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有苦难言/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冲出水幕之后,眼前豁然开朗,秋高气爽,艳阳高照,山洞里的压抑沉默一扫而空。

由于长时间处于黑暗环境,猛然见到阳光有些视物不清,待得视力有所恢复,姬仇方才发现自己虽然借助巨蝠离开了峭壁上的山洞,却没有彻底脱离险境,在瀑布之外的空中还盘旋了大量巨蝠,不下二三十只,每只巨蝠的背上都站着一个狰狞丑陋的逆血卫士。

由于没想到姬仇会驱乘巨蝠飞出瀑布,故此在他出现之初那些逆血卫士都处于茫然状态,但很快它们就回过神来,挥舞手中兵器向姬仇冲了过来。

虽然逆血卫士来势汹汹,却并未顺利冲到姬仇附近,只因姬仇脚下的巨蝠受惊失控,正在厉叫乱飞,忽上忽下,左右飘忽,它们虽有巨蝠驱乘却不得顺利靠近,虽有利刃持拿却无从下手。

形容处境艰难多用内忧外患,形容处境危险多用四面楚歌,姬仇此番是内忧外患加四面楚歌,身陷重围不说,之前还吸入了大量毒瘴,此时体内火气上涌,浑身上下犹如火烤炮烙一般难受。而腰间又插满了刀剑兵器,行动多有不便,左手还抱了那条由阴阳双鱼幻化的赤鳞大鲤,右手还要抓拿巨蝠脖颈上的铁链,即便大敌当前也腾不出手来挥刀拒敌。

最要命的是他不知如何控驭这只巨蝠,只能如降马斗牛一般的随着巨蝠的翻滚乱飞而剧烈颠簸。

这只巨蝠完全不听指挥,只在附近乱叫乱飞,一干逆血卫士虽然不得上前围攻,姬仇也不得脱身逃走。

眼见自低空翻滚冲撞不得摆脱姬仇,巨蝠开始往高处飞,姬仇此时已经被那巨蝠颠的七荤八素,只能紧紧的抓着铁链,任凭巨蝠带着他往高处去。

巨蝠往高处飞,那群逆血卫士就往高处追,姬仇不知如何控驭巨蝠,只能回头张望,看那些逆血卫士都是如何牵扯锁链的。

几番攀升俯冲之后,姬仇摸到了些许门道,驱乘巨蝠和骑马有些相似,后脚用力并拉扯铁链就是攀升,前脚用力并拉扯铁链就是俯冲,向左拉扯铁链就是左转,向右拉扯铁链就是右转,放松铁链就是笔直向前。

学会了就要尝试,但脚下的这只巨蝠并不听话,异常暴躁,辗转翻腾,厉叫连连。

起初姬仇还不明所以,只当自己未曾掌握驾驭要领,待得发现试图冲上来砍剁的逆血卫士脸上也多有惊讶无奈,便知道巨蝠的异常表现同样出乎它们的意料,这便说明问题不是出在驾驭的方法上,难道是自己随身携带的那些刀剑不小心刺痛了它?

想到此处便低头下望,没有发现巨蝠背上有伤口,不过倒是发现巨蝠的背上正在冒热气,而冒着热气的地方正在自己踩踏的位置。

短暂的愕然之后,姬仇恍然大悟,他此前吸入了大量毒瘴,这种毒瘴入体之后变成了炙热的火气,此时的他浑身上下犹如火炉一般滚烫,巨蝠之所以不听驾驭疯狂乱窜乃是被他双脚所发出的热气给烫伤了。

发现了原因,便以意行气,将游离在双腿的火气反提上行,这一提不要紧,直接控制不住了,上行的火气循着足太阳膀胱经直冲魂门穴,由于自身灵气修为不够,不得驾驭毒瘴所化火气,火气直接卡在了魂门穴,进退不得,彷如岔气一般痉挛难受。

岔气是比抽筋还要难受的一种感觉,常见的岔气已然令人痛苦非常,更何况是炙热火气所引发的岔气,直接牵连膀胱和双肾,险些尿了裤子。

高温炙热一去,巨蝠回归正常,不再翻滚挣扎,也不再继续攀升,而是按照铁链指挥的方向快速向西飞去。

到得此时姬仇方才发现战事并不止他这一处,逆血卫士也不止杀他的这些,大小不一的战团足有七八处之多,最大的一处战团在西南方向两百里外,逆血卫士的数量至少是镇魂盟修士的三倍以上。

就在姬仇强忍痛楚观察战况之际,突然感觉后背一痛,随之而来的是金属撞击的一声脆响。

转头回望,只见一把长刀正在向下坠落,这把长刀为逆血卫士所有,想必是敌人追他不上,扔出长刀想要隔空伤他。

好在他背后别了不少刀剑,长刀飞来被刀剑挡住,未曾破皮进肉。

岔气是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此时上半身的炙热火气仍在游离冲撞,而下半身提上来的炙热火气则卡在了魂门穴,上下不通,左右牵连,前进无路,后退无门。

