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离心醒悟/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老七一脸的幸灾乐祸,很显然他并不希望姬仇为了姬浩然而冒险。

姬仇无奈,只得好言求请,“你既然精通控驭禽兽的通心之术,又熟知真言和指诀,足见你对降服禽兽多有心得,你肯定有办法,快教我一教。”

王老七摇头说道,“通心之术我已经全部教给你了,无有半点藏私,你想降服一些寻常飞禽必定手到擒来,但你若想染指灵寂修为的禽兽,纯属痴心妄想,且不说到得这种道行的禽兽极为罕见,便是让你偶然遇到,你也降服不了。”

“想要降服寻常禽兽,镇魂盟自有御兽之法,也用不着你这通心之术,敢情你这通心之术也不比御兽之法精妙多少。”姬仇说道。

“你别用激将法,我不吃这套,”王老七不以为然,“镇魂盟的御兽之术很是粗浅,与这通心之术有着天壤之别,你不得降服道行高深的禽兽不是因为通心之术不好,而是你元神不够强大,驾驭不了它们。”

见姬仇面有疑色,王老七只得耐心解释,“通心之术是以本命元神去感应和控制禽兽的元神,倘若禽兽的元神比你还要强大,那就不是你控制它们了,而是它们控制你。”

姬仇相信王老七说的是实话,但他仍然不肯就此罢休,“那你刚才所说同心双修之法岂不是屁用没有?众所周知元神强大与否取决于自身灵气修为的高低,倘若施法之人的元神比坐骑强大,其灵气修为自然高于坐骑,也就没必要同心双修。若施法之人元神不及坐骑强大,便不得俘获它们,也无法与它们同心双修,这是一个打不开的死结啊。”

“这个说来话就长了,日后再与你详说,”王老七打了个饱嗝儿,“好了,你歇会儿吧,我先走了。”

“不成,把话说清楚再走。”姬仇皱眉强留。

“哎呀,”王老七无奈叹气,“我刚才也就随口一说,你也别太当真。”

“你敢骗我?”姬仇声音转冷。

见姬仇真的生气了,王老七便收起赖皮嘴脸,压低声音正色说道,“我不曾骗你,此法当真可行,只是同心双修之法剑走偏锋,有揠苗助长,急功近利之嫌,多为旁门左道采用,一直为正道人士所不齿,如果镇魂盟知道你施展此法,怕是会将你轰撵出去。”

王老七说完,姬仇没有立刻接话,而是皱眉沉吟,暗自思虑。

王老七趁机收拾了桌上的骨头,端了食盆想要离开。

“等等,”姬仇再度挽留,“明天我们就要往聚窟州去,我对坐骑少有了解,你见多识广,依你之见我选择一只怎么样的坐骑为好?”

王老七之所以急着走是因为他不愿继续谈论同心双修,见姬仇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便放下铜盆,重新落座,“大部分修士都会选择飞禽为坐骑,因为飞禽可以升空飞翔,方便四处往来。不过也有一些修士会选凶戾勇猛的野兽为扈从,扈从你懂的,就是随从,关键时刻可以与主人一同御敌。”

王老七说到此处略作停顿,转而继续说道,“坐骑和扈从各有利弊,坐骑可以飞翔,但临阵对敌威力有限。扈从倒是可以帮助主人抵御强敌,甚至比主人还要勇猛,但它们通常不会飞。如何选择,还得看你自己心意。”

“可不可以两种都要?”姬仇追问。

王老七鄙视的看了姬仇一眼,“不可以。”

“控驭禽兽你是行家,你感觉什么样的坐骑和扈从适合我?”姬仇虚心求教。

“咳咳,此言差矣,”王老七摆出一副智者架势,“挑选降服坐骑和扈从犹如结亲择偶,不能有的放矢,更不能太过功利,倘若一开始就定下各种要求,按图索骥,以拓套模,那就不是结亲而是结利了,即便选到了日后也肯定会出问题,挑选坐骑和扈从一定要看缘分,感觉对了,什么都对了。”

“你这说了跟没说一样啊。”姬仇摇头。

王老七说了一番大道理,本以为会得到姬仇的赞同和钦佩,未曾想姬仇不褒反贬,意兴阑珊,起身要走,“真是对牛弹琴。”

姬仇急忙伸手,又把他拽了下来,“你说的有道理,得看缘分,看感觉。”

“那是自然,”王老七又坐了回去,“你听我说,去了聚窟州之后一定要打起精神,万不可以貌取人,有些面目狰狞,相貌丑陋的禽兽不但武力惊人还多有忠义,一旦跟了你,便终生相随,誓死不渝。反倒是那些皮毛光亮,性情温顺的禽兽要不得,它们今天跟了你,明天可能就会跟了别人,似这种难得忠诚的禽兽,万万要不得。”

姬仇对王老七的这番说法很是赞同,连连点头,“有道理。”

“不过你也不要走了极端,能选正常一些的,还是不要冲那些稀奇古怪的下手,似笑雷子那牛鼻子,临阵对敌每每骑个癞蛤蟆,成何体统……”王老七说到此处当是想起了先前言语无状被牛虻蜇了,担心重蹈覆辙,急忙岔开了话题,“太过古怪的禽兽不好饲养,日后还要分神照顾,难得轻松。”

“好,你说的我都记住了,”姬仇说道,“据我所知禽兽亦有五行之分,挑选之时可需有所侧重?”

