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火雷真人/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已至此,姬仇还能说什么,不过他倒是感谢笑雷子没逼着他拜师,平心而论他很喜欢笑雷子,虽是长辈却毫无架子,这种人更适合做忘年交,若是当了师父,碍于礼数,便不能似眼下这般随意了。

与炎箭宗,幽云宗和神道宗不同,阐教和截教的祖庭并不在此处,这里只是分庭所在,不过虽是分庭,规模却甚是宏大,宏伟宫院十八处,齐整道舍九百间。

入山台阶九九八十一,寓意九九归一,万法归宗。

入室台阶皆为六层,暗合三才六道,彰显广纳博容。

山门处有对联一副,上联“大道五十,天衍四九,截一归灵宝。”

下联“上道无德,下道唯德,合一证金身。”

金匾横批,“有教无类。”

笑雷子唯恐煮熟的鸭子飞掉,也不与姬仇过多介绍,只是带着他往里面走,由于正值傍晚时分,截教众人正在灵宝大殿内操行晚课,笑雷子也不管那么多,直接进去喊了两个中年道人出来,这二人是负责为门人弟子登记造册的道长,按理说入门是有一套繁琐流程的,但笑雷子一声令下,一切从简,加急办理。

按照道家规矩,自俗人到正式道长共有三步,一是皈依,皈依之后就是居士,再是传度,传度之后就是道人,再是授箓,授箓之后就是正式的道长,每一步至少应该间隔一年,但在笑雷子的授意之下,三步并作一步走,以求快速。

截教有风雨雷电,雾露霜雪八字辈分,必须依次顺延,却可前后倒置,所谓前后倒置就是辈分之中必须带有这八个字,但可以在前也可以在后,以风字辈为例,可以取风云子,亦可取玄风子。

此时截教雾字辈已开,按理说姬仇应该在雾字辈,但笑雷子额外开恩,给了他个电字辈。

这么做是违规破例的,但笑雷子发话,两位负责登记造册的道长只能遵行。

到得这时姬仇已经回过神来,想到不好冲纪灵儿交代,便有心打退堂鼓,于是便故意刁难,“我与真人默契投缘,若是矮了辈分,日后相见怕是会多有拘束。”

听得姬仇言语,笑雷子愕然皱眉,“你想作甚?”

“呵呵。”姬仇只笑不语。

“使不得呀,雷字辈分早已封存停用多年,岂能重开,况且此事我也做不得主。”笑雷子连连摇头。

“可否请示惊雷真人?”姬仇故意刁难。

“师兄也做不得主啊,何况师尊已经驾鹤多年,谁来与你充当籍师?”笑雷子说道。

“那我再回去想想吧。”姬仇转身想走。

“等等,”笑雷子一把将姬仇拽了回来,“前辈之中还有几位师叔,我且神会恳请,看他们是否愿意为你充当籍师。”

姬仇本是故意出难题,没想到笑雷子竟然知难不退,反倒搞了自己一个骑虎难下。

“你俩把他给我看住,我去去就回。”笑雷子转身离开了执事偏殿。

姬仇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那两个电字辈的道人见他如此无礼,看他的眼神便多有嫌弃,姬仇在偏殿待不住,便想往门外等候。

见他要走,两个道人急忙上前阻拦,姬仇只道要出去透透气,二人便随他出了门,他在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二人就在他身后看着。

半柱香不过,笑雷子回来了,与他一同回来的还是分庭宗主惊雷真人。

见惊雷真人来到,姬仇好生惶恐,急忙站起,忐忑见礼。

“福生无量天尊,”惊雷真人抬手回礼,转而微笑说道,“恭喜小师弟,先前我等众人已神会本宗玄雨真人,玄雨师叔愿意为你充当籍师,并赐火雷道号。”

姬仇很清楚自己的要求非常过分,哪里会想到截教众人竟然满足了自己的要求,一时之间愕然非常,愣在当场。

待得回过神来,急忙冲惊雷真人拱手说道,“真人容禀,晚辈无意逾礼违制,只是…...”