姬仇一边驱乘巨蝠疾飞西南,一边强忍痛楚急思对策,上次他无意之中催发三昧真火,是在机缘巧合之下连通了手太阴肺经,足太阳膀胱经,手少阳三焦经,足厥阴肝经,走的是高阶的火发于心,而此番则是中阶的火发于肾,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此番若能将火气送过魂门穴,经络便能永久连通,越阶晋升三昧真火中阶。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自己灵气不足,无法控驭火气游走经络,上下连通,经络一时不通便痛一时,一日不通便痛一日,似这种岔气的怪异痛苦别说痛上一时了,就是痛上半刻也令人难以耐受。

万般痛苦之际突然发现自己左手还紧紧抓着那条红鳞大鲤,此物乃阴阳双鱼所化,蕴含大量灵气,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也顾不得多想,张嘴就咬,咬的是鱼头。

一口下去,红白尽现,五味陈杂,虽然有鱼血鱼脑却不是鱼的味道,也不腥气,入口亦没有鱼骨的坚硬,有些像茯苓糕,半软不硬,味道说不出的怪异,苦辣酸甜好像都占了。

难以下咽倒不至于,但不好吃却是真的,不过危急关头他也顾不得那么许多,确定吞服之后体内灵气随之快速增长便不再犹豫,大口咬嚼,狼吞虎咽,与此同时还要控驭巨蝠加速疾飞,以防后面的那些逆血卫士追上来。

由于红鳞大鲤个头不小,也不能径直吞下,只能一口一口的吃,鱼头最难吃,味道最怪,吃完鱼头,味道变了,鱼皮是辣的,鱼骨是咸的,鱼筋是酸的,鱼肉是甜的,鱼鳞是苦的。

起初姬仇还在疑惑不同部位的味道为什么差别如此巨大,但转念过后便恍然大悟,这条红鳞大鲤乃阴阳双鱼所化,感应天地灵气化生,并不是真正的血肉,阴阳入口之后化生五行,酸甜苦辣咸恰好应对木土火金水,分别补益肝脾心肺肾,也正因如此,红鳞大鲤被吞服之后才能于瞬间转化为灵气。

咸和甜是大部分人喜欢的味道,但单吃鱼肉和鱼骨也不成,吞下之后郁结在胸,不得化为灵气,只能补下鱼鳞,鱼皮和鱼筋。

姬仇并不壮硕,巨蝠身形巨大,载他甚是轻松,也正因为他体重较轻,后面那群逆血卫士才追他不上。

片刻过后,姬仇飞到了己方众人与逆血卫士厮杀的战团附近,战事分为陆战和空战两部分,天上和下面的林中都有惨烈厮杀。

姬仇一直岔着气儿,下半身几乎不敢动,飞来此处是为了寻求帮助,只要有人能帮他挡下后面这群龇牙咧嘴的怪物,他就能从容吞服阴阳鱼并尝试晋升三昧真火中阶。

在他距战团不足百丈之时,己方有人高喊发声,“师叔,快看,是姬仇。”

听得有人喊出自己的名字,姬仇心头大暖,正准备开口回应,却听得有人高声喊道,“小心,他衣衫不整,鲜血满身,又驱乘血蝠,怕是已被天诛戾气熏染。”

发声之人姬仇认识,是神道宗领队昔阳真人。

听得昔阳真人言语,姬仇急忙高喊解释,“没有,没有,我还是我,这巨蝠是我抢的。”

“你若神识尚存,为何行那茹毛饮血之事?”昔阳子高声喝问。

“这不是鱼。”姬仇大声说道。

见他驱乘巨蝠快速靠近,昔阳子厉声呵斥“扔掉血食!”

姬仇自然不会扔掉吃了一半的阴阳鱼,只得急切解释,“这真的不是鱼。”

血淋淋的鱼在他手里抓着,他却坚持自己吃的不是鱼,这可是失去神志的铁证,见他坚持不扔却仍在继续靠近,昔阳子斩杀了一名逆血卫士之后反手挥剑,发出剑气遥斩他脚下巨蝠。

姬仇岔气难受,根本无法行走,自然不能让昔阳子杀掉自己的坐骑,情急之下只得拉扯铁链,驱使巨蝠斜翼侧飞,堪堪躲过了昔阳子所发剑气。

见姬仇保全巨蝠,昔阳子越发确认他已被天诛魔化,提气发声,警告众人,“姬仇被天诛戾气熏染,已然丧失人性,是敌非友,万勿让他近身。”

昔阳子高喊过后,众人轰然应是。

姬仇有苦难言,但是眼下他既不能舍弃巨蝠又不能扔掉阴阳鱼,说什么己方众人都不会信他。

此时追兵已经杀到,自己方众人这里得不到帮助,他只能勒拉铁链,控驭巨蝠飞往别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