王老七不答反问,“前几日笑雷子是不是来过?”

“什么意思?”姬仇反问。

“截教没派人前来游说于你?”王老七追问。

“没有,”姬仇摇头,“你怎么突然问起他来了?”

“近些时日那牛鼻子总在你这木屋周围出现,当是没安什么好心,你若是与他相熟,不妨去问他,他知道的比我更详细。”王老七说道。

“笑雷真人本身就是异类,我去问他如何降服异类,不妥吧?”姬仇摇头说道。

王老七只是偶然想起笑雷子,便随口问了几句,听姬仇这般说,便不再说他,言归正传,“你所言不错,禽兽亦有五行之分,木属禽兽体态修长,质朴清高,似阐教的白鹤就是木属飞禽。火属禽兽性情刚烈,性急如火,逢恶不怕,见弱不欺,多见羽毛艳丽的飞禽,驴马蛇虫也归此类。”

王老七说到此处见姬仇疑惑皱眉,便笑道,“我只说实话,又不曾让你带头驴子回来。”

姬仇干笑抬手,“你接着说。”

“土属禽兽坚韧不屈,多有忠诚,牛羊狼犬皆为土属。”王老七侃侃而谈,“金属禽兽大多脾气古怪,孤傲好斗,若是遇到吃了亏便死咬不放,穷追猛打的,十之捌九都是金属。水属禽兽大多聪慧狡黠,灵敏善变,皮毛翎羽多为玄黑之色,多见水族,龙蛇之属多为水属。”

“你刚才还说驴马蛇虫为火属,怎地又成了水属?”姬仇不解。

“我说的只是大概,况且同为蛇类,也有颜色之分,似那蛇鳞片鲜艳触目的赤链蛇便为火属。而体黑的乌梢蛇便是水属。”王老七说到此处打了个哈欠,“我被那牛虻叮咬,余毒不曾褪尽,又跟你说了这么些话,头晕脑胀,不说了,我先回去了。”

见王老七的确有些疲惫,姬仇便没有再强留他,送他出去,目送他去了。

送走王老七,姬仇回到房中躺卧在床,将王老七先前所说言语仔细想过,此时他的心情已经不似先前那般沉重了,王老七的话提醒了他,倘若自己能够将三昧真火练到高阶,封印天诛之时或许可以助众人一臂之力。

人逢喜事精神爽,闷上心头瞌睡多,躺倒不久,姬仇便昏昏睡去。

此番再没有人来打扰他,一觉睡到下午酉时,打开房门,出来透气,之后便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出神发愣。

不多时,发现有人自西面走来,由于夕照刺眼,一时之间便看不真切,待得定睛细看,方才发现来人是姬浩然。

姬浩然走的很快,姬仇刚刚站起,他已经来到近前。

想到王老七先前所说的话,姬仇便藏起心中的忐忑和忧虑,假装喜悦冲姬浩然道喜。

“同喜,同喜,”姬浩然满面春风,“之前是我多虑了,准备的东西不曾用上。”

姬浩然说着自袖管中拿出了那半截鹅毛,里面的血滴仍在。

姬浩然当着他的面儿将那鹅毛管里的血滴甩掉,又将鹅毛管放归袖中,“你猜我此番过来所为何事?”

姬仇笑了笑,他心里想的是“你是过来刻意撇清,欲盖弥彰的,你把我当傻子了么,倘若真是我的血液,此时早已凝固了。”

不过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却不一样,“你是来请我吃酒的么?”

“你怎么扯到吃酒上了,我此番过来是劝你当机立断的,”姬浩然说道,“而今我等三人已经尽数加入炎箭宗,你还在等什么?想让盟主亲自求你不成?”

“叔儿,你是来当说客的呀?”姬仇笑问。

“说客?我还用游说于你?”姬浩然皱眉。

“你过来找我,纪灵儿知不知道?”姬仇又问。

“她自然是知道的。”姬浩然说道。

“唉,按理说我应该听你的,但可惜呀,我已经答应加入其他宗派了。”姬仇说道。

“不是吧,纪灵儿说你一直犹豫不决,踌躇难断啊。”姬浩然半信半疑。

“那是之前,现在我不犹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