“你莫要解释了,”笑雷子打断了姬仇的话,“你就是有非分之想,自居奇货,自命不凡,敲诈勒索,自抬身价。”

“我……”姬仇作茧自缚,有苦难言。

“我什么我?这可是你自己求的,”笑雷子冲那两个中年道人招了招手,“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见过火雷师叔。”

笑雷子生性潇洒,放荡不羁,听得他的言语,那两个中年道人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说笑,便同时看向惊雷真人,待惊雷真人微笑点头,方才冲姬仇稽首见礼,“见过小师叔。”

“好了,师兄,你去吧,这里交给我。”笑雷子冲惊雷真人说道。

惊雷真人冲其点了点头,转而冲姬仇说道,“小师弟,日后便由笑雷师弟与你传授经文,指点引路,若有要事,亦可寻我说话。”

“真人容禀,我并无攀高求贵之心,此事可否暂缓……”

不等姬仇说完,笑雷子便打断了他的话,此番是板着脸说的,很是严肃,“火雷师弟,你当我截教是何等存在,你当本教前辈真人是随意神会求请的么?”

惊雷真人是何许人也,已然猜到笑雷子肯定是用了什么手段,逼着姬仇不甚情愿的就范,但他爱才惜才,故此才会破例收录,而镇魂盟都知道笑雷子不甚着调儿,此事由笑雷子敲定落实,日后旁人也说不得什么,身为分庭宗主,此事最好避而远之。

想到此处,便不再多待,冲姬仇点头过后转身离去。

目送惊雷真人离开,姬仇又看向笑雷子,眼神之中多有恳求宽恕之意。

“木已成舟,容不得你反悔了,”笑雷子冲姬仇说道,转而催促那两个道人,“写好箓牒,授他法印,对了,快取本宗道袍与他换上。”

眼见此事不得逆转,姬仇只得认了,“晚辈年幼无德,担不得火雷道号,敢请少雷为号。”

少为九等之末,听得姬仇言语,笑雷子缓缓点头,“算你懂事知礼,只是此事已经敲定,改不得了,你习得三昧真火,火雷正合你用。”

在笑雷子的催促之下,方便之门大开,原本繁琐的入门步骤一减再减,连祭天授箓都改为先行后奏,半个时辰之后,诸事毕了,穿上了背刺先天八卦的截教道袍。

由于雷字辈分乃截教长辈,道袍便为紫色,穿在身上,姬仇好生别扭,总有名不副实,窃据愧占之感。

“走,我带你四处转转。”笑雷子反背双手,面有得色。

浑浑噩噩也好,糊里糊涂也罢,总之是加入了截教,姬仇也知道无法更改,只能认了,别别扭扭的跟在笑雷子的后头儿。

他本以为笑雷子要带他参观截教的宫观殿堂,未曾想笑雷子竟然带着他往山下去,此举含义不言自喻,大有招摇过市,张榜游街的意味。

晚课过后的这段时间反倒是盟中修士最为自由的时间,各处多有各宗修士,笑雷子不但毫不避讳,反倒故意声张,见到他人便摆手招呼,让人家过来与姬仇见礼,一副拔得头筹,占得花魁的傲娇神态。

镇魂盟各宗虽然各有道号,却都排得上辈分,雷字辈分实在是太高了,谁见了都得喊师叔。

截教行事风格并不低调,笑雷子这么一搞,整个镇魂盟都知道姬仇加入了截教,而且是身居长辈,穿的是高功法师的紫色法袍,如此一来围观众人越发的多了,姬仇也越发别扭。

好不容易等到近处无人,姬仇急切说道,“真人……”

“喊师兄。”笑雷子笑噱纠正。

姬仇无奈,只得改了称呼,“师兄,我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于你。”

“说。”笑雷子说道。

“我得了这等辈分,婚嫁之事会不会大受限制?”姬仇低声问道。

“会,”笑雷子点了点头,“婚嫁止于同辈。”

“啊?”姬仇愕然瞠目。

“啊什么啊,我先前与你电字辈分,为的就是与你留下退路,行个方便,可是你以奇货自居,趁机勒索,我们也只能随了你的心愿。”笑雷子说道。

听得笑雷子言语,姬仇瞬时如坠冰窟,浑身冰凉。

见姬仇面色如土,笑雷子便不再逗他,“平辈婚配确有其事,这也是通行的规矩,不过什么是规矩?守,它就是规矩,不守,它就不是规矩。”

“什么意思?”姬仇急切追问。

“就是这个意思,我们截教是最不受礼法约束的,也是最不守规矩的,”笑雷子笑道,“只要忠孝仁义不缺,其他繁文缛节我们想守就守,想不守就不守。”

“那还好。”姬仇如释重负。

“哈哈,”笑雷子伸手北指,“你看谁来了。”

循着笑雷子所指,姬仇看到纪灵儿自东北方向的岔路快步走来。

“好了,你设法与她解释吧,贫道先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