竹雉呢?”

“我险些丢了性命,你竟然还惦记那口吃食?”姬仇气恼埋怨,“你久去不归,那竹筒烧的久了,泄了气,结果召来了一群毒虫……”

见纪灵儿一脸疑惑,笑雷子不想她知晓内情,便打断了姬仇的话,“你吉人自有天相,这血蝠是你抓来的?”

姬仇焉能看不出笑雷子有心掩饰,但他心中多有怨气,不吐不快,“你这师兄当的,带我出来,险些害了我的性命……”

笑雷子自知理亏,再度打断了姬仇的话,“你让我寻那奇禽异兽,我已有了线索,稍后便带你去。”

听笑雷子这般说,又见他道袍上多有血迹,想必之前也是经历了惨烈厮杀,姬仇便不忍心再埋怨他,“我们要前去援助幽云宗众人,你可要一同前去?”

“姜熙身中剧毒,我要前去为她寻找解毒之物,无暇抽身,”笑雷子摇头说道,言罢,皱眉侧目,“你眼神之中灵光暗藏,可是得了什么造化?”

姬仇余怒未消,不愿与他讲说,笑雷子有要事在身,也不得耽搁,驱乘金蟾匆匆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