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美味招灾/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得笑雷子言语,姬仇哭的心都有了,“六师兄,可否先帮我寻觅坐骑,待得正事办完再往紫竹林寻那竹雉?”

“难道你看不出我胸有成竹?”笑雷子面有得色。

姬仇苦笑摇头,“我没看出你胸有成竹,我只看出你胸有竹雉。”

“信我就好,我自有计较。”笑雷子说道。

姬仇自己也做不得什么,往哪里去全看笑雷子心意,三足金蟾也是笑雷子的,笑雷子往哪里去他只能跟着。

姬仇此时已拥有灵虚修为,夜晚可以清楚视物,半柱香之后发现林下隐约有一座废弃的城池,只是被巨木覆盖,看的不很真切。

“六师兄,聚窟州怎么会有城池?”姬仇问道。

“聚窟州为什么不能有城池?”笑雷子随口反问。

“你不是说聚窟州乃异族地界吗?”姬仇说道。

“异族便不能建立城池么?”笑雷子以问代答。

见笑雷子不好好说话,姬仇便不问了,笑雷子急于前去寻捕竹雉,便授意三足金蟾疾行快飞,三更时分前方隐约出现一片紫色竹林,这片竹林位于两座山峰之间的平坦区域,方圆约有十几里。

到得近处姬仇方才发现这片竹林与寻常竹林大不相同,寻常的竹子最粗也不过碗口粗细,而这些紫竹一抱粗细的随处可见,高度也比寻常的竹子要高,最高的足有十几丈。

这种地方三足金蟾便飞不得了,只能自竹林边缘降落,落地之后三足金蟾长舌急吐而出,自林下反卷而回。

由于三足金蟾的速度太快,姬仇便没看清它卷了个什么回来,直待它再度吐出长舌姬仇方才看清,三足金蟾卷进嘴里的是条紫色的毒蛇。

“六师兄,有蛇。”姬仇急忙提醒。

“此物名为竹叶紫,比那竹叶青的毒性还要猛烈,你且小心些,莫要被它咬到了。”笑雷子往竹林走去,走了几步不见姬仇跟上来,便止步回头,招手催促,“快些走。”

姬仇正想跟过去,却发现三足金蟾再度吐出了长舌,又自不远处卷回了一条毒蛇,只这丈许见方就有三条毒蛇,竹林里的毒蛇定然更多,姬仇打退堂鼓了,“六师兄,我就不进去了,留在这里等你吧。”

“也好,你且寻些干燥竹叶,挖了火坑,等我回来。”笑雷子说道。

姬仇点头答应,目送笑雷子往竹林深处去了。

待笑雷子走远,姬仇拔出长刀砍了一根细竹,以竹竿儿自近处拨动落叶,此处人迹罕至,林下落了厚厚的一层枯叶,一经拨动,落叶之下又蹿出了一条毒蛇。

由于精神一直紧绷,姬仇便有所防范,见毒蛇蹿出便用竹竿儿将其挑起,扔向别处。

眼见姬仇挑扔毒蛇,三足金蟾便吐出长舌将其凌空卷起,拉回吞食。

见三足金蟾反应如此敏捷,姬仇大感有趣,便有意寻找,寻得便挑向三足金蟾,不管他扔的是高还是低,偏左还是偏右,三足金蟾都能精准接住。

近处的毒蛇抓没了,姬仇就往竹林里面寻去,也不往竹子密集处去,只挑那宽阔地带,也不走远,就在方圆百丈转悠。

俗话说人有失手马有失蹄,三足金蟾最终还是失手了,不是没接住,而是没来得及接,姬仇接连扔出两条毒蛇,第一条三足金蟾接住了,但第二条它没来得及接,毒蛇径直冲着面门飞了过去,落到了它的头上,一张嘴,咬住了它的鼻子。

金蟾吃痛,呱呱大叫,连蹦带跳,纵身飞起,往远处去了。

姬仇见状暗道糟糕,万一将三足金蟾给咬死了,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不过转念一想,应该没事儿,所谓没事儿有两种意思,一是自己没事儿,可以不认账,蛤蟆又不会说话告状,就说是它自己不小心被咬到了。二是三足金蟾没事儿,笑雷子既然敢将它留在竹林边缘,自然是不担心它会被毒蛇咬到,兴许只是咬的痛了,出去转悠一圈儿也就回来了。

这片区域之前曾经下过雨,干燥的树叶只有中间薄薄一层,好不容易寻得一些,又按照笑雷子之前的交代自地上挖坑,做完这些已是四更时分,劳累一天有些困倦了,但这里多有毒蛇,也不敢睡,只能强打精神,等待笑雷子回返。

事实证明三足金蟾百毒不侵,至少是不怕蛇毒,没过多久它便回来了,趴伏在地,与姬仇一同等笑雷子回返。

笑雷子自竹林之中寻觅搜找,每每惊起飞鸟,姬仇虽然不知道笑雷子的具体位置,却能根据惊叫飞起的夜鸟大致判断出他在什么区域。

起初他以为笑雷子很快就会回来,未曾想一直等到黎明时分笑雷子方才姗姗迟回,也不见他带回很大的猎物,只是手里拿着一个半尺来长,碗口粗细的竹筒。

“来来来,快点火。”笑雷子兴奋催促。

“抓到了?”姬仇问道。

笑雷子没有回答,而是摇了摇手里的竹筒,竹筒里传来了清脆且细微的鸟叫声,根据叫声来看,不是一只,而是很多只。

“竹雉的个头很小吗?”姬仇问道。

“不比麻雀大。”笑雷子说道。

“那也没多少肉啊。”姬仇拿出火折子开始点火。

笑雷子面露鄙夷,“你懂什么,常言道宁吃仙桃一口,不吃烂杏半筐,这竹雉只饮竹叶清露,只食竹花竹米,乃至洁至鲜之物,尤胜龙肝凤髓。”

由于二人是同辈儿,姬仇言语便不用太过拘束,嘟囔道,“说的就跟你吃过龙肝凤髓一样。”

“嘿嘿,你怎么知道我没吃过呢?”笑雷子不无得意。

见火势已起,笑雷子便将那竹筒置于土坑之下,准备往上覆盖竹叶。

“就这么烧啊?”姬仇问道。

笑雷子点头。

“活活烧死,何其残忍?”姬仇说道。

笑雷子摇头说道,“不是烧死,此物不得见火,只以热气闷蒸半个时辰,届时羽毛化去,肠肚成汁,肉骨酥烂……”

“甚是残忍。”姬仇于心不忍。

听得姬仇言语,再见他慈悲神情,笑雷子撇嘴说道,“那三牲六畜你又不是没有吃过,你可曾想过它们在进你口腹之前亦要遭那砍头放血,剥皮剔骨之苦?”

姬仇无言以对。

笑雷子自顾往那竹筒上覆盖竹叶,引火燎烧,与此同时出言说道,“世间万物皆有宿命,人活于世谁也免不得造些杀孽,我道门中人亦不能免,只需谨守那六不食的口腹戒律也就是了。”

“何为六不食?”姬仇随口问道。

“大忠之犬不食,大孝之黑鱼不食,大善之牛不食,大贞之鸿雁不食,怀胎不食,育雏不食,此为六不食。”笑雷子随口解释。

此时竹筒里的竹雉已经受热惊叫,姬仇于心不忍,好言相求,“六师兄,你还是将它们弄死吧,别让它们受那罪了。”

“若以灵气震死,便失了鲜活之气。”笑雷子说道。

“你要这么折磨它们,等回去之后我就跟惊雷师兄说你残害生灵,妄造杀孽。”姬仇威胁。

“哎呀?”笑雷子歪头瞅他。

“我当真会说。”姬仇正色说道。

笑雷子无奈,只得以灵气隔着竹筒将里面的竹雉震死,“好吧,好吧,如你所愿,与它们一个痛快。”

此番出来是为了降服坐骑的,姬仇惦记正事儿,便出言问道,“六师兄,得蒸多长时间哪?”

“半个时辰,”笑雷子说道,“不能多也不能少,届时咱们取了出来,自往天上吃去。”

“为什么要在天上吃?”姬仇不解。

“妻美墙头矮,家富门槛低,”笑雷子笑道,“好东西总是容易遭人惦记呀,这竹雉味美绝伦,蒸熟之后所发出的香气能将这方圆数百里的食肉禽兽尽数招引而来,为免遭遇不测,还是往高处去吃安全妥当。”

“哦,”姬仇打了个哈欠,“六师兄,你自己烧火吧,我先睡上一会儿。”

笑雷子点了点头。

可能刚睡着,也可能还没睡着,就在半睡半醒之间,笑雷子出言呼喊,“哎哎哎,快起来。”

“嗯?”姬仇朦胧睁眼。

“你来看火,我去去就回。”笑雷子说道。

“你干嘛去?”姬仇问道。

“有本宗修士遇到麻烦了,折了竹简求救,我过去看看。”笑雷子说道。

“你别把我自己扔在这儿,”姬仇急忙起身,“我跟你一起去。”

“竹雉未熟,你留下看火。”笑雷子说道。

姬仇连连摇头,“我不看,挖出来带走。”

“此物得来不易,中途断火便糟蹋了。”笑雷子将烧火棍塞到了姬仇手里,纵身跳到了三足金蟾的背上,三足金蟾后腿蹬地,自林下冲天而起。

“六师兄,还得烧多久啊。”姬仇高声呼喊。

笑雷子此时已经去的远了,未曾回答。

姬仇虽是修士,又是道门中人,却终究是个年轻人,独处荒山野岭,心里免不得有些发毛,一边烧火,一边四顾打量。

火能给人以安全感,确切的说是光明能给人以安全感,为了驱赶恐惧,姬仇便将篝火烧的很旺。

好在此时已是黎明时分,天色虽暗,却也不是伸手不见五指。

就在姬仇逐渐放松下来之时,一声突如其来的闷响将他吓了个激灵,而伴随着闷响,眼前的篝火也随之四散飞溅。

就在姬仇惊魂未定之时,突然闻到一股奇异的香气,这是一种他此前从未闻嗅过的香气,沁人心脾,直透灵窍。

待得回过神来,姬仇方才发现香气来自地下,原来先前篝火烧的太旺,将竹筒给烧爆了。

笑雷子还真没骗人,这竹雉所发香气确实神异,捏起一只仔细端详,正如笑雷子所说,这竹雉的羽毛在受到蒸烤之后竟然真的可以自行消退。

就在姬仇发愁如何向笑雷子解释之时,竹林深处突然传来了噼啪巨响。

姬仇不明所以,疑惑张望。

就在此时,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自腰间传来,“来者不善,即刻远遁